[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4

着沐浴后的清香,乔夏脸色一沉,果然,伤口又渗血了。

黑着脸让他坐在沙发上,拿出医药箱,细心地在伤口上擦拭碘伏,认真的表情让谢宴之的心里似乎塌陷了一块,“不是让你不要碰水的吗?”嘴上虽然凶巴巴的,但是动作却很轻柔,谢宴之嘴角的笑容咧开的越来越大,看来他的娘子是个面冷心热的美人呢。

等到乔夏重新帮他绑好纱布后,抬眸看到他灼热的眼神,顿时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嗓子,“你先穿上衣服吧。”将茶几上的袋子拿给谢宴之,便起身回到卧室



他的身份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1770



“你放开我。”乔夏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穿完衣服衣服的男人就把她圈在怀里,紧紧的抱住。

谢宴之背靠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温软香玉的小女人,满足的眯着眼睛,虽然她总是很不解风情的挣扎着,可是她在自己身上一扭一扭的,很是舒坦。

“娘子,为夫知道你不想要负责只是因为你我二人没有感情基础。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现在开始就培养。”他的嗓音莫名的温柔,没有霸道的宣誓,也没有气急败坏的强求,只是很平淡的叙述着他想要做的事情。

乔夏一瞬间停止了挣扎,有多久了,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自小被冷落,被嘲讽的记忆不断侵蚀着她的心,她不敢去相信被人,不敢去爱被人,不过是另一种自我保护罢了。

乔夏慢慢的在他这样温柔的语调里回过神来,她定定看着他温柔的眉眼,眸子里的笑意似乎感染了她,她鬼使神差的掐了掐他的脸颊,触感很好。随即瞥到他略带委屈的目光,手顿时一松,讪讪的笑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谢宴之澄澈的目光望着她,乔夏心里一阵心虚不已,“娘子,你若是喜欢摸,尽管摸,”随即害羞的低着头说道,“为夫整个人都是你的。”

乔夏被他不要脸的举动瞬间雷到了,清了清嗓子,“你先放开我,我们聊一聊。”只见到谢宴之执拗的摇了摇头,似乎把她抱得更紧了,好像她随时都会逃跑一般。乔夏自知是拧不过他,便无奈的放弃了。

“你知道这是那里吗?”果不其然,他懵懂的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你是谁吗?”不知道他会不会失忆啊什么的。

乔夏脸上的关切不假,谢宴之顿时喜笑颜开,“我是楚国太傅之子,谢宴之。娘子,你是想多了解我吗?”眼睛里亮晶晶的,乔夏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脸,顿时有些不自在。

蹙着眉头问道,“楚国?春秋时期的吗?可是,那个时代有太傅这个官职吗?难道说是从架空的国家过来的?”乔夏的喃喃自语让谢宴之皱了皱眉。

其实,从昨晚他就隐隐猜到了,他离开了自己原本的那个世界,他不是很确定是意外还是那个人的有意为之。抬眼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怀里的小女人丝毫不作假的神态让他更加的肯定自己不是被敌人俘虏而制造的假象,那么答案就是偏于他的原本猜想。

至于怀里的这个意外的小女人,他很满足,寂寞了25年的时光,终于能有这么一个人能让他的心泛起涟漪,就算真的如那位道士所说,他命中注定会孤苦无依,他也不会对这个女人放手。

她是他的,只能是他的。眼里隐隐闪烁着疯狂的光芒,他想要得到的,这么多年,他早就学会了怎样的不择手段去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娘子,你在呢喃什么?”收起表情的男人疑惑的看着她,看着他一脸纯然的目光,乔夏有些心疼,看来他一个人流落在这里也是怪可怜的,连身份都没有。

“那个,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这个世界是在哪里?”乔夏小心翼翼的开口。

谢宴之心里暖暖的,看着她为自己担忧的眼神真想狠狠的亲她一口,“我知道,这里是娘子的世界。虽然很多东西,我以前从未见过,但是我会努力融入娘子的生活里的。”他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扫过她的脸颊,含蓄的温柔的微笑挂在嘴角,眉眼里满是宠溺的温柔。

乔夏不自在的看着他坦然的没有半分遮掩的目光,“你不在乎吗?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谢宴之落寞的垂下头,闷闷的开口道,“父亲还有别的孩子。”自从道士他的命格被知晓,周围的人都在疏远他,就算是嫡子又如何,至于朋友,世家子弟之间的交往大多是家族利益牵绊起来的。而他真正当做朋友的,除了三殿下,估计也没有旁人了吧。

只可惜,他不清楚,他能来到这里,会不会有他的因素。若是有,他相信,他们会有再见的一天的。

当乔夏得知他从小就因为一个道士的算命而遭到冷落的时候,顿时心疼极了,“你们那时候的人就是迷信,怎么会因为那一句话就这么对你,简直太过分了。”

一旁的谢宴之连忙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的,太过分了。所以,娘子你要留在我身边,别让那个预言成真了。”

乔夏默着脸看着一脸赞同附和的谢宴之,这货该不会是个天然黑吧。在那种家族里,怎么可能会养成这般纯良的性子来。

“娘子,我25年的生涯里,只与你这般亲密过。”在她怀里蹭了蹭,“所以,娘子,你千万不能对我始乱终弃。”泫然欲泣的模样挂在他那张俊逸非凡的面容,有一种莫名的想让人怜惜的感觉,他要是去拍戏绝对能红。

乔夏恼怒的拍了拍他的手,“你怎么受伤了?是不是···”她想说会不会是什么宅斗啊造成的。

“三殿下遭人追杀,我是为了保护他才不得已受伤的没想到,||tai||zi||dang的人那么低劣,居然对我下那种药。”谢宴之的嗓音很平淡,没有愤怒的想要去报仇的愤慨,“后来,我不知道怎么到了这里,而三殿下也不知道如何了。”

原来是皇室之间的恩怨啊,乔夏瞬间想到了之前很火的清宫戏,就是讲的皇子夺嫡之战。真的是,自古以来,为了那个位置的人真的是太疯狂了。

“我的天呐,就为了一个皇位,真的是,啧啧···”乔夏不自觉的说出了心中所想。

“其实三殿下不想与太子争,只是太子疑心太重。而我身为太子伴读 ,却与三殿下交好。因此才···”原来你是个bug,他们兄弟相爱相杀原来还有你的因素。乔夏瞬间想歪了,难不成不是为了皇位,而是他?毕竟他长得这么好看,男人断袖也很正常。

看着乔夏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甚至有些纠结的神色,谢宴之有些茫然。就是这个眼神,萌的不要不要的,乔夏眼睛一亮,更加证实了心中所想,看来真的有可能是这种原因。


后来,谢宴之知道了乔夏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就再也不让她去看那种BL漫了。当然,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谢宴之,那个既来之,则安之。我···”谢宴之兴奋的看着乔夏,“娘子,你是要带我出去吗?”看他之前有些幽怨的看着她一个人出门的模样,他是在怪她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吗?

乔夏默默无语,“好吧,我带你去看看。可是,你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我们这里的文字,还有很多习惯。正好,我这两天周末,我不上班,我可以带你去买些识字的书回来。”乔夏顿了顿,“等到周一的时候,我正好去学校上班,带你去学校里的图书馆,你可以去看看书。”

乔夏正好在学校里当辅导员,可以把她的教职工的卡借给他用。

谢宴之温柔的回应着她,眼里满是笑意。他的娘子真好。


“那我们先吃饭吧,我刚刚正好订了餐,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而且你受了伤,我就订了砂锅粥。”乔夏将凌乱的桌子收拾了一下,看到地上都是小偷翻乱的痕迹,微不可查的叹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