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8

花穴,不等她适应开来,就急不可耐的动了起来。


乔夏整个人都坐在他的腿上,双腿缠住他的腰身,洁白的藕臂揽住他的脖颈。“啊···你慢一点···啊···”他疯狂的动作让她忍不住的想要逃离。谢宴之紧紧环抱住她的腰身,胸前晃动的乳肉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下身紧致湿滑的触感,上面是她娇嫩绵软的乳肉,谢宴之爽的头皮都快发麻了。

“娘子···夏夏···好紧····啊····”,乔夏快要被他顶的失去理智了,她低头咬住谢宴之的肩膀,她不敢重咬,只是单纯的压抑口中的,||shen||yin声。

“啊····”谢宴之加快了速度,终于用力一挺,喷射出灼热的液体。逐渐恢复清明的眼神看着怀里的乔夏,汗水浸湿的墨发贴在脸颊上,,||gao||chao过后的扑红的小脸似乎有一种别样的风情,谢宴之看的一阵口干舌燥,埋在她体内的欲望很快又变得坚硬灼热。


乔夏无力的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不要了····真的好累···”,谢宴之眸里闪过一丝不忍,但下身膨胀的欲望再一次要侵蚀他仅存的理智。

他没想到,那群人居然给他下了如此霸道的媚药,如果他没有猜错,体内的药性还未彻底解开,幸好他功力深厚,可以暂时压制一部分,不然伤了他的娘子,他真的会恨自己的。

“夏夏,最后一次···好不好···做完我带你回家···”他眼里的温柔感染了乔夏,她点了点头,“你轻点··啊····”,谢宴之突然抱着乔夏站起来,,||rou||bang越发的深入甬道,乔夏吓得紧紧揽住他的脖颈,他的双手穿过她的膝盖后方,托住她,||bai||nen的小,||pi||gu,这个姿势,她只能紧紧抱住他,才不至于让自己掉下去。

谢宴之猛然快速的挺动着下身,,||rou||bang快速的捅入花穴,又迅速地抽开,一波波浓白的液体顺着他每一次抽离的,||xue||kou流出来,滴答滴答的落在冰凉的地面上,空气中混合着书本的墨香和,||yin||mi的气味交织在一起,,||ci||ji的他心底的欲望越发的膨胀。

“啊·····不····太快了···啊···”,她能感觉到那根狰狞恐怖大,||rou||bang正一次次的撞击着宫口,蘑菇头的棱角一次次的搔刮着内壁,将体内的,||jing||ye和她喷射出的透明液体刮出,||xue||kou,噗嗤噗嗤的水声在空荡荡的图书馆此起彼伏的想着。

谢宴之突然花缓慢的,||chou||cha起来,他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用力挺进花穴深处,“啊···不要····这样···太,||ci||ji了····”乔夏压抑不住的尖叫出声,他每走一步,硕大的,||gui||tou就狠“娘子···夏夏···不要拒绝我····很舒服的···”他轻柔的语调像是情人之间的低喃,爱怜的亲吻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角落,双手一直在揉捏着她,||bai||nen的小,||pi||gu,绵软富有弹性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走到一张空着的书桌前,谢宴之让乔夏坐到桌子上,将她的大腿拉开到一百八十度,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腿根处,又开始大力的,||chou||cha开来。

盈盈的月光洒进来,乔夏抬眸看着沉浸在情欲里的男人正发了狠一次次的挤进她的身体里,粗鲁的模样像是要把她吞进肚子里一样,无数的,||kuai||gan迸发,乔夏双手向后撑在书桌上,被动的承受着他疯狂的索取。

“啊····慢一点···好不好····”娇娇软软的嗓音配合着情欲里的沙哑的声线,谢宴之只觉得眼前的小女人更加的勾人了,不仅没有慢下来,反而动作更加的快了。

粗粝的手掌握住他胸前的柔软,将他挤压成各种形状,指尖掐着胸前的蓓蕾,酥麻的,||kuai||gan不断侵袭着乔夏空白的大脑,涣散的双眼看着谢宴之额角的汗水缓慢的划过他的脸颊,他精壮的胸膛,逐渐往下·····

腿根发麻,腿心处被他掐的一阵发红,,||xue||kou被长时间的一次次撑开也变得更加的红肿。耻骨相撞,,||yin||hu被两颗卵蛋撞得发红,星星点点的白沫将,||xia||ti沾湿的黏腻不堪。

“真的不要了···啊啊···”乔夏物理的,||shen||yin着,支撑不住的躺在宽大的写字桌上,下面冰凉的桌面,上面确实男人滚烫的胸膛。他突然俯身压在她的身上,他能感觉到他强烈的男性气息以及萦绕在耳边的粗喘声。

“娘子····好紧····好湿····我好喜欢···”,谢宴之眼里充满了深深的迷恋,情不自禁的含住她不断娇吟的唇瓣。

她的肌肤触感滑腻,双手不断地在她的娇躯流连,“呜呜····”乔夏挣扎着摇着头想摆脱他的缠吻。

谢宴之恼怒的咬了她一口,随即又将她抱起来,快速的,||chou||cha起来。不同于刚刚的温柔的力道,他凶狠的像是要贯穿一般,小肚子被顶的凸起,酸酸涨涨的,硕大的,||gui||tou狠狠的闯进宫口研磨一番。

乔夏被他突然猛烈的撞击,||ci||ji的尖叫出声,,||gui||tou闯进,||zi||gong酸麻的感觉让她一瞬间大脑空白,除了哭喊着让他停下她只能不断的,||shen||yin。

谢宴之心疼的吻去她眼角滑落的泪珠,才将体内的灼热的精华释放出来,放过了怀里的乔夏。



想通,纠结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1783


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想通,纠结
乔夏迷迷糊糊的被谢宴之仔细的清理好身体,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身上穿着干净的睡衣,眼前一黑,他濡湿的唇瓣在她眼上流连。

“不要了···我明天还要上班···”乔夏此时的模样颇为委屈,若不是心疼她此时已经累极了,谢宴之真的很想再一次的狠狠疼爱她一番。

“乖···睡吧,今天若不是为夫体内的药性又发作,为夫断然是不会那样对你的····”谢宴之帮她拢了拢身上的薄被,“娘子,你且放心,为夫一定会尽快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把你娶进门。”

乔夏晕晕沉沉的听着他的许诺,沉沉的睡去,“我明天要上班····记得喊我起床···”,迷迷糊糊的声音像是小奶猫一样,谢宴之心里热烫的感觉只想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爱怜的凝视着她。

奇怪,明明才认识短短的几天时间,怎么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变得那么离不开她呢?这就是爱吗?如果是,他一定是爱极了她。

即便这样的爱来的如此突然,但是一瞬间的怦然心动让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偶然。他克制的把吻落在她的眉眼上,“娘子,不管怎样,都别离开我。”


清晨,空气中飘荡着甜腻的米香味。乔夏起床后就看到谢宴之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不自觉的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你你···怎么会?”为什么他能这么熟练的使用这些东西,难不成是开了外挂吗?若不是他有时说话的方式,她真的难以想象他会是一个古代人。


谢宴之腼腆的望着乔夏笑了笑,“娘子,有说明书,我看了一遍就会了。还有些不会的,我拿你的手机上网查了一下。”乔夏低下头看到桌面上的手机,还有百度的页面。心想这个男人真的是不得了了,他一个人真的是适应的想到那个快嘛。

看来,他一个人出去蹦跶也没有关系了。

乔夏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看着桌上摆好的米粥和小菜,惊奇的看着谢宴之,他们古人不是提倡君子远庖厨吗?“你会做小菜?”

谢宴之一脸求表扬的神情,眸子里闪着熠熠的光彩,“娘子,你吃吃看,好不好吃?”在他期盼的目光下,乔夏觉得很有压力的吃了一口,眼睛一亮,还是很好吃的。

看了一眼时间,乔夏急匆匆的吃着饭。完蛋了,快八点了,她要赶紧去学校啊。

“娘子,慢点吃。时间来得及。”再不济他可以用轻功带她飞过去。

若是乔夏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敲打着他,好好告诉他,“我们这里会飞的人会被警察叔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