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9

抓走的。”

乔夏急匆匆的出门,看到和自己一起的谢宴之,急忙说道,“你别跟着我,我是去上班的。”

谢宴之颇为善解人意的一笑,揉了揉乔夏的脑袋,“娘子你在想什么呢?我是去图书馆。”乔夏忽然脸一红,她可是很清晰的记得昨晚在图书馆的那一幕幕,以后她去图书馆估计都会很不好意思了。

谢宴之很自然的牵起乔夏的双手,“走吧。”他动作坦然的好像刚刚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的暧昧一样,谢宴之知道乔夏容易害羞的性子,就变相的帮她转移了注意力。

乔夏这才反应过来,跟着他往学校走过去。心里很忐忑,万一遇到熟人怎么办,这可怎么解释才好呢。

幸好早上的人不算多,也还没到上课时间,乔夏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办公室。

“夏夏,记得想我?”他对她说话总是温柔的,每一句话包含着宠溺的意味,乔夏突然放松了下来,其实,和他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眼角弯弯,笑着回应道,“好。”

乔夏第一次在上班期间有了期待,想着要快点下班,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难道她喜欢上谢宴之了?虽然两个人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两次了,而且乔夏也没有恋爱的经验,难道她是真的动心了吗?


其实仔细想一想,谢宴之对她是真的很好,可是另一方面她又害怕贪恋这样的温暖,童年的遭遇让她有一种对别人的好的莫名的抗拒。

他只是刚来到这个世界所以才对她有一种特备的依恋吧,等到哪一天他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行行种种,乔夏却不敢再确定他是否还会像现在这般。转瞬间想通了的乔夏,立刻坚定了信念。只是幸好,她还没有陷进去,现在抽身还是来得及的。


等到谢宴之再一次的见到乔夏的时候,发现她整个人的似乎变了一样,明明早上还有些娇羞的模样,现在却变得很是坦然,看着他的目光也少了一丝丝爱慕。谢宴之只觉得有些头疼,他以为这样继续下去,他迟早会攻陷她的心,却不曾想到现在的她却以一种坦然的不能再坦然的目光望着他,就好像真的只是把他当做普通朋友一般。

就连刚刚他想要牵起她的手,都被她自然的避开了。

掩去眼里的失落,勉强的朝乔夏笑了笑,“夏夏,我知道你的心意了,在外人面前我会克制的。”他这么颇为善解人意的模样,乔夏抽了抽嘴角,差点让她内心又泛起了涟漪。


乔夏沉默着没说话。“夏夏,今天累不累?”他灼灼的目光望着她,他会一直在她身边,就算她一直不接受,他也依然相信,她终有一天会接受他的。


乔夏敷衍的答道,“还好,也没什么事。”其实事情也不多,不像刚开学那会,现在每天的工作量也不是很大。乔夏不知道谢宴之是怎么想的,既然他一直这么热情,她冷漠一点,他估计就会退却吧。一般像他这种大家族的子弟自尊心都是很强的。

可乔夏不知道的是,这一点根本不适用于谢宴之。多年来的虚与委蛇早就让他练就的不在乎这些了,只要能达到目的,就算是示弱又如何?

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唤我阿宴,可好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1799



唤我阿宴,可好
乔夏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好几天,就算谢宴之再怎么缠着她,乔夏依旧不为所动,他觉得他要再主动一点。

“谢宴之,明天还去图书馆吗?”乔夏穿着浴袍走出浴室,歪着头拿毛巾擦头发,透明的水珠从发丝滴落,滑过她线条优美的脖颈,隐没在北于堡遮掩的,||hun||yuan之间。

谢宴之目光逐渐变得幽深,这几天乔夏的坚决,都不让他睡床了,他只能可怜兮兮的打着地铺。不过,在乔夏睡着之际,他还是偷偷摸摸爬上床,抱着她入睡。不过为了以防她醒过来,还特意点了她的睡穴。

他目光温润,眼底却充满了可以压制的欲望,好想拥她入怀,可是夏夏肯定会生气呢。“嗯,最近我在研究计算机,真的很有意思。”

乔夏惊讶的看了看他,原以为他会喜欢文学之类的,看不出他对理科这么感兴趣,“你不觉得难吗?”

“还好,只是英语学起来比较吃力。”乔夏皱着眉思索了一下,有些代码是英文字母,他没接触过也是正常的。“语言这种东西,学起来还是很容易的。”不是乔夏骄傲,她学语言确实很有天分,不过她的专业却是社会学。这种专业的对口工作不是很容易,因此她才决定留在高校任教的。

谢宴之伸手接过毛巾,轻柔的帮乔夏擦拭着头发,语气里有一股不易察觉的委屈,“夏夏,你这几天都不愿与我亲近了。”

乔夏忍不住一颤,不自在的避开他,“我自己来就好。”谢宴之微笑着,语气里却透露出一丝丝让人毛骨悚然的意味,“夏夏,不要拒绝我,好吗?”

乔夏僵硬着身子,突然间觉得他好恐怖,转过头看到他那张如沐春风的俊脸写满了温和,乔夏压住内心的涌起的丝丝恐慌,应该是错觉吧。乖巧的被他擦拭着湿润的发丝,他的掌心很热,乔夏舒服的眯起了眼。

“咦?”怎么头发这么快就干了?

谢宴之望着她一脸疑惑可爱的模样,轻笑道,“夏夏,我有内力,可以帮你烘干的。”

乔夏顿时眼睛一亮,语调颇为兴奋,“内力?你们古代人是真的会武功这种东西,真的好神奇啊?”乔夏有些激动的抓住他的手,“那你会不会飞啊?”

谢宴之借机将乔夏扯进自己的怀里,坐在沙发上,轻轻拨弄着她的头发,“我会轻功,夏夏若是想飞,为夫今晚带你去感受一下可好?”

乔夏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这里那么多摄像头,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还是算了吧。”乔夏闷闷的撇撇嘴。

谢宴之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沐浴过后的清香扑鼻而来,“为何?夏夏明明就很期待的。”他漫不经心的语调有一种勾人的魅惑感。

乔夏失神的望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被别人看到不好。”

原来如此,谢宴之轻笑出声,“若夏夏是担心这个原因,为夫可以避开的。”

算了吧,她可不想冒险。万以上了新闻,就不好了。现在的网友人肉搜索的能力可是很厉害的。

乔夏定定的望着他一脸认真的神色,有些恍惚,最近几日刻意和他避开距离,但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现在坐在他的怀里,却是无比的安心。

乔夏拨弄着他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的手掌覆在她的腰侧,指腹间有一层层薄茧,她侧头看着他清俊面容,“谢宴之,如果我说,”她深吸一口气,“我们交往怎么样?”她可以尝试一下不是吗?

谢宴之缓缓地笑了,手掌下移,抓住她柔嫩无骨的小手,十指相扣,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好,夏夏。”他的眼里闪烁着明媚的光,似乎要将她所有的一切都照亮。


决定要交往后,谢宴之就死皮赖脸的不想要睡地铺了,磨了乔夏好久才同意让他睡床。

乔夏将灯关掉,转过头警告的看了一眼谢宴之,“谢宴之,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动手动脚的,你就去睡客厅吧。”

谢宴之略微委屈的望着一脸坚定的乔夏,快速的将乔夏揽在怀里,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他的语气很轻,低沉而沙哑,“夏夏,你唤我谢宴之,不觉得太过生分了些吗?”

乔夏刚想发火,就听到他有些控诉的语气。她定定的望着他,自从被自己说过之后,他就鲜少喊她娘子了,反而是很亲昵的唤她夏夏。

他低下头温柔的吮吻着她的额头,脸颊,干净的没有一丝情欲的气息,只是单纯的呵护着她,“夏夏,以后唤我阿宴,可好?”他的眼里是她从未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