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11

18446/articles/7141802



累了一天的乔夏回到家很快就沾床就睡了,谢宴之无奈的摇摇头,还是抱着睡得迷迷糊糊的乔夏去洗漱了。

她熟睡的模样下他真的很想偷偷的一亲芳泽,虽然他确实也这么做了,但是再继续下去,夏夏她一定会生气的。谢宴之还是强忍住了自身的欲望,他相信,等到夏夏终于完全接受他的那一天起,属于他的福利就会来了。


乔夏一大早就被电话,||ling||sheng吵醒了,皱着眉接通了,“乔夏,今天回家一趟,”电话那头的男人嗓音隐隐有些怒气,乔夏瞬间清醒了许多,“还有,带着你的男朋友也回来一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乔夏立即打开了手机,看到章晗发来的消息,还有许多同事,以及学生的消息,无一不再调侃她有了男朋友的事情。

乔夏凝着眉心看完了所有的消息,打开微博,看到标签#别人家的男朋友#这一条热搜,果不其然,是昨天她的谢宴之在商场的图片。

乔夏黑着脸,没想到只是逛个商场,却遭来了这种事情。而且,爸爸似乎很生气。乔夏忧心忡忡的望着手机发着呆。

从厨房走过来的谢宴之看到乔夏这般模样,小心翼翼的抽走她手里的手机,看到页面上的信息,也有些恼怒。“夏夏不生气,我来处理。”

乔夏白了他一眼,难不成你还想黑了他。其实谢宴之是有这种想法的,只是还没付诸行动乔夏就立即制止了他。

“阿宴,我爸想要见你。”乔夏一脸的为难,谢宴之瞬间了然了,原来夏夏苦恼的是这个。

谢宴之将乔夏抱起来,揽在怀里,“夏夏,你有我,没事的。”爱怜的吻了吻她的眉心。即便今天会是场鸿门宴,他也不会让她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正好中午的时候到达了林家,乔夏看着坐在沙发里的林家人,眼眶有些酸涩。从来都是这样,他们一家和乐融融,而自己就完全融不进去。以前是不知道真相,可当她知道了真相才发现自己当时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爸爸,我回来了。”乔夏抿着唇,勉强的笑了笑。

林父冷哼一声,“如果不是看新闻,我都不知道你有男朋友了。”林母鄙夷的眼神望着乔夏,一旁的林诺生眼里满是兴味的表情,时不时的打量着乔夏和谢宴之。

谢宴之紧了紧握住乔夏的手,刚想开口,就被乔夏制止了,她沉默的低着头。多年来,她早已知道,这个时候辩驳,林父只会更加的生气。


“乔夏,你不会是故意的吧。我和顾大哥就要订婚了,你现在找了一个男朋友还上新闻,你确定不是来和我作对对吗?”乔夏顿时黑了脸,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脑补能力这么强,她都已经很降低存在感了,还要来针对她。

深吸一口气,她淡淡的开口,“爸爸,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林父翻了翻手里的报纸,都没有看她一眼,“夏夏,不是爸爸说你,你还年轻,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如果要谈恋爱,爸爸这边可以帮你介绍的。”

谢宴之眸里闪烁着怒火,若不是这是夏夏的亲爹,他早就去教训他了。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的意思,变相的要求乔夏去联姻不是吗?

他的家族里,自家的胞妹就被送入了宫中,皇帝已然年过半百,但父亲为了权势,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送入宫中,以求得恩宠。他不是没阻止过,可妹妹为了家族哭着央求自己不要冲动。谢宴之一想到这些心里就木木的疼,今天看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乔夏身上。

乔夏皱了皱眉头,“爸爸,我喜欢他,所以请你不要说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乔夏顿了顿,“如果您今天只是来教训我这个的话,我无话可话说。但是,我只希望您能够对他尊重一些。”

林父生气的看着乔夏,“好啊,我养你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乔夏冷笑一声,“爸爸,我的母亲曾经让您抚养到我成年就可以了。所以,我现在已经有了我自己的生活,我也希望您不要再来指手画脚。至于我怎么活,与您也没多大关系。”说出这句话,乔夏只觉得心里忍不住地快意,这么多年,林父的精于算计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而且,现在对外,我于林家什么都不是,所以您不用担心新闻会影响到林家。”乔夏不顾林父的怒火继续开口道。

谢宴之拉了拉乔夏的手,“夏夏,别再说了,生气了对身体不好。”清冽的嗓音让乔夏心里的怒气消散了不少,乔夏抬眸看着他关切的眼神,抿了抿嘴,不再多言。

“伯父,初次见面,我叫谢宴之。是夏夏的男朋友。”谢宴之的语气拿捏得恰到好处,不会新的过分的生疏,也没有过分的亲昵。

林父抬眸打量着他,没有普通人家的那种畏畏缩缩的感觉,反而有一种隐隐的贵气,眯着眼睛思索着,他会不会是哪一家的公子。

眼里闪过一丝算计,“谢先生,不知令父是?”如果他的背景对林家有利,不失为一个可以拉拢的对象。只是刚刚他过于冲动的举动似乎不太明智。

谢宴之哪里不明白他的意图,那些朝堂的老狐狸可比他精多了,林父在他眼里,连个渣渣都不算。

“爸爸,他只是个普通人。”乔夏连忙开口道。

林父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就连林母也收起了鄙夷的目光,她也看出来谢宴之周身的气质不像是普通人家的身份。

“我的好妹妹,你这么保护他可不行哦。”林诺生眼角含着笑,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是恶劣的笑容。

乔夏被他一堵,突然觉得掌心紧了紧,就听到谢宴之的声音传来,“家父的事情着实不便相告。”

林父连忙正襟危坐,难不成是隐逸的家族?随即他拉着谢宴之到书房好好聊了聊,在楼下等得坐立难安的乔夏终于看到林父喜笑颜开的带着谢宴之下楼。

乔夏心里一紧,面色不虞。

“夏夏,有空多回家吃吃饭。”乔夏借着下午还有事情,就拉着谢宴之回去了。对于林父突然的关切,她一点也不为所动。


“谢宴之,我爸让你和他去书房,你就去,你当我是死的吗?”乔夏气呼呼的看着谢宴之,她怎么不知道林父的心思,只要有利益,他怎么可能不抓住?


谢宴之顺了顺乔夏即将要炸的毛,“夏夏,你别生气。如果不这样,他以后肯定会逼着你去相亲的。”谢宴之委屈的撇撇嘴。

乔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阿宴,你现在也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样子了。所以,我们现在分手还来得及。”

谢宴之一改委屈的神色,紧紧的将乔夏抱在怀里,幽怨的开口,“夏夏,你是不是又不想要我了。我告诉你,我所有的清白都给了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乔夏抽了抽嘴角,好想打死这个二货怎么办?

“对了,你和他说了什么?为什么他这么高兴?”乔夏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谢宴之狡黠的看了她一眼,故意高深莫测的说道,“秘密。”

乔夏一直追问了好久,他都没有松口。以至于后来发现真相的时候,乔夏才明白谢宴之为自己付出了多少。



阿宴,我冷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1804



我要回應 送寶物
FACEBOOK
PLURK
TWITTER
Weibo
.
回章回列表上一章回書本頁下一章
展開
阿宴,我冷
回家的时候正好下了一场雨,天气也在一夕之间变得有些寒冷。

“真的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啊,怎么天气这么快就变冷了呢?”乔夏环抱着双臂站在落地窗前,忍不住的感慨着。

谢宴之从她身后拥住她,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夏夏莫不是怕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