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13

介不介意开个公开课?”

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乔夏,“······”,领导都发话了,她还能说什么?

于是,原本只是作为辅导员的乔夏,还要带几节公开课,问题是木有工资啊。乔夏顿时有一种被谢宴之坑了的感觉。


此时的乔夏怨念是颇深的,但她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她还要靠这吃饭呢。幸好网上目前的评论都是比较正面的,而她的身世也没有,||ba||chu||lai,与林家也没有任何关系。


除了这些,还有好多八竿子打不着的同学发来祝贺,乔夏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聊聊近况,结果没聊两句对方就露出了真面目

“夏夏啊,你男朋友这么帅,那他有没有单身的朋友啊?”这算是比较委婉的了。

“求介绍啊!”这很直接。

还有想要谢宴之联系方式的,乔夏一怒之下直接拉黑了,反正大学期间也没有什么交情。


终于应付完那些同学,乔夏觉得比准备考试还要累,心塞塞的想着晚上回家一定要好好虐虐谢宴之,看他还敢不敢像昨天晚上那么对她了。

这边谢宴之一天过得也不算是很充实,先前他隐隐约约有些查到家族的事情,但资料甚少,并没有很清晰。若是谢家能遗留下来,自己若是能够找寻到,那也是极好的。只可惜,后面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大户人家逃离到海外,找起来却也是很困难的。


虽然谢家一直以来都是附属朝廷从政的,但还有旁系是从医的,谢宴之想着,可能也只是隐没了而已,耐心找找就还是很有可能的。

眸中一暗,只要他找到了,就等于说在这个时代就有了身份,那么他就可以和夏夏结婚了。若一直找不到,大不了他就造一个假的身份,他终归是要把她娶回家的。


这个时代的网络信息是很发达,若是自己贸贸然在网上寻人,也不一定会有所收获。谢宴之放弃了这个想法,而是出门看看有没有隐匿的中医,说不定还能找到几分线索。政界那一块他先放弃了,他查了整个A市的,和谢家祖系并没有关联。


盲目的找寻了一天,依旧一无所获。谢宴之失望的回到公寓,他心心念念的以为乔夏能够消气的,结果却·····


谢宴之欣喜的看着推门而入的乔夏,“夏夏,你回来啦?”乔夏默默望着他,心里很是复杂,“你个大骗子。”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

谢宴之轻轻扯了扯乔夏的小手,嗫嚅道,“夏夏,你别生气,昨晚你说冷,所以我就····”声音越来越低,乔夏的脸也越来越黑,“所以你就用那种方式,还害得我上班差点迟到?”

谢宴之连忙讨好的接过乔夏手里的包,扶着她坐在沙发上,“夏夏,我以后不这么做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乔夏冷哼一声,她就不该相信他,“你不是让我相信你的吗?你不是说过不会碰我的吗?”谢宴之想到那一次想要赖上她的床许下的承诺,顿时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那么说了。“夏夏,以后我要是再犯,我就去睡客厅!”他一脸信誓旦旦的表情。


“不用,从今晚开始,你就睡客厅吧。”乔夏果断的开口,若是她再不这样,她可以预想到,今后的日子,他一定会越发的变本加厉的。


乔夏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让谢宴之无可奈何,不论他怎么磨着她,乔夏都没有松口。于是,谢宴之开始了第一次睡客厅的经历。

“夏夏,你不用担心我,我一个人睡客厅不会有事的。”

乔夏抽了抽嘴角,谁会担心你,这么善解人意的模样她真的信了他才有鬼。

“知道了,早点睡吧。”乔夏面无表情的上了楼,徒留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站在客厅。幽怨的目光一直盯着她逐渐消失的背影。




装病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2196



装病
谢宴之想着乔夏睡着了他可以偷偷溜进房间,却没想到她居然锁门了。黑着脸下了楼,孤独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习惯了抱着乔夏入睡的某人,现在却要面临独守空房的状况,简直是莫大的折磨。

谢宴之有些后悔自己昨晚没有吃的尽兴就放过了她,早知道就多索取一些福利的。


幽怨的望着紧闭的房门,似乎要望穿门板一样,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怎么撬锁。无奈的拿出手机,查询着撬锁的教程。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谢宴之刚想付诸行动又生生止住了动作。撬锁这么大动作,夏夏肯定会察觉到的。还是算了吧。


拿出手机,打开。#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顿时眼前一亮,谢宴之兴奋地往下看。


小花的狗尾巴草:“当然是要好好哄着啦。”

作死小能手:“睡她,一遍不行睡两遍!”谢宴之默默的看着这个无脑的答案,他的夏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生气的。不管,继续往下翻。

小包子:“看楼上的答案都不咋地。女人嘛除了要哄,说点甜言蜜语什么的都是老套路,虽然他们都吃这一套,但是终极的必杀技是要让她感动好不好,默默的付出,然后再不经意间让她知道你为他做的一切,你看她以后还会不会生气。兄弟们啊,情商这种东西还是很重要的。”

下面一片赞同的答案,谢宴之眼前一亮,可是这种方法却是很难立即操作的。他立即搜索了许多关于情商的书,继而又看到了一些关于两性心理学的介绍,便津津有味的研读起来。


如果乔夏醒着,她会发现某个男人在凌晨的时候还一脸兴奋地刷着手机,她一定会以为谢宴之变成了一个网瘾少年。别问她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有一段时间她也是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经过他长时间的“钻研”,谢宴之终于想出了一个馊主意,那就是——装病。虽然,这个方法他并没有尝试过,但他相信以他的演技他一定能征服夏夏。


公寓太小,如果去浴室冲凉水,会吵到他家夏夏,Pass。

落地窗不怎么好打开,吹不了冷风,Pass。

出门吹冷风?不行,他不放心夏夏一个人在家,那一次就有小偷进门的。他不能冒险。


有了,谢宴之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冰箱里有冰块,他飞快的将自己扒光,小心翼翼的拿出冰块放在自己身上,一,||da||bo一,||da||bo的凉意侵袭着他的全身,等到所有的冰块都融化了,谢宴之还是没有一点感觉,他第一次痛恨自己身体会什么那么好。

不得已又尝试了第二次,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乔夏也快要醒过来了,他要抓紧时间。

等到第二次冰块终于全部融化的时候,谢宴之觉得脑袋有些晕沉沉的,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有些效果了。飞快的将自己擦干净,穿好衣服,躺在沙发上。等着乔夏来发现“生病”的他。


乔夏醒过来的时候意外的没有闻到厨房的早餐味,以为谢宴之只是生气了闹些小脾气。等她走到客厅的时候,才看到一脸虚弱的谢宴之。


沙发不算小,但谢宴之整个人躺在那里就显得有些窄小了,膝盖以下的部位落在沙发外围,薄被覆在他的身上,脸色潮红,呼吸也有些急促,干涸的嘴唇毫无血色。乔夏顿时有些吓坏了,连忙将手覆盖在他的额头上,滚烫的吓人。

怎么一晚上就烧成这样?心里有些自责,现在天气转凉,还逼着他睡客厅,他一定是冻着了。焦急的说道,“阿宴,你没事吧?”

谢宴之故意的咳嗽了两声,虚弱的开口道,“夏夏,对不起····今天没准备早餐,咳咳····我头有些晕···怕是感染了伤寒吧···”

乔夏急的要哭了,还说什么早餐啊,这个男人真的是,将谢宴之的一只手放在她的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