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14

膀上,“阿宴,我们去房间里,我给你拿药。”乔夏闷哼一声,他真的好重,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但她还是硬撑着将谢宴之扶上了楼。

脱离乔夏怀抱的谢宴之有些不舍,温软香玉的触感让他留恋不已,舒服的躺在床上,鼻息间满是属于乔夏的味道。冰凉的小手覆在他的额头,谢宴之舒服的轻咛一声,“唔···别走···”

乔夏耐心的安抚着他,“阿宴,我去给你拿冰袋。”

听到乔夏急匆匆下楼的声音,谢宴之睁开迷离的双眼,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他的夏夏真的很心疼他呢,他若是再加把火,以后都可以不用睡客厅了。

乔夏一推开门进来,又看到脸颊潮红,浑身散发着虚弱气息的谢宴之,“阿宴···要不要去医院啊···”怎么这么严重啊,要是扁桃体发炎怎么办?

“夏夏····不去医院····我吃些药就好了···你不用管我···快去上班吧···咳咳”,乔夏气的想骂他,这个时候了还让自己不管他。

拿出退烧药和水放在床头,“阿宴,我刚刚给你熬了粥,你吃完粥再吃些药。我中午会回来的。”说完,帮谢宴之掖了掖被角,就下楼去了。


将锅里的粥盛到碗里,“阿宴,来喝点粥。”乔夏耐心的把粥吹凉,递到他的唇边。看着谢宴之强撑着病意一口口的吞下,眼眶酸涩,早知道就不让他睡客厅了,现在他生病了,心疼的还是她。


兴许是乔夏的情绪有些悲伤,谢宴之顿时有些慌了,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如果这时候暴露装病的事情,那就得不偿失了,“夏夏没事的,我身体很好的,吃些药就好了。”可能是喝了粥,他的声音平稳了许多。

乔夏安心了不少,喂食完毕后,她就交待谢宴之吃完药好好睡一觉,等她中午回来,就急匆匆的去上班了。



担心了一早上的乔夏,中午回到家发现谢宴之已经退烧了,此刻正睡得香甜香甜的,乔夏不想吵醒他,她将买好的粥食摆在床头,留下了字条,嘱咐他吃完再好好休息。


也不怪谢宴之睡过去,一晚上没睡,而且又是睡在充满他家夏夏气息的大床上,此刻的他正做着美梦呢,等他醒过来才发现乔夏已经离开了,懊恼着他接下来的戏都没演起来。不过,他依旧很开心,他的夏夏,是真的很在乎他呢。



莫名吃醋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2830



等晚上乔夏回到家的时候,谢宴之正神清气爽的坐在沙发上看书,抬眸望着玄关处的乔夏,嘴角咧开一个温暖的笑容,嗓音清冽,“夏夏·····”

乔夏悬着的心也放下了,看他的模样应该是痊愈了,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温热的触感让她放下心,“阿宴,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睡客厅的。”乔夏一脸的歉疚。

达到目的的某人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轻抚着乔夏的背,安抚她有些低落的情绪,“夏夏,不碍事的,我做了错事,理应是该罚的。”

他越是这个模样,乔夏心里就越发是愧疚,恨不得以后要对他更好一点。乔夏心里这样想着,也确实这么做了。以至于某人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享受到很多的福利。


谢宴之伸长手臂,将乔夏抱坐在怀里,亲昵的蹭了蹭她的发丝,嗅到她身上熟悉的馨香,满足的眯了眯眼,“夏夏,我做了晚饭,等会洗洗手一起吃饭吧。”

乔夏心里更过意不去了,他一个病人还要给她做晚餐,乔夏握住他如白玉的手掌,定定的望着他,“阿宴,有你真好。”眼眶里热热的,能有这么一个人来温暖她,她早已沉沦在他给她的柔情之中。


她低喃的嗓音很是悦耳,谢宴之身子重重一颤,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他已经能感觉到身体的欲望又在急剧的膨胀。调整好呼吸后,他克制的说道,“夏夏,我们先吃饭。”

乔夏点了点头,并没有发现他的异状。


当天晚上的谢宴之很是乖巧,只是单纯的把乔夏圈在怀里,并没有对她做不规矩的事情。其实,乔夏当天是很心软的,就算是谢宴之有要求欢的意向,乔夏也断然是不会拒绝的,只不过谢宴之不知道罢了。

但也因为这样,乔夏对于谢宴之的克制,心里对他是越发的喜欢。能有一个愿意为了你克制欲望的男人,那就证明他是真的爱你。而谢宴之做到了,乔夏有些徘徊的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而乔夏不知道的是,谢宴之这是打算温水煮青蛙,全面攻略乔夏的心,等乔夏有一天离不开他的时候,他才会慢慢露出他的本性,慢慢的把她一口一口的吃下去。当乔夏无数次被他压在床上下不了床的时候,不禁暗自悔恨,那个晚上她是脑抽了才会以为谢宴之是为了疼她才克制的,这货分明是为了长远打算,故意营造的假象。只可惜,那时候的乔夏依旧被他吃的死死的,想走也走不了了。


这一段时间乔夏是过的无比的惬意,网上的热度也小了下去,毕竟她也不是公众人物。工作日她就每天上上班,晚上回家和谢宴之卿卿我我一番,谢宴之有的时候回去学校的图书馆,有的时候他会自己出门,虽然他并没有告诉她要去干什么,乔夏也没有多问,她相信他在这里还是可以适应的很好的。而且,在周末的时候和他出去压压马路,乔夏想着,如果日子能一直这么安稳下去就好了。



吃完午饭的乔夏趴在办公桌上,手机收到信息的,||ling||sheng响起,乔夏打开一看,是章晗发来的。说是有事情要和她见一面,乔夏想着好久没见了,正好又是午休,就让她到学校的咖啡馆等她。


坐在店里的乔夏忍不住的感叹,大学四年也没来过这里,没想到工作之后反而有时间了。点了一杯柠檬水,帮章晗点了一杯拿铁,静静地刷着手机。

“夏夏,等很久了吧?”听到熟悉的声音,乔夏抬起头望着章晗那张明媚的小脸。有些恍惚,章晗她似乎变得更漂亮了。

她一直都知道她五官属于比较艳丽的那一型,所以当她突然换了一个风格出现在她面前,除了吃惊,还有惊艳。

“怎么突然换风格了?”乔夏收起了呆愣的表情,笑着开口道。

章晗坐在她的对面笑而不语,明媚的脸上有一种陷入恋爱的喜悦。乔夏瞬间想通了,她这是和林诺生成了?

乔夏沉思片刻,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对了,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章晗撇了撇嘴,“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看着乔夏呆萌的模样,章晗就觉得好笑,乔夏在林家待了那么久,也没有被养歪了,反而是活的比他们所有人都通透。

她以前确实对她存着一些小心思的,但是最近终于和林诺生在一起的喜悦让她绝对对乔夏有些愧疚,毕竟当初她可是有着目的接近她的,而且上一次见面有故意说出那样的话,章晗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这么多年,她身边那么多朋友,也就只有乔夏不是贪图她的钱的地位,也只有乔夏才会在她困难的时候不计利益的拉她一把。

虽然她也曾怨过乔夏为什么不帮她和林诺生牵线,但她终于想通了,因为就连林诺生对于乔夏也只是路人的感觉。

章晗定了定神色,表情有些严肃,“夏夏,你还别说,我今天确实有事情来找你的。”

乔夏神色一怔,心想着如果说是林薇薇的订婚宴的话,她该怎么拒绝去才好呢?“什么事?”

“夏夏,不是我说你。你知道你男朋友今天去哪里了吗?”章晗的语气有些愤恨,似乎谢宴之好像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一样。

乔夏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有些慌,她干涩的问道,“他,怎么了?”

章晗摇了摇头,心里有些为乔夏不值,“夏夏,我今天出门逛街的时候,在中山路那一带看到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