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15

了,他貌似和一个女孩子很亲密的样子。”章晗一边说着,一边拨弄着手机,“等等啊,我拍了照片,发给你了。”

乔夏看着照片上的人,虽然很模糊,但她还是认出来那是谢宴之没错,脸顿时黑了,心里有些愤怒,“晗晗,谢谢你。”

章晗对于乔夏突然黑了脸也有些惊讶,“那个,夏夏你别生气,兴许是误会也说不定呢。”

乔夏冷哼一声,不管怎样,反正今晚他死定了。


告别了章晗,乔夏晚上回到家愣是没给谢宴之一个好脸色。


谢宴之颇为委屈的踱步到乔夏面前,“夏夏,你怎么了?”他似乎没有惹到她呀。

“你今天干嘛去了?”乔夏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谢宴之垂眸思索了片刻,眼里闪过一丝了然,虽然不知道夏夏是怎么知道的,但他还是低低的笑出了声。

乔夏用一种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笑得一脸愉悦的谢宴之,“你放手!”猛地被他圈入怀里,乔夏有些恼怒。


修长的手指把玩着她的头发,丝滑的触感萦绕在指尖,轻柔的充满愉悦的嗓音,“夏夏,你吃醋了,我很开心。”

乔夏抿了抿嘴,不想搭理他,吃醋了又怎样,她只知道,她现在很生气。


谢宴之把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夏夏,你觉得我会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吗?”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

乔夏有些不自在,“反正我不开心了。”

谢宴之闷笑着,“好好好,你不开心是应该的。那能不能先听我解释呢?”

乔夏冷哼一声,解释吧。

感觉到她态度的柔和,谢宴之才耐心的解释,“夏夏,我之前一直在查阅古籍,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我谢家的后人,结果在今天我终于找到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得知的,但是那个女孩子是谢叔的女儿,算上来,她也是我谢家的后人。”


乔夏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天呐,你居然还能找得到他们。”

谢宴之摇了摇头,“也不算是我找到他们的。还记得我们当初上了新闻的事情吗?”乔夏点了点头,谢宴之继续开口道,“谢叔他也看到了,因此也在寻我。”

不等乔夏继续疑惑地开口,“夏夏,可能我能来到这里,并不是意外,”他顿了顿,“谢叔家里一直留存着我的画像,就为了有一天能找到我。原本谢家有机会到海外发展的,结果却为了我谢家也逐渐落魄,连医术也失传了好多。到谢叔这一代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也太神奇了吧。

“所以,夏夏,等有空陪我去见见谢叔吧。”

乔夏轻轻点了点头,又听到他开口说道,“对了,夏夏,我有身份了,谢叔帮我办了户口。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去把证领了。”

乔夏,“·······”






蜜里调油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2831



最后乔夏还是没有答应他,谢宴之对此也很谅解,毕竟他的夏夏还很是没有什么安全感。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也该要去挖掘当年的真相了。为何他在被刺杀途中回来到这个世界,而谢家的后人似乎一直都知道他会在后世出现。

虽然隔了很多年,谢叔也无从得知具体的原因,谢宴之相信,这件事一定是与三殿下有关。他的目标,似乎又更近了一步。


“对了,阿宴既然你现在有了身份,你需不需要去考些证书,考个驾照什么的?”乔夏一边吃着饭一边提议道。

谢宴之沉思了片刻,倒也不是不可以。看来他可以抽空去学一学,毕竟这个时代很多东西更加的正规化,体制化,目前他是要更加适应的。

谢宴之微笑的应了一句好。

“对了,阿宴,你之前不是在看计算机吗?你要不要去系统的学这个?”

谢宴之摇了摇头,若是学这个,以后当个程序员,工作时间也不是很好,自己创业能和夏夏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

谢宴之想了许久才开口道,“夏夏,你说起去考司法考试怎么样?”

乔夏惊讶的看着他,“你想当律师?”

谢宴之点了点头,律师的话,对于他来说也不是很难,而且工作时间也是比较灵活的。

对于他的想法,乔夏总是支持的。正好她们学校也有这个专业,可以让他去旁听。


商定好了之后,谢宴之又起了坏心思。出浴后乔夏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诱惑人的气息,干净的脸颊,||fen||nen嫩的,露出的小腿洁白如玉,谢宴之不由得呼吸一窒,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小妖精,又在撩拨他。

情不自禁的将她拉入怀中,纤细娇软的触感酥酥麻麻的痒到了他的心里去,暧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夏夏,你明天要出门吗?”

乔夏有些不解,“没有啊。”正好是周末,她挺想放松放松,赖在家里追追剧什么的。毕竟快到期末周了,事情也变多了。

谢宴之勾唇一笑,眼里流光溢彩,低沉暗哑的嗓音优雅而性感,“那就好,明天留在床上陪我好不好。”

不等乔夏反应过来,她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谢宴之就将她压在身下,猛地噙着她的唇瓣。乔夏试图挣扎着从他怀里避开他的禁锢,反而被他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呜呜····你放开我····重死了···”终于松开她唇瓣的某人,在即将意乱情迷之际听到了她的嫌弃,心里受伤的快要滴血了。

翻过身,让乔夏坐在自己身上,暧昧的舔了舔唇角,“夏夏,这样就不重了。今晚你在上面好不好?”他故意这样引诱着她,下身不断地蹭着她的,||xue||kou,即便有,||nei||ku的阻隔,他依然能感觉到她已然有些湿润了。

抬眸看着她绯红的脸颊,眸里似乎有盈盈的泪光闪烁,谢宴之知道她依然是情动了。

喘着粗气坐起身来,扯去白色的蕾丝小,||nei||ku,他早有预谋先洗好澡没有穿内衣,解开浴袍,狰狞的,||rou||bang弹跳出来,将乔夏,||bai||nen的腿根都拍红了。

乔夏有些惧怕的往后挪了挪,那么大的巨物,硕大的蘑菇头宛如鸡蛋一样,铃口隐隐有白色的清液溢出,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着。

谢宴之让乔夏坐在自己身上,耐心的诱哄她,“夏夏,别怕,你看你前几次不是一样都吃进去了吗?”

修长的手指剥开花瓣,触感滑腻的穴肉包裹着他的手指,他坏笑出声,“夏夏,你湿的好快。”另一只手抓住乔夏,||bai||nen的小手,覆到他灼热的欲望上,暗哑着嗓音,“夏夏,你摸摸它。”

乔夏轻咛一声,鬼使神差的摸住了滚烫的柱身,在他的引导下,不停的上下撸动着。感觉到乔夏足够湿润后,谢宴之强忍住将她压在身下的欲望,深吸了一口气,“夏夏,乖,坐上来。”语气里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急切。


乔夏缓缓的将他狰狞欲望抵在,||xue||kou,慢慢的坐下去。硕大的,||gui||tou慢慢的破开花径,正一寸一寸的进入她的身体,终于全部进入后,两人都舒了一口气。

花穴里饱胀的触感让乔夏不敢乱动,小腹处清晰可见,||rou||bang凸起的形状,轻轻用手一压,乔夏忍不住,||shen||yin出声。谢宴之猩红着双眼看着乔夏无意识的动作,天知道他刚刚是有多克制,才没有狠命的,||chou||cha起来。


双手缠住乔夏滑嫩的小手,交握,然后十指相扣,“夏夏,动一动。”他继续诱哄着。

乔夏撑着他的双手,缓缓的抬起身子,,||rou||bang缓慢的在紧窄的甬道里摩擦,一种奇妙的,||kuai||gan传遍了全身,乔夏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然而她这种缓慢的起伏,根本难以纾解他下身越发膨胀的欲望,被她慢悠悠的,||tao||nong,反而比没有插入时更加的磨人。

他的嗓音似乎有些急切,“夏夏,快一点。”

“夏夏,叫出声,我想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