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16



“夏夏,全部都吞进去。”

“夏夏····”

乔夏,“·······”,她愤怒的抽出手压住他的小腹,“闭嘴,你在说话就不做了。”

谢宴之眼里的恼怒越来越深,双手紧紧掐住她的腰身,便大力的挺动起来。乔夏被他突然的深顶,||ci||ji的尖叫出声,双手紧紧撑在他的小腹。“啊···阿宴····不要···那么深·····嗯啊····”,凌乱的发丝坠落,遮掩了她胸前的风光。

“夏夏···这是你逼我的。”谢宴之喘着粗气,快速的,||chou||cha着,赤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在他身上起伏的乔夏。

忽的将乔夏抱在怀里,让她整个人的上半身都趴在他的怀里,抬起头含住胸前的蓓蕾,大力的舔舐轻咬着。双手也抓住她的小,||pi||gu,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逃离。

“啊····阿宴···你慢····啊····一点·····”乔夏忍不住地求饶,她刚刚不应该那么对他的。

,||rou||bang一次次的狠插到底,硕大的,||gui||tou拼命的挤入宫口细细的研磨,这种近乎掠夺式的占用让乔夏有些战栗,她迷乱的攀住他的肩膀,感受他灼热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泛着潮红的肌肤上,鼻腔里满是他浓浓的属于他的味道。

“啊···阿宴···慢一点····”乔夏快要被他疯狂的撞击,||ci||ji的失去了理智,忍不住的哀求着。

谢宴之不顾她的求饶,直把她顶的娇喘连连,才释放出来。累极了乔夏喘着气趴在他的胸膛,嘤嘤的哭泣着,“谢宴之,你这个大坏蛋····”

谢宴之心疼的顺着她逛街的背部抚摸起来,情欲过后的沙哑有一种惑人的意味,“夏夏,这一次我不闹你了,你可以像刚刚那样好不好。”

乔夏气的一口气没顺上来,体内的,||rou||bang依旧的灼热坚硬,轻咬着下唇,“还要再来?”

谢宴之亲昵的吻住她的唇瓣,“夏夏,你能感受到的,他还硬着,最后一次好不好?”

乔夏白了他一眼,可在谢宴之眼里看来,那娇嗔的模样似乎在无意识的引诱他一般,“夏夏,我知道,你是愿意的。”他的诱哄像是有魔力一般,敲击在她心底深处。

乔夏抬起酸软的腰身,双手撑在他的小腹处,缓慢的模拟着,||chou||cha运动。,||xue||kou不时有,||jing||ye流出来,沾湿了两人的,||xia||ti,显得有些泥泞不堪。

谢宴之惬意的享受着乔夏主动的,||tao||nong,窄嫩的,||xiao||xue里似乎有无数张的小嘴在吸吮着他,爽的他头皮发麻。“夏夏,你好美,我好爱你。”

乔夏红着脸听着他的告白,该死的男人,不知道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不能信吗?但乔夏还是不自觉的心里暖暖的。因为,她相信他。

乔夏足足,||tao||nong了有二十多分钟,腿都酸涩的发麻了,谢宴之才射出来。倦极了乔夏直接趴在他的身上沉沉的睡去。

谢宴之让她顺势侧卧在自己怀里,又是紧紧圈住她的姿势,夏夏,今晚就先放过你,明天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呢。




周末某人的禽兽行径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3101



周末某人的禽兽行径
“啊···不要了····慢一点····啊”葱白的手指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娇俏的小脸布满红晕,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瓣。纤细的腰身被一双大掌握住,男人强有力的腿,||cha||jin她的两腿之间。

谢宴之这个,||hun||dan,在她早上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就就着昨晚侧卧的姿势,再一次在她体内律动开来,任谁清晨被这种方式叫醒都不会很开心的。这货还美名其曰,他也很想让她用这种方式来叫醒他。

“夏夏,你那里真的好紧,你感觉的到吗?”他的声音隐隐含着兴奋,他低下头含住她莹白的耳垂,下身却更加用力的挺动。

“啊···你,||hun||dan···啊···”,欲哭无泪的乔夏被动的承受着他一次次的索取。

“夏夏,外面下雨了,所以你还不如在床上陪我。”谢宴之在她耳畔轻声说道,语调有些急促。若是乔夏转过头去,肯定能看到他干净的脸颊布满了情欲的潮红,眼里燃烧着浓浓的欲望。

窗外是哗啦啦的雨声,阴沉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闷,整齐的卧室,正中央的那张床正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下身床单早已被浸湿了一片。乔夏情动的眼眸逐渐变得涣散,他忽然用力的一个深顶,乔夏像窒息了一般只觉得脑海中闪烁着一片片白光。他又重重的撞击了几下,大脑一片空白的乔夏低声的呜咽着,突如其来的灼热的滚烫的液体注入宫腔,双腿抽搐似的挣扎了几秒,才渐渐放松开来。

背后是谢宴之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以及他全身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体内软下去的硬物又瞬间膨胀起来。乔夏哆嗦了一下身子,,||gao||chao过后的内壁还紧紧的包裹着他的硕大,“阿宴···我好累···休息一会好不好····”。

谢宴之轻轻退出她的身体,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背部,醇厚的嗓音带着一丝餍足的意味,“很累?”

乔夏无力的喘着气,任谁一大早还没睡醒,就被压着做了半个多小时还能不累的?她不满的掐了一下他腰间的软肉,哼唧了两声,“你就不能节制一点吗?”

谢宴之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看着乔夏,“夏夏,你确定不是你太弱了吗?”乔夏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那一张纯然无害的脸,气的在他胸上咬了一口。

像是小猫儿似的轻挠,谢宴之只觉得身体里欲望又一次的膨胀起来,沙哑的嗓音带着一丝醇厚,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冰凉的肌肤上,“夏夏,我们继续吧。”暧昧的舔了舔唇角,“这一次我会很温柔的。”

乔夏摇摇头,满脸的拒绝,语气生硬道,“不要,我要起床吃饭。”不顾他哀怨的眼神,翻身就要下床。谢宴之制止了她的工作,深吸一口气,强扭出一个渗人的微笑,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夏夏,我去给你准备早餐,你在这里等我。”说完,就拿起一边的浴袍披在身上。

乔夏惬意的躺在床上,也好,身体还是很酸涩,但是还是感觉有些黏腻,正好他去准备早餐,她可以去清理一下。

洗漱完的乔夏坐在餐桌上,谢宴之看到她出浴后诱人的模样,喉头微动。夏夏,反正待会还是要继续的,真的是,白洗了。“夏夏,先吃饭。”撑着下巴看着乔夏吃的悠然,幽深的眼眸越发的深邃,等到乔夏终于吃完了,谢宴之心情颇好的将她扯在怀里,“夏夏休息够了吗?”

乔夏不解的眼神彻底的取悦了他,熟练地解开她睡袍的带子,诱人的风光展现在眼前,谢宴之眼睛一亮,沙哑的嗓音包含着情欲,“夏夏,你居然是真空的。”他低低的在她耳畔笑出声,不等乔夏反应过来,就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灼热的欲望破开花径,直冲到底。花穴还是比较湿润的,但是他猛然的插入,乔夏还是疼的有些脸色发白。

双腿紧绷着,脚趾蜷缩着,忍不住向后仰起头,“啊····疼···”,谢宴之环住她的腰身,爱怜的亲吻着她胸前,||bai||nen的肌肤,“夏夏,乖····等会就不疼了···”,紧窄的甬道不断的拒绝着他的进入,蠕动的内壁挤压的他又疼又爽,若不是顾虑着乔夏还未适应开来,他早就忍不住大力插干起来。


乔夏气的咬住他的肩膀,这个男人还没吃够吗?“阿宴···我们去床上好不好?”软软糯糯的嗓音有着一丝乞求的语调。谢宴之心里一动,“夏夏,我们还没有试过这里。”意思很明显,他不想走,在沙发上做也是一种新的体验。

,||rou||bang开始缓慢的,||chou||cha起来,湿滑的,||ai||ye溢出,||xue||kou,,||fen||nen的花瓣被狰狞的,||rou||bang撑开,一次次的吞没他的硕大。乔夏轻咛出声,他温柔的动作难得让她舒服的眯着眼睛,“阿宴···就这样···啊····”,谢宴之流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