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17

恋的在她滑嫩的肌肤上流连,感觉到乔夏不由自主的迎合他时,心里的涌起的冲动都被身体的欲望制止了。

他诱哄着乔夏,“夏夏,喜欢吗?····喜欢我这样吗?”

乔夏,||shen||yin着,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喜欢····阿宴···好舒服····”,墨色的发丝坠落,滑过他的脸颊,滑的他心痒痒的。

“夏夏,若是喜欢····以后我们每天都做好不好···”,耐心的诱哄着也要得到乔夏的许诺,沉浸在情欲里的乔夏舒服的哼出声,“啊···阿宴···好···啊···再快一点···”。

谢宴之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下身开始快速的挺动起来,“夏夏,这可是你答应我的····不要反悔哦···”,,||rou||bang狠狠冲进花心,一改刚刚温柔的力道的深入,乔夏被他突然的深顶,||ci||ji的尖叫出声,“阿宴···不要这么···啊···好深····”,像是小肚子都要被他捅穿一样,坚硬的,||gui||tou每一次都狠狠闯进宫口,不同的角度,||chou||cha着,每一次都在体内那一块敏感的软肉剧烈的摩擦。

眩晕的大脑让她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被动的瘫在他的身上,承受他一次次的猛烈的进攻,知道他如愿以偿的释放出来。

乔夏难得的周末就这样被他压在家里做了一天,从卧室到客厅,从客厅到浴室,最后又到了卧室。就连吃饭的时间都被他利用的彻底,一边喂她,一边在下面吃着她,乔夏不知道自己晕了几次,也不知道又是几次被他操弄着醒过来的。她只知道,周日直到中午才醒过来,全身酸痛无比,小腹处像是被顶穿了一般酸软的厉害。


“夏夏,你醒了?”始作俑者一脸关切的端着可口的鸡汤,乔夏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谢宴之温柔的将她背靠着抱枕,小心翼翼的吹凉了鸡汤,来夏夏,这是我为你熬的。

他墨色的发丝还是濡湿的状态,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落下,乔夏眼神有些复杂,“你出门了?”貌似还淋了雨,都没有收拾一下。

知道乔夏是有些心疼他,谢宴之不在意的说道,“我没事,乖,先喝完汤,我带你去吃饭。”乔夏眼里有些酸涩,虽然他昨天的禽兽行径让她很是恼火,但是每次事后都那么温柔的模样,乔夏是真的被暖到了。

被他喂食完毕的某人,舒服的窝在床上,谢宴之调整好舒服的姿势,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乔夏低着头玩着平板,谢宴之单手拿着书细细的阅读。乔夏定定的望着他如玉的侧脸,眸中带笑。

室外风雨连连,而室内却温馨一片。




林薇薇的订婚宴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3102



林薇薇的订婚宴
对于参加林薇薇的订婚宴,乔夏是拒绝的,可耐不住林父的强硬要求,不得已她还是去了。乔夏本来想着可以和谢宴之好好过一个愉快的平安夜的,却没想到会被林薇薇的订婚宴打乱了。

她不知道林父是以怎样一种心态去对待她这个女儿,还要求她去参加,难道他就不怕林家有丑闻出现吗?

“唉。”这是乔夏今天第十几次叹气了,谢宴之微微皱着眉,从背后拥住她,“夏夏,你若是在叹气,我可就不依你了。”

乔夏苦着脸望着他,眉眼俱是温柔的他让乔夏有些漂浮的心有了些许安宁,“阿宴,我不想去的。”可是,林诺生连礼服都给她送过来了,连带着谢宴之都有份。这下不去是真的不行了。

就为了参加她的订婚宴,乔夏还特意请了一天假,不知道的同事还以为她是去约会来着的。

“夏夏,他们毕竟也算是你的家人。既然躲不过,那还是要去的。”谢宴之耐心的安抚她,他也知道乔夏的拒绝,他也希望他爱的女人能够没有这些束缚,可是,他不能,他不能陷她于不孝的地步。

乔夏心里也是很通透的,所以没有再说什么。

十二月份已经很冷了,谢宴之自从考到驾照后,乔夏就买了一辆车,这样两人出门都方便了许多。穿好礼服后,乔夏就打算出门。

谢宴之皱了皱眉拦住她,“夏夏,乖,穿上这个。”谢宴之温柔的替她穿上厚实的大衣,乔夏心里暖暖的,虽然车上都有空凋,但是出门的时候还是很冷的。

温热的大掌牵起她的小手,乔夏甜甜的笑了笑,“阿宴,怎么办,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谢宴之听到她突如其来的告白,脸有些红,羞涩的模样让乔夏有些震惊,这货居然还会害羞,想到他在床上比野兽还有野兽的模样,怎么一下了床就那么纯情了。这反差萌要不要这么大,要不是乔夏好这口,谢宴之久而久之也不会以这样一幅姿态表现出来。


那一次乔夏拉着他看了一部剧,里面的男主就是这样的人设,乔夏说自己就迷恋这样的男主。谢宴之强压住心里疯狂的嫉妒,不动声色的将那些不经意间的神态学了一些。其实他不用学也是可以,他原本就善于在别人面前展现出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好降低他人的戒心。所以,她的夏夏在初见他的时候没有那么防备,这也是他为何能那么快走到她心里去,现在他越来越深的“卖萌功力”,更是让乔夏爱的不要不要的。而那个昔日的男主角,早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这一点,谢宴之无比的感谢自己研读过得那些心理学著作,他的夏夏还是很容易攻略的,不吃硬只吃软的性子真的很好拿捏,只要他稍微示示弱,乔夏立马就原谅他了。

可惜,失策的某人不知道未来有一天不论他用尽了什么法子,都没有求得夏夏的原谅。


订婚宴设在本市最大的酒店,乔夏掐着时间到达了,不早也不晚,正好省去了一些没必要的麻烦。就坐后,看到桌上的“熟人”,不自在的往谢宴之怀里靠了靠。

“乔夏,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挽着未婚夫手腕的林薇薇一脸的挑衅。

林母皱了皱眉,虽然女儿平日里还是很嚣张的,但是在今天这种场合确实有些过了,而且在场还有记者,若是闹起来,谁都不好看。

乔夏笑而不语,多年来的经验告诉她,无论她现在说什么,只会让林薇薇更生气。

“夏夏,你来了?”转过头看到林父故意表露出来的慈爱的目光,乔夏只觉得有些恶寒。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

林父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很快又消失不见,敏锐的谢宴之却捕捉到了,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帮她的小女儿脱离这些人。看来这件事自己要提起前出手了。

“夏夏,好久不见了?”章晗挽着林诺生的手,有些兴奋。

谢宴之看着章晗真诚的脸,有些无语,上次这个女人不是暗暗针对他的夏夏吗?怎么现在又变得这么亲密了?难不成她又是演的?只不过这次演技确实提高了。

而真心的章晗无故躺枪,谁让她第一次就在谢宴之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玩味的眼神打量着乔夏和谢宴之,乔夏连忙把她拉到一边去,“晗晗,上一次的事情我谢谢你,不过那个女人是阿宴的妹妹,你误会了。”

章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夏夏,若是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去揍他。”

乔夏不自觉的噗嗤一笑,现在的章晗变得真诚多了,兴许可能是和林诺生修成正果的原因,乔夏心里暖暖的,毕竟,章晗如今是真心为她着想的。


一旁耳力明显过于常人的谢宴之听到脸都黑了,原来上次就是这个女人挑拨离间的。依旧把章晗当做一个潜在隐患的谢宴之,在心里暗暗记上了一笔。


不知不觉在闲聊中,订婚宴也接近尾声。差一点变成自己未婚夫的顾家的大公子正一脸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察觉到他的视线,乔夏刚想看过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