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21


乔夏脸瞬间涨红了,这货居然问谢叔要那种药,不知道她会觉得很丢人吗?

“好嘛,夏夏,反正有药,你明天身体肯定不会很酸痛的。你相信我。”又来了,又是那样一副无辜的表情,每次都是这样被他骗到的。

乔夏冷哼一声,推拒着他不断压下来的胸膛,“阿宴,难道我们就不能谈个柏拉图式的恋爱吗?”

谢宴之眼里闪过一丝茫然,长臂一伸,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始百度。乔夏抽了抽嘴角,看着他的脸色从不解到了然,继而紧抿着唇角的不开心,然后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放,修长的手指拢了拢她的发丝,“夏夏,你知道的,我更喜欢的是灵与肉的合一。”

乔夏脸瞬间爆红,,||wo||cao,这货的功力越来越炉火纯青了。扭着头抗拒着他落下的亲吻,濡湿的唇舌落在她的脸颊上,粗糙的舌苔滑过她娇嫩的肌肤。

乔夏此时只觉得像是一个大型的毛茸茸的玩具压在她的身上,推都推不开。“啊····别···你出去····”,乔夏皱紧了眉头,他居然扯掉了她的,||nei||ku,把他的手指,||cha||jin去了。异物的入侵让她有些不自在,敏感的身体在他越往里深入的撩拨下渐渐溢出湿滑的液体。


谢宴之眼里闪烁着魅惑的笑意,乔夏瘫软着身子任他予以欲求的模样让他心里的冲动越来越大,唇舌下移,解开浴袍的带子,在她平坦的小腹打折转儿,乔夏不自觉的弓起身子,却发现那根作乱的手指已经变成了两根,酥酥麻麻的电流传遍了全身,粉色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的诱人。

“啊····别···不···啊····”,乔夏难耐的往后仰着头,花穴被他一口含住,灵活的舌头舔舐着花瓣。

乔夏难耐的想夹起双腿,他柔软的发丝触碰到她,||luo||lu的大腿的肌肤,刺痒的触感让她又张开双腿,谢宴之趁机掐住她腿心,让她的大腿分开到一百八十度,唇舌更加卖力的伺候着她。

“啊···阿宴···不要····往里了····啊···”,乔夏只觉得小腹微微抽搐,他的舌头一直在舔弄着穴里的那块软肉,或重或轻的舔弄着,,||ci||ji的乔夏娇躯乱颤,双腿不断地抽搐,“啊···阿宴···不····啊···”,双腿快速的抖动着,小腹处有一股热流滑落,浓浓的透明的液体喷洒出来,谢宴之兴奋地一口含住,尽数吞了下去。

暧昧沙哑的嗓音很是性感,“夏夏,我还没,||cha||jin去,你就,||chao||chui了。”坐起身子,双腿跪在她的腿心处,将灼热的欲望抵在花,||xue||kou,缓缓的推进。

沉浸在,||gao||chao的余韵里的乔夏大口的喘着气,小腹一抽一抽的,呼吸急促,迷蒙的双眼含着欢愉的泪水,谢宴之将双手撑在她的耳边,低下头含住她娇软的唇瓣,一如以往的像是果冻般的触感,滑滑嫩嫩的,很是可口。

“啊···”,舌尖轻咛出声,膨胀的欲望尽数被她窄嫩湿滑的甬道包裹,舒服的眯着眼睛,从一开始缓慢的抽动在逐渐的加快速度。

“啊···阿宴,慢一点····”,乔夏双手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他粗糙的手掌爱不释手的握住她胸前弹跳的乳肉,似乎是不过瘾一般,张口含住胸前的蓓蕾,轻咬舔弄着,酥酥麻麻的电流弥漫,乔夏被他双重的索取折磨的快要发疯了。


“唔,夏夏····娘子···你好甜····”,谢宴之快速的挺进花穴深处,力道大的,||xue||kou的媚肉都抽翻出来,粉,||fen||nen嫩的包裹着晶莹剔透液体,很久就将身下的床单沾湿了。

他疯狂的在她身上索取着她的美好,,||rou||bang把小腹顶的凸起,薄薄的肚皮快要撑破了一般。他也知道他那物本身就恨粗大,夏夏居然能够全部吃下他,而且每一次都能紧紧的包裹住他,这样从身到心的舒爽感是任何事情也无法比拟的。


“啊····阿宴···你慢一点····啊···”,乔夏哭的嗓子都快哑了,谢宴之就像是吃了,||chun||yao一般欲求不满的,一次次在她身上索取着。小腹处已经微微的隆起,,||xue||kou满是一片的泥泞,白色的,||jing||ye沾满了两人的,||xia||ti,空气中情欲的味道越来越浓,噗嗤噗嗤的水声,男人狠狠撞击她身体的啪啪声,在室内一直响着。


不够,还不够,怎么要她也不够。谢宴之深红色的眼眸紧紧锁着身下的小女人,她涣散的双眼有着苦苦哀求他的泪痕,红唇微张,诱人的,||shen||yin声溢出,只会让他更加的想要深入她,贯穿她。

“夏夏,最后一次,我们就休息。”他喘着粗气,将她顶的双眼乱颤。

最后一次,这是你说的第几次了,欲哭无泪的乔夏没想到今晚的谢宴之是这么的禽兽,等到她实在撑不住的时候才终于沉沉的睡过去。


谢宴之终于释放出来后,心疼的抱住乔夏去浴室将她清理干净,收拾好床铺,将她轻柔的抱到床上,温热的大掌覆在她的腰间,渐渐发热,轻柔的摩挲着。他抽空和谢叔学了,||an||mo穴道的方法,这样一来,明天夏夏起床,不至于太过酸痛。含住药丸,渡入她的口中,才放心的抱着她睡去。

也正是因为有了谢叔的药,他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索取她,不然,夏夏明天起不了床,上不了班,受伤的又会是他。

餍足的舔了舔唇角,原来尽兴的吃完他的夏夏,这种感觉是这么的好。








算计,失策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4175



我要回應 送寶物
FACEBOOK
PLURK
TWITTER
Weibo
.
回章回列表上一章回書本頁下一章
展開
算计,失策
林正其猛地摔断了电话,刚刚那拨人通知他跟丢了谢宴之,眼里闪过一丝怨毒。那么多人,居然跟丢了一个区区的谢宴之。


原本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找到乔夏的,结果没想到他居然能够凭一己之力就做到了。看他为人处世的方式,若果不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他根本不信,就连他的儿子林诺生也比不上他那种天然的贵气。若不是几代家族的沉淀下来,是绝对无法培养出来的。


没想到这一次不仅什么都没得到,反而打草惊蛇,以后想要继续他的计划就很难了。


原本想要引出乔夏母亲家族背后的人的,正好谢宴之来找他,他索性将计就计,看看能否引出谢宴之背后的势力,虽然不知道他和谢神医是何关系,而且他背后的谢家又是怎样的存在,但他希望可以通过这件事可以使他露出些许蛛丝马迹。

可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偏离了他所有的计划。

乔氏家族没有任何的回应,谢宴之也没有暴露身份,就连乔夏居然还活着。他明明下了死令,不留活口的,居然那丫头还活了下来。

若是她日后与她的家族相认,查出了这件事情他就是始作俑者,不光是他,就连他背后的整个林氏都要在A市消失了。


林正其顿时冒出了一声冷汗,斩草要除根,看来他要先下手为强,处理掉乔夏了,眼里的怨毒越来越深。乔欣啊乔欣,你可别怪我,若你当初不是抱着目的接近我,我也不会因此利用你。至于我们的女儿,我会很快就送去与你见面的。嘴角浮现出恶毒的笑容,狰狞的面容隐隐有些恐怖。

可林正其万万没有想到的时候,当他还在计划怎么弄死乔夏的时候,谢宴之就发现了他所有的计划。


也不能怪林正其蠢,他没有料到谢宴之还算是个初级的黑客,他还在养伤的时候就去黑了林父的电脑,顿时查清了所有的真相,也顺藤摸瓜的查到了乔氏家族,进而发现了乔夏背后牵扯的一些密辛。

他没有告诉乔夏,一方面是出于保护她的目的,而另一方面,他知道,人往往知道的多了,就会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地步。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