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22

不敢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即便乔夏这一次并没有受伤,可他不能保证,他能时时刻刻的这么护着她一辈子。


将所有的证据打包好了发给乔家,再将这几天搜寻到的乔夏生母的事情也一并发给了乔家,虽然他是黑进去的。这些事情,有些还多亏了谢叔和恩菲的帮忙,不然,凭他一个人是很难短短几天就处理好的。

等谢宴之伤彻底好后,就听到林氏企业即将破产的消息,至于林父也由于贿赂,逃税等问题被调查,林家这一下子顿时像失了主心骨一般,开始乱套了。

而顾家也趁机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和林家解除了婚约,一时间,林家成为了众矢之的,以往A市还与之来往的家族个个都避而不见。


而当乔夏得知此事的时候,林正其已经坐牢了,林薇薇一家也去了国外。至于为什么他们没能在乔夏面前蹦跶的原因,除了谢宴之还有什么理由呢?




感动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4474



感动
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林家破产,林父入狱,乔夏只觉得身边一下子清净了许多,反而舒了一口气。对于林父的遭遇,她早已经麻木了,根本没有感情,即便他入狱了,乔夏都没有想过要去看看他。


而且,最近导师有一个课题要忙,而且期末周学校的事情也变多了,乔夏恨不得把自己把时间挤出来用,忙碌的乔夏自然是忽略了谢宴之。谢宴之在被冷落了三天之后,终于抛弃了怨念,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来。


乔夏忙活了一天,终于可以抽个空躺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看电视,张口咬住谢宴之递到唇边的水果,“阿宴,你怎么想起来要开公司的?”他不是想要考司法考试的吗?

谢宴之柔和的目光望着她娇憨的笑颜,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我只是想试试看IT业。”虽然对于这个他还是蛮感兴趣的,可是只有他往这方面发展才能挖掘到更多的信息,而且才能保护好他的夏夏。


谢宴之掩去眸光里的暗沉,修长的手指握住她娇嫩的小手,细细的揉捏着。她的小手看着起来小小的,肉肉的,可摸起来却骨干十足,还是太瘦了。他要好好给她补一补,毕竟现在抱着她睡,都有些硌得慌。


“那好吧,阿宴,可是我更喜欢你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乔夏目光澄澈的望着他,眼里似乎有什么情绪破土而出,她其实不希望谢宴之是为了她才妥协的,毕竟绑架的事情真的吓到他了。

谢宴之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想什么呢?娘子,为夫的兴趣爱好可是很多呢,要不要和你细细道来?”

将手里的果盘放在茶几上,调整好坐姿,将乔夏楼在怀里,一只手握住她柔嫩的小手,细细的把玩着,“娘子,为夫从小就学了很多东西,武术、绘画、一些浅浅的医术,还有家族必学的文学等等,你说为夫最喜欢的是什么?”

乔夏心颤了颤,有些怜悯的看着谢宴之,又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孩子,虽然她八岁以后过得也不是很幸福,但是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还是记忆里最美好的片段,她的童年没有补习班,也没有家族的逼迫与虚与委蛇,乔夏一瞬间有些庆幸,幸好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谢宴之对于乔夏突然这样的目光有些无奈,瞬间理解了乔夏的思维,嘴角抽搐,他家娘子还真的是,想的真多。其实,他并没有觉得什么,这么多年来的生活早已经习惯了,若不是到了这个世界遇到了乔夏,想必他会如以往那般,刻苦读书,努力融入这个世界吧。


“阿宴,初期创业还是很累的,那个你需要我帮忙吗?”乔夏其实想开口说,她有一些学长学姐是在这一行的,可她怕伤到他的自尊心。

谢宴之无奈的笑笑,“娘子这么小看为夫,为夫可就生气喽。”他故意这么轻松带着威胁的语气让乔夏心里一松,推着他突然放大的那张俊脸,“别闹····哈哈···痒····”,谢宴之突然这么闹她,乔夏一直往他怀里缩,连带着他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乔夏立即脱离了他的怀抱,往沙发的边角坐过去,一脸防备的看着他。谢宴之垂着头低低的笑出声,他的夏夏怎么那么可爱,也罢,这段时间真的吓到她了,仗着自己有药,每次都把她在床上做的累晕过去,她心里一定是极为抗拒他了。

轻声诱哄着,“夏夏,过来,我不闹你了。”乔夏满脸戒备,一脸坚定的摇摇头,刚刚他他身上突然涌起的气息就和他每次在床上兴奋起来的样子一模一样,她可不傻。

“夏夏,你再不过来,我就亲自抓你过来了。”某人开始威胁她。

乔夏颤了颤,迫于他的,||yin||wei之下,她还是认命的妥协了。谢宴之果然没有在闹她,而是安安静静的抱着她看电视。


“对了,阿宴,那次你在书房和我爸到底聊了什么?”乔夏忽然想起来,转过头看着他白皙的侧脸。

谢宴之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就那么想知道?”

乔夏很用力的点了点头,故意睁大了眼睛卖萌给他看,意思就是你看我都这么可爱了,快点说嘛。

谢宴之恨不得狠狠的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疼爱一番,他只是克制的飞快的吻了一下她的唇角,然后是脸颊,眉心,眼睛,等到乔夏快要爆发的时候,才停下来,闷声开口道,“他想知道我的身份,我只是故意暗示他,我背后有势力。”

乔夏眼睛亮了亮,来自东方的一股神秘力量?突然想到这个梗,觉得好应景。谢宴之的身份确实很神秘啊,虽然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发掘出来。


“然后呢?”掐了掐他骨节分明的手掌,真好看,白玉修长的手指简直比好多女孩子都还要秀气。

“所以他对我的态度有所转变。他一直在试探我的身份,我并没有告诉他。可他却发现了我和谢叔的关系,虽然我不知道谢叔他们和林家有什么渊源,单停谢叔说,可能和谢家的传承有关。”

知道乔夏一脸的疑惑,想要开口继续问下去的模样,谢宴之继续开口说道,“我试着查过,却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我曾经答应过你父亲,如果他能把你许给我,我会无条件帮林家做一件事情。”

乔夏皱紧了眉头,谢宴之立马伸手抚平了她眉间的褶皱,“夏夏,你先别说,听我说完,所以这一次,你父亲入狱,而其他人能够安然无恙有我的帮忙。所以,你是我的了。”

乔夏只觉得热热的,哽咽的开口,“你为什么要答应他,这明明使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其实谢宴之也很后悔,自从知道林父的真面目后,他就暗恨自己没有早一点看透他,但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是已经答应过的事情,他自然是要去履行的。

“夏夏,不气啊,没事了。以后,我们和他们都没有关系了。”确实是没关系了,不对,应该说是根本就不该有关系,只可惜他真相发现的太晚。只是现在,他还不能告诉乔夏,他不确定现在的乔夏能不能接受那么黑暗的往事,况且,真相还未全部查清,他不敢只告诉她一部分。





表面的妥协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4476


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表面的妥协

时间过得很快,寒假就这么的来临了。在学校工作的好处就是,放假基本上都是和学生同步的,乔夏对于这个工作最满意的就是这一点了。虽然平时也会被那些不省心的学生气到,她当初读书的时候可没让老师操心啊。


尤其是到期末的时候,一个个编着鄙视她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