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24

一秒的时间。于是乎,乔夏刚一吃完,就被谢宴之压在床上做运动。


温暖的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春情,厚重的窗帘遮住了窗外的霓虹灯光,白色的大床上略显凌乱,地上散落着男人女人的衣服,白色的灯光将我市照的亮堂堂的。


谢宴之幽深的眼眸像是充满了浓浓的欲望,要把她吸进去一般,火热的手掌在她滑嫩的肌肤上流连,他的呼吸有些重了,浓浓的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luo||lu的皮肤上。

乔夏被他压在身下,他似乎极为喜欢这个姿势,从她的角度来看,可以分切的看到他情动时的每一丝表情,他喉间溢出的低喃时的每一分呼吸都会让她战栗不已。


灼热的欲望抵在,||xue||kou,蓄势待发,他微哑着嗓音,分明是情动时的可以压制的欲望,“夏夏,我要进去了。”说完,缓缓的进入湿润的甬道。

虽然不是那样突然的插入,但他那根狰狞的,||rou||bang实在太过巨大,即便吃过那么多次,乔夏还是有些许的不适应,皱紧了眉头感受到他一寸寸的填满她的身体。


谢宴之额角冒着细密的汗珠,明明已经做过扩张了,她那里居然还是这么的紧,还没有完全插入,就遇到的阻碍。层层褶皱的内壁不断挤压着他,推拒着他的深入。

他哑声道,“夏夏····放松····让我进去···”,外面还有一截没有进入那一处湿滑的甬道,谢宴之尽力的压抑着想要用力挺进去的欲望。


喘着粗气的乔夏听到他的开口,不自觉的更僵硬了,花穴紧缩了一下,谢宴之闷哼一声,终于不再等待,双手掐住她的腰身,用力一挺,恶狠狠的在她耳边说着,“夏夏····这是你逼我的····”,暗红色的眼眸满是欲求不满的恼怒,下身开始大力的耸动着。


“啊···”他突然用力的插入让她身体更加的僵硬,她想要努力的放松开来,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被他顶的一上一下的,花穴被一次次的撑开,窄窄的甬道渐渐分泌出湿滑的液体,他的进入更加顺畅,每一次都顶到最深处。


“啊··阿宴···别···啊···”,葱白的手指交握,揽住他的脖颈,鲜嫩的红唇无力的,||shen||yin着。双腿被他分开到最大,腿心处酸涩不已,,||yin||hu被撞击的通红,他越来越疯狂的动作让她想要逃离。

谢宴之重重的,||chou||cha了两下,慢慢的退出她的身体,终于得到片刻安宁的乔夏躺在床上喘着气,谢宴之将她抱起,温柔的开口,“夏夏,来,我们换个姿势。”他坐在床边,让她被对着他坐下,缓缓的含住他灼热的欲望,双手掐住她的腰身,用力往下一压。

“啊···太,||ci||ji了···不要···啊···”,,||rou||bang狠狠捅入花心,这样的姿势让两人的,||xia||ti的结合更加的紧密。

“夏夏,这样是不是更能清晰的感受到我?”一边低声开口,一边握住她的腰身缓慢的,||tao||nong着。,||rou||bang一次次被花穴吞没,小腹处清晰可见,||rou||bang凸起的形状,湿滑的液体溢出来,很快就将那两颗沉甸甸的卵蛋浸透的湿淋淋的。


“啊··阿宴···嗯啊··啊哈···”,他温柔的动作让她越发的放松,娇软的身子无力的瘫倒在他的身上,双手往后撑在他不断抬起她腰身的手臂上。


感觉到她的适应,他双手下移,抬住她的双腿,诱惑的嗓音勾着她,“夏夏,我们来点,||ci||ji的怎么样?”说完,便大力的挺动起来,这样的动作可以让他不用费多少体力就可以尽根没入她湿滑的甬道,毫不费力的就能将她插干的,||gao||chao连连。


谢宴之持久的操弄了她近半个小时后,才将灼热的欲望释放出来。被他这么,||ci||ji的顶弄的乔夏早已双目失神的任他随意的摆弄了。

还在兴质上的某人并没有好心的放过她,“夏夏,刚刚只是开始哦。”

将乔夏翻过身子,再一次进入湿滑的甬道,浓白的液体被挤压出来,谢宴之舒爽的喟叹一声,低下头含住她口中的,||shen||yin,再一次将她拉入欲望的深渊。




偷偷跟过去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5221



偷偷跟过去

被谢宴之毫无节制的压在床上坐了一天一夜的乔夏,她感觉到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若不是第二天她就要出发,她敢说谢宴之晚上绝不会那么好心的放过她。


乔夏顶着个熊猫眼一脸怨念的顶着神清气爽满脸餍足的谢宴之,为什么这货每次都这么神采奕奕的,他们会武功的人了不起啊?身体好了不起啊?


吃的相当尽兴的谢宴之一扫乔夏明天就要走的阴霾,其实就算这两天她反抗也是没关系的,反正她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乔夏享受着他每一次事后的温柔,都说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要看他和你上完床之后的态度,看着谢宴之越发殷勤的动作,乔夏很是受用,连带着他在床上狠狠欺负她的事情都可以不去计较了。

殊不知,腹黑的谢某人每一次的殷勤只不过是为了后期更好的福利才心甘情愿营造出来的表象,若是乔夏得知了她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肯定是绝对不会感动的。


“夏夏,行李我帮你收拾好了。”谢宴之躺到床上,温柔的将乔夏揽在怀里,娇娇软软的身子让他心动不已。这是他的娘子,他的夏夏,他这辈子唯一认定的女人。

聚精会神的刷着手机的乔夏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谢宴之眸色渐渐暗沉下来,夏夏这么喜欢玩手机,该如何是好。

想到曾经乔夏和他聊天说,“阿宴,你知道吗?我要是到了你那个时代,我绝壁一天都活不下去的。”

“你要知道,在一个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高科技,生产力不发达的社会,我真的会痛苦的。”她故意苦着脸的表情逗乐了他。


经过谢宴之长时间的诱哄,乔夏终于乖巧的入睡了。谢宴之眸光幽深的望着她娇憨的睡颜,嘴角勾起一抹无声的笑容,夏夏,你若是知道明日又能见到我,还能像现在这本安宁吗?


谢宴之一大早就将乔夏送到了学校,耐心的嘱咐她要注意身体,才拢了拢她的围巾,目送她离去,目光幽深,夏夏,等我。


一上车的乔夏就困的要补觉,被他发了狠的压了一天一夜,光是一个晚上她真的没休息好。于是,困顿的乔夏一路睡过去,也逃过了同事们的八卦的热情。


一到度假村,原本是双人间的,到了乔夏这里就落单了,酒店方面表明了歉意,特意给乔夏安排了一间大床房。乔夏顿时喜笑颜开,说实在的,和别人同住一间她也不是很习惯。


“呀,小夏,你运气真好。”同事一脸的羡慕。

乔夏干笑着附和着,好像是这样,自从遇到谢宴之后,她感觉自己越来越好,除去那一次被绑架,她每一天的生活都过得很滋润、


“好了,大家先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明天再一起去泡泡温泉吧。”既然院长发话了,乔夏就安心的往房间走去,五星级酒店就是好,连行李都有人送到房间里。

看着装饰的简单却富有设计感的房间,乔夏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房间就在一楼,窗外是小花园,下了雪之后,更显得有一种清冷的美感。


推开窗散了散味道,清冷的空气传进来,乔夏颤了颤,将行李收拾好后,和同事们约好前往餐厅,准备用餐。


而乔夏一出门,房间里就闪过一个人影,那就是早上才刚刚和她告别的谢宴之。,||shou||ji||ling||sheng响起,谢宴之淡定的接通,就听到对方的声音,“怎么样?我办事靠谱吧。”

扯了扯嘴角,若不是帮他处理防火墙的事情,也不会被他缠上,不过,这也算他的产业,解决他的要求并不难,省的他还要侵入酒店的系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