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25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早就习惯了他的高冷,“哎呀,我说小谢,什么时候你追个女人还要用这种方式,啧啧。”

谢宴之沉着脸说道,“不是追,那本来就是我老婆。”

早就查到了谢宴之还是未婚状态的某人不屑的撇撇嘴,你就装,长得好看又怎样,还不是一样栽在了女人身上。“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对。对了,记住啊,你欠我一次人情啊。”说完,不等谢宴之反驳就挂断了电话。


谢宴之冷哼一声,以为他是那么好惹的吗?以为默默扳了一局的某人,却不知道后来他被谢宴之整的死惨死惨的,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招惹他了。


在乔夏房间里点燃了熏香后,谢宴之就推开了房间的暗门,来到隔壁的房间。现在,只等着他的夏夏回来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这个惊喜呢。

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半夜被压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5479



半夜被压
吃完饭的乔夏拒绝了同事去做SPA的邀请,现在的她只想赶紧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可以泡温泉她还是很期待呢。


推开房门,乔夏连忙去关了窗户,房间里弥漫着熟悉的熏香味,乔夏只觉得越来越安宁,洗漱完后就舒服的躺在床上,连手机也没刷就静静地沉入了梦乡。


“咔哒”一声,卧室旁边的暗门被打开,谢宴之眸里满是星星点点的笑意,床上熟睡的人儿都不知道此时的她有多么的诱惑他,喉头微动,缓缓往床边移动。


轻轻将她身上的薄被扯开,穿着睡裙的女体一览无遗,即便在黑暗中,他依旧能看的很清晰,娇嫩的红唇微张,葱白的手指无意识放在小腹上,平躺的姿势让他更能透彻的感受到她身体美好的曲线。

谢宴之爬上床,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黝黑的眼眸锁住身下的小女人,今晚她又是他的了。将睡裙往上推,纯白色的蕾丝小,||nei||ku紧紧包裹着,||fen||nen的小花穴和柔软的小,||pi||gu,修长的手指隔着,||nei||ku轻轻揉捏着花核,模拟着,||chou||cha的动作,感觉到湿润的液体溢出,黝黑的眼眸逐渐变得兴奋起来。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躺在床上的乔夏不自觉的轻咛的几声,翻了个身子,侧躺开来。谢宴之到不担心她会醒,他点燃的熏香不仅有一定的催情作用,而且会让人一直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醒来后也记不得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他还是很期待呢,他的夏夏,醒来后回忆起这种香艳的场面会是什么样的情形,怕是会更加的诱人吧。暧昧的舔了舔唇角,看着乔夏不经意间又露出的一大片风光,手里的动作也变得急切起来。

双手用力一扯,将她的下,||nei||ku扯开,毫不留情地扔到床下,抬起她的腰身,一并脱去了她身上多余的睡裙。

“嗯···”,乔夏不自觉的,||shen||yin出声,浓浓的鼻音听得谢宴之心痒痒的,,||quan||luo着身子袒露在他的面前,他要是再忍下去他绝对会发疯的。

手里的动作代替了心中所想,解开浴袍的带子,男人精壮的胸膛一览无遗,小腹处倒三角的腹肌隐隐有着异常的爆发力,那根狰狞的挺翘的,||rou||bang正对着她柔嫩的娇躯,硕大的蘑菇头上的铃口隐隐有白色的清液流出,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淡淡的情欲的气息。


谢宴之耐心的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药膏,轻轻抹在她微微湿润的,||xue||kou,再细细的涂满棒身,双膝跪在乔夏的两腿之间,将她的腿分开,灼热的欲望抵在,||xue||kou,顺畅的一捅到底,谢宴之舒适的发出一声喟叹。

啊,好紧,好爽,层层褶皱的媚肉紧紧包裹着他,一吸一缩的,吮吸的他快要头皮发麻了,只是才刚刚入进去,酥酥麻麻的电流就从尾椎骨流向全身,战栗的让他想要索取更多。

俯下身子,将乔夏的双腿搭在她的肩头,开始大力的挺动开来,薄唇吐露出暧昧的字句,“啊···夏夏···我的娘子···好舒服啊啊啊···”,下身疯狂的挺动着,药膏被摩擦的发热,药性也散发出来,紧窄的穴儿越来越自主的回应着他的深入,不停地蠕动着。


乔夏只觉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压在她的身上,双腿被抬起,花穴不断地被异物入侵着,硕大的,滚烫的,一次次撑开了甬道,难耐的摇着头,似乎像是梦魇了一般。

谢宴之低头含住她娇嫩的唇瓣,绯红的小脸布满情欲的情潮,额间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知道她已然是情动了,下身更加用力的挺动起来。

她越来越难耐的不自觉的回应着他,喉间溢出的,||shen||yin声越来越响,与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交织开来,黑暗的室内回想着暧昧的,||shen||yin声,让人心底的欲望越来越膨胀。


“呜呜···阿宴···啊···”,乔夏即便是睡着了,还是不自觉的轻喊着他的名字,谢宴之心里一喜,粗粝的手掌握住她胸前的,||hun||yuan,取悦她,让她欢愉。

“夏夏···你是梦到我了吗···”,温柔的男音包含着情欲的沙哑,他的眼里充满了深深的爱怜与迷恋,,||rou||bang用力挺进花穴深处,慢慢的研磨着,蘑菇头的马眼被宫口狠狠的吮吸着,一波波湿滑的液体从,||xue||kou溢出,将两人的下身浸的湿淋淋的。


乔夏被他不断地索取,||ci||ji的双腿抽搐,小腹酸软的可怕,双手也僵硬着,想抬起来却根本使不上力气。她很想睁开眼睛,却不知为何越是想睁开,却偏偏又沉重的意识拉扯着她,让她不断地坠落,沉浸在梦魇中。

,||xue||kou被一次次的用力撑开,就好像是她的阿宴毫无节制的索取一般,尽情的占有着她身体里的每一寸美好,这种近乎疯狂的掠夺让她的意识陷入的越来越深,只能被动的承受他一次次的索取。


“夏夏···你好棒···咬得我好紧···啊···”,谢宴之疯了似的将她折腾的一遍又一遍,小腹处早已经隆起,咕噜咕噜的水声响着,被灌满浓精的小腹被他的大掌用力一压,乔夏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尖叫,紧闭的双眼满是痛苦的神色。

,||rou||bang抽离出来,浓浓的精水从,||xue||kou一股脑的流出来,,满脸餍足的谢宴之将乔夏温柔的抱起,爱怜的吻了吻她的唇角,夏夏,现在开始是善后工作哦。


极致细心温柔的将乔夏清理干净,确保了花穴再也流不出一丝,||jing||ye,谢宴之细细的为她穿好先前的衣服,修长的指尖挑起落地的白色蕾丝小,||nei||ku,暧昧的舔了舔中间的那块水渍,才慢慢的替她穿好。

白皙的肤色经过药膏的涂抹看不出一丝被蹂躏的痕迹,满意的看着她安静的睡颜,才将她的行李运送到他的房间。


推开暗门,将乔夏抱到干净的床上,拢了拢她湿润的发丝,爱怜的吻了吻她的眉心,夏夏,我真的很期待你能早点醒过来呢。


帮她拢好被子,谢宴之一脸惬意的走到浴室。






我们来泡温泉吧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5481



我们来泡温泉吧
乔夏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昏暗的室内飘散着熟悉的馨香,揉了揉昏沉沉的脑袋,俏脸一红,她昨晚居然梦到了和阿宴在做那种事,而且还那么激烈。

“嘶···”,为什么身体会这么的酸痛,就好像每次和阿宴欢爱过后的模样,乔夏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子,还是穿着原来的睡衣,肤色依旧白皙的没有一丝痕迹,唯一有变化的就是下身的小,||nei||ku,中间都湿润了,散发着,||yin||mi的气味。

乔夏脸不自觉的又红了,她居然梦到了他,她就这样的欲求不满吗?身体疲乏的酸痛感她也只是当做昨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