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28

时候,脸颊总是不自觉的泛红,然后越来越困,即便是睡足了的状态也是如此。一想到谢宴之开了半天的车,就有些过意不去。

身子凑上前,快速的在他白皙的侧脸亲了一口,“阿宴,你辛苦了。”

谢宴之眸子里盛满了温暖的笑意,修长的指尖接过旁边的围巾,动作轻柔的将她仔细的围上,“等会把衣服拢紧,我就抱你了。”说完,便打开车门,提起两人的行李。

乔夏后知后觉的红着脸,啐了一句,谁要你抱?可脸上浮现的笑意却越来越深。



回到家的两个人好好的休息了片刻,又腻歪在一起。由于今年林家的事情,乔夏也不用去林家过年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一个人,不对,还有阿宴一起过年,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乔夏想着,在度假村和沐辰叙旧,谢宴之生气的事情就翻篇了,没想到过完年开学后,他再一次生气了,这一次两个人还闹得有些僵。以至于乔夏一接到导师的邀请,都没有考虑一下,也没告诉谢宴之就登上了飞机。这把谢宴之气的更加够呛。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正是巧,沐辰刚从国外回来,就在A市崭露头角。因此学校就想着可以让沐辰回母校来开个演讲会,好激发同学的学习热情。

也不怪现在好多学校喜欢请名人来校演讲,一方面是为了提升学校知名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他们这些莘莘学子们考虑。现在的大学生不想20世纪的时候,学艺不精,而且还不用心上课,A大百年的历史也不能这么毁了。


由于乔夏原本在校和沐辰关系就不错,而且听说在度假村两人还偶遇了,院长立即就拜托了乔夏去和沐辰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将沐辰约到学校来。

其实,这事完全应该由学校出面,但是沐辰刚回国,直接去说也不是很好。索性就让乔夏去探探口风。


“沐辰师兄,你最近有空吗?”接通电话后,乔夏就询问道。

“有啊,夏夏,要请我吃饭吗?”沐辰的嗓音莫名的柔和,乔夏撇了撇嘴,虽然上次见面他性子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想到以前读书的时候,老是捉弄她,乔夏心里还是忍不住把他当做那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的模样。

“如果要请吃饭,那师兄介不介意赏个脸呢?”乔夏放软了语气,毕竟有求于人嘛。

电话那头的沐辰心情颇好的勾起唇角,应下了她的邀约,约定好今晚正好一起吃个饭,乔夏就挂断了电话。

给谢宴之回了一个短信,就收拾了一下准备赴约。


谢宴之脸色阴沉的看着短信内容,刚刚听到的乔夏要和那个沐辰师兄出去吃饭,而且还是夏夏主动约他的,当他是死的吗?谢宴之很想质问她一句,可是这样的话他窃听她的事情就暴露了。


等乔夏和沐辰谈好事情,一脸愉悦的回到公寓后,就看到谢宴之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

不似以往温柔的唤着他,这样沉默的坐着,仿佛当她不存在一样,乔夏心里一紧,难道他又闹什么别扭。


“阿宴···”迟疑的开口。

“夏夏,你今晚去了哪里?”只是去吃个饭,要到九点多才回到家吗?语气里充满了可以压制的愤怒。

“我和朋友出去吃了个饭。”若不是沐辰拉着她非要她说说她的近况,她也不会这么晚回来。步伐轻快的走到谢宴之身边,眨巴着眼睛,“阿宴···”,娇娇软软的嗓音并没有让他愠怒的心情好起来。

他低声喝道,“够了,你和你的好师兄出去吃饭非要这么晚吗?还是说,你们有那么多情要叙?”刻意在情字上加了个重音。

乔夏脸一白,不敢置信谢宴之居然这么说她,“谢宴之,你过分了,我和他吃饭只是学校想要请他回校开个演讲会。”

谢宴之冷哼一声,目光讽刺,“夏夏,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么拙劣的理由吗?”

他无端的挑刺让乔夏心里的火蹭蹭的冒上来了,冷冷的开口,“你爱信不信。”说完,就径自回房了。


乔夏红着眼睛坐在床上,嘴里不停地骂着大笨蛋,大坏蛋,久久没有动静传来,乔夏心里一紧,直到快入睡时,谢宴之也没有进房间。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两天,两人一直相敬如宾的状态,乔夏看着他冷峻的面孔,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




故意偶遇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5817

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故意偶遇
登机找到座位后,乔夏就想拿出眼罩打算睡一觉,毕竟长达10多个小时的飞行,幸好导师给自己报销了头等舱的机票。一想到这里,乔夏心里止不住的窃喜。

“夏夏····”熟悉的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乔夏一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摇摇头不去想,继续在包里翻找着眼罩,奇怪,怎么找不到了?乔夏蹙着眉心,轻咬着下嘴唇,有些无奈。难道自己没有带过来?小脸顿时一跨,这可怎么办呢?有光她是很难睡着的。

谢宴之目不转睛的看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乔夏,秀丽的小脸一会疑惑一会懊恼的,瞬间让他觉得心里像注了温水一般,暖暖的。怎么只是看看她,就那么高兴呢?倏然间又想起她的不辞而别,心里也有些恼怒。

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握住乔夏正在找东西的小手。乔夏惊讶的抬头一看,不可置信的看到谢宴之就坐自己旁边。想到两个人这几天还在闹别扭,乔夏抿了抿嘴,想把手抽出来,奈何他握得紧紧的,恼怒的低声开口道,“谢宴之,放手。”

谢宴之目光柔柔的望着她,略带委屈的语调配上他那张一脸的无辜模样,乔夏瞬间心软了不少,“夏夏,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乔夏心里紧了紧,他每次这般模样的时候,总是她最招架不住的,故意哼了一声,“谁让你惹我生气的。”

谢宴之听到她故意这么说,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目光灼灼,“夏夏,不生气了好不好,你回去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嗯?”他倾身覆在她的耳边呢喃道,蹭了蹭她线条优美的脖颈。

乔夏不禁眼眶发红,现在来认错,早两天干嘛去了。不知道女孩子要第一时间哄的吗?

不过这可就冤枉谢宴之,他也很想哄着她,奈何当时他正在气头上,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不相干的男人这么说自己,怎么可能不生气。要不是乔夏一声不吭的跑去国外,他才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惹老婆生气算什么?他真是蠢,老婆就应该捧在手心里哄着的,就算是她的错也要顺着她。

谢宴之满足的将握住她的那只手渐渐松开,然后交错,十指相扣。熟悉的她的体香萦绕在鼻尖,还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就能撩拨的他让他疯狂。

乔夏别扭的挣扎了一番,“放开。”

谢宴之拨了拨她的长发,低下头含住她的唇瓣,轻柔的吮吻着。乔夏羞的脸通红,这可是在飞机上啊,虽然这个位子在前面,后面的人难以发现,但是还有空姐在啊。

“夏夏,你又不认真了。”谢宴之惩罚似的咬了一口他的鼻尖,“阿宴,你先放开,我们在飞机上呢。”乔夏害羞的把脸埋在他的胸口,这个男人走到哪里都不注意场合的吗?

“那夏夏你原谅我好不好,就算你和别的男人单独出去吃饭到很晚才回家,我也不生气了好不好?”乔夏脸突然一黑,这是拐着弯说她三心二意呢,忍不住掐了一下他腰间的软肉,咬牙切齿的开口,“我都说了,那只是学校让我去和他商量演讲会的事情。”

谢宴之连忙安抚怀里快要炸毛的小女人,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背,“乖,不生气,是我的错,”随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夏夏,若是不在乎,怎么可能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忍不住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