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32

下,谢宴之没有得逞。

难得的三天假期,她可不要窝在家里,陪他在床上腻歪。原本想着来场短途旅行的,已经浪费了一天了,自然是不能去远一点的地方了。乔夏和谢宴之商量了一下,就去了邻市去玩两天,正好可以去看看海,虽然沙滩不是很有名,但是住住海景房也是不错的。

“啊···好美····”,乔夏迷醉的呼吸着清甜的空气,葱茏的树木,前方是一片广阔的海洋。乔夏舒服的窝在阳台上,这家酒店的位置极好,就坐落在离海洋的1公里处,每一间客房都是独立的,只有十几间。也不知道是不是乔夏运气好,她在这里居然发现了一条秘密通道,可以前往那一处私人沙滩,居然没有一个人,私密性也极好。


吃完晚饭,乔夏就拉着谢宴之到沙滩看夕阳,火红的晚霞,一层层的波浪扑过来,海浪声,充满海洋的气息,乔夏舒服的眯着眼睛。


谢宴之目光灼灼地望着穿着薄薄的长裙的乔夏,眼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他凑过头,在乔夏耳边低声说道,“夏夏,我们要不要试试野合?”

乔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娇嗔道,“不要,这里不行。”

谢宴之不为所动,扣住她的腰身,已经开始在解她的衣服了,长裙是后背拉链式的,他轻而易举 多久脱掉了,为了配合雪纺的长裙,乔夏特意穿了系带的,||nei||ku和胸衣,谢宴之暗沉的目光越发的幽深,轻轻拉扯的带子,转眼间,乔夏被他脱的精光。


“乖···这里没有人会看到的···给我···嗯?”尾音上扬,他的眼神含着丝丝的魅惑。

乔夏忍不住的往他怀里缩,虽然已经是傍晚了,但是天空还是很亮堂的,这货不要脸,她还要脸呢?以为是她的投怀送抱的谢宴之眼睛一亮,急切的将她压在身下,用力一挺,没入她紧窄的甬道,乔夏皱着眉推搡着他,该死的,这么突然的进来,真的好疼。


一时间兴奋的谢宴之,钳制住她作乱的双手往头顶上压,张口含住她娇嫩的唇瓣便急不可耐的动了起来。

乔夏一点都不好受,身下是潮湿的沙滩,细细的沙粒贴在她的后背,身上压着她的是他沉重而欣长的身躯。

“呜呜····双腿大张着,乔夏忍不住的乱蹬着,却让他挺进的动作更加的猛烈,,||rou||bang狠狠的插入,抽出,每一下都将滑腻的媚肉刮得战栗不已。


谢宴之一松开她的唇瓣,细细的,||shen||yin声就溢出口,“阿宴··你慢一点···回房啊····”,钳制的双手被高举过头顶,葱白的手指抓着潮湿的沙土。等谢宴之一放松下李,她就挣脱了他的桎梏,抓起手里的沙土,甩在他的身上。

乔夏腿软的想要往前跑,谢宴之眼明手快的捉住她的腰身,眼神凶狠,“夏夏,你怎么这么不乖呢?”说完,抬起她的一只腿,再一次贯穿她,力道大的像是要捅破她的小肚子一般。


被他粗暴的闯入,乔夏难耐的蜷缩起脚趾,湿润的花穴包容着他的深入,可是身上沾满了黏腻的沙土,乔夏心里充满了恐惧,要是那些沙土进入到她那里,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越想越恶心,乔夏就挣扎的越剧烈,花穴一阵阵缩紧,直夹的谢宴之闷哼一声,“夏夏,你是别想让我今天放过你了。”他惩罚性的咬住他的耳垂,另一只手抬起她站在地上的腿,下身快速的耸动起来。


“啊···阿宴···停下····嗯···”,乔夏被他突然的深顶,||ci||ji的尖叫出声,但又很快的捂住嘴,这个,||hun||dan,他们可是在外面。

花穴紧张的一缩一缩的,他的每一次进入都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战栗,层层褶皱的媚肉将他绞的紧更紧,湿湿嗒嗒的黏液溢出,||xue||kou,将那两人的,||xia||ti沾湿的泥泞一片。,||fen||nen的花瓣被巨大的,||rou||bang撑开,甬道被撑平,小腹处依稀可见,||rou||bang凸起的形状,噗嗤噗嗤的水声与海浪的声音交织起来。

谢宴之急促的喘息声萦绕在她的耳畔,“你说,是你的水声好听,还是海浪声好听?”他轻咬着她的耳垂。

乔夏羞恼的把脸埋在他的脖颈处,海浪声,海鸥的鸣叫声,他在她耳边炽热的喘息和,||shen||yin声,将她的大脑搅得越发的昏沉。

“阿宴···呜呜····不要这样···啊···”,她小声的哀求着,不知道实在请求他别说了,还是求他不要再继续不停地贯穿她。


谢宴之双手托住她的小,||pi||gu,乔夏慌忙的揽住他的脖颈,,||rou||bang深深挺进宫口,酥麻的,||kuai||gan伴随着丝丝的痛意袭遍全身。眉头微蹙,表情又是难耐又是欢愉,洁白的贝齿死死的咬住下唇瓣。

“啊···娘子··我的夏夏···越来越紧了···哦···”,谢宴之红着眼睛快速的插抽着,花穴里似乎有无数张小嘴在咬着他,吸吮他,让他不停歇的一次次的深入,汲取她的每一寸美好。


腰部的挺动越来越快,他的喘息声也越发的强烈,他轻声啊了一声,下身用力的一撞,把乔夏还有些清醒的神志撞得魂飞魄散,再一次的用力的挺动了几下,灼热的液体喷洒出来,乔夏只觉得眼前一阵白光闪过,意识越来越模糊不清,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的滚烫。

“好烫····”无意识的呢喃出声,绯红的小脸目光满是迷离的神态。

谢宴之轻而易举的抱着她不到百斤的身子,“夏夏,刚刚只是开胃菜哦。”天色逐渐变得昏暗,太阳逐渐消失在海面上,谢宴之以小儿把尿的姿势再次的贯穿她的身体,“夏夏,你看,天快黑了呢。”他的嗓音充满了引诱。

乔夏呆萌的抬起头,望着前方广阔的海洋,不自觉的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感觉到乔夏的不专心,谢宴之故意用力的在她身体里抽动起来,残留的,||jing||ye溢出,||xue||kou,瞬间隐没在沙土里。咸腥的海风夹杂着情欲的,||yin||mi的气息,乔夏,||fen||nen的肌肤更加的泛红。


“啊···阿宴···不要了····”,这个姿势,好羞耻。小手向后推拒着他,他滚烫的身躯像是要烫坏她一般。

“乖··你要的···太阳落山了···我们换个姿势···”,谢宴之狠狠的抽动了几下,退出她的身体,将她翻转过身子,从背后挺进去。

前方没有支撑的物体,乔夏双手不停的乱挥着,谢宴之好看的眉眼皱了皱,一边用力挺动着,一边让乔夏往前走去。

“乖···去前面那块礁石那里···”,,||rou||bang在花心研磨,乔夏的双腿酸软不堪,每走一下,,||gui||tou就在那一块软肉死命的摩擦着。


涨潮的海水覆盖住两个人的脚面,乔夏慌张的望着满脸情欲的谢宴之,嗓音沙哑,“阿宴··海水涨潮···啊····回房···啊···”,谢宴之恼怒的看着越发不专心的乔夏,,||rou||bang进出的更加用力,每一下都捅的更加深,直把她顶的娇喘连连。


美眸里满是情动的泪水,“不要了···啊···不···啊···”,冰凉的海水没入小腿跟,冰与火的交融将她紧张的含的他更加,直到海水淹没到两人的腰部时,他才颤抖着在她身上泄出来。


乔夏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谢宴之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运气轻功,就会到了房间。

乔夏不正常的潮红着脸呢喃道,“阿宴··好难受···”

谢宴之眸里充满了自责,他竟然只顾了自己一时的欢愉而让她受凉,细细的将她清洗干净,夏夏,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歉疚的在她眉心烙下一吻,将她裹在被子里。


原本的假期,被谢宴之这么一闹,乔夏病倒了,在房间一直养着病,只能通过房间的落地窗看看海了。

乔夏为此颇有怨念,而且连她最喜欢的那件裙子都被海水冲走了,心里一直在感叹,难道男人一禽兽起来,都举止这么疯狂吗?






温情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