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35

开我?”双手撑在乔夏背靠着的墙面上,“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对我。所以,就算我做了伤害你的事情也是你逼我的。”

他的眼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恨不得要将她撕碎一般,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眼里的恐惧和伤感,谢宴之只觉得自己这么久以来,就像个笑话一样。

夏夏,这是你逼我的。






别再推开我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7149

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别再推开我
“撕拉”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响起,乔夏惊恐看着眼里含着森然笑意的男人,他从刚刚进门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让她感到深深的恐惧,她的阿宴不是这样的,他不会这么残忍的对待她的。

现实总是与想法相悖,谢宴之冷眼看着一脸惊慌失措的乔夏,“既然你难么想离开我,那么我就做到你怀孕为止吧。”乔夏脸色一白,神色隐隐有些悲痛,可沉浸在怒火里的谢宴之却没有发现。


他慢斯条理的扯着领带,“要去房间吗?”

乔夏苍白着脸,没有回答他,“那就在这里好了。”谢宴之慢慢的脱去剩余的衣物,不顾乔夏瑟瑟发抖的模样,一把将她扑在地毯上,凶狠的吻住她娇嫩的唇瓣。


火热的手掌不断地下移,用力的揉捏着胸前的一点红梅,粗粝的指腹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爱美的痕迹。火热的肿胀在,||xue||kou不停地戳弄,硕大的,||gui||tou缓缓的推入花穴后又快速的抽出。

乔夏忍不住的挣扎,心里渐凉,花,||xue||kou可怕的肿胀不断的侵蚀着她的每一根末梢神经,若是他强行进入,她一定会痛死过去的。


花穴里渐渐分泌出湿滑的液体,,||gui||tou被透明的液体沾湿的亮晶晶的,谢宴之松开她的唇瓣,下身用力一挺,乔夏被他突然的进入皱紧了眉头,葱白的手指插入他的发间,“啊···不要···”花穴里饱胀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弓起身子,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谢宴之此时也不好受,紧窄的甬道不断的推拒着他的进入,他知道她还没有准备好,还不够湿润,他就强行进入了。可他等不及了,只有在她身体里面,他才能真实的感觉到她还是属于他的。

“乖···放松···不然会疼···”谢宴之湿濡的唇瓣轻柔的在她身上流连,一只手抚摸着花核,,||ci||ji的花穴里的,||ai||ye分泌的更多。乔夏难耐的扭了扭身子,却发现他的硕大又往里推进了几分。

“啊···不要再进去了···”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原本怒火中烧的男人顿时气消了大半,“夏夏···娘子···老婆···乖···给我···”低沉魅惑的嗓音伴着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处,一察觉到乔夏的放松,就大力的开始插干起来。


,||rou||bang狠狠的没入花穴深处,滑腻的花穴紧紧的包裹住他,层层褶皱的媚肉再一次又一次破开花径的时候不断的挤压着他,,||kuai||gan一阵阵的袭来,从尾椎骨一直蔓延到全身。谢宴之爽的头皮发麻,下身凶狠的撞击着,喘着粗气问道,“为什么要离开?”

乔夏被他撞得不断地娇吟出声,,||bai||nen的手指无力的揽住他的脖颈,看着他漆黑如墨幽深的可怕的眸子,摇了摇头。

谢宴之眼里的火光越来越深,眼底满是戾气,不说是吧,下身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感觉到她的花穴收缩的也越来越快,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捣弄着身下的女人,恶狠狠的开口,“说不说?嗯?”

乔夏被他突然猛烈的撞击,||ci||ji的头皮发麻,脚趾蜷缩着,“啊···不要···太快了···轻一点···啊···”,无力的,||shen||yin,却听到谢宴之一声又一声的质问,“啊···我说···啊啊··”谢宴之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慢一点看到乔夏绯红的小脸布满情欲的色彩。

“我厌倦你了。”乔夏缓缓的开口说道,眼里满是浓浓的不舍,她垂下眼眸,不敢看他的眼睛。

谢宴之的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什么叫你厌倦我了?下身又一次猛烈的撞击着她,“夏夏,为什么一定要惹我生气呢?”轻飘飘的语气却包含了浓浓的危险。

乔夏忍不住地往后挪,换来的却是他越发疯狂的操干。“不要了···你轻点···”无力的乞求着他,谢宴之却将乔夏的大腿翻开到最大,折成V字型,又快速的插干起来。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的,||rou||bang是怎么一次次被小小的,||xue||kou吞没的,那些透明的液体是怎么把两人的,||xia||ti沾湿的湿淋淋的,终于在他持续,||chou||cha下,一股股滚烫的浓精被灌入,||zi||gong。

乔夏被他烫的几近晕厥,以为能得到片刻休息的她却发现下一刻就被他再一次的扑到,体内灼热而变得越发硬挺,||rou||bang再次横冲直撞起来。


乔夏止不住的呜咽出声,抗拒着他一次次的侵袭,双手握成拳捶打着他,谢宴之眼里闪过森然的光芒,拿起丢落在一旁的领带,将她不断挣扎的双手捆绑起来。

樱唇被他含住,粗粝的指腹不停地捏掐着胸前的蓓蕾,丝丝尖锐的刺痛和,||kuai||gan传遍全身,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舒张开来,承受着他无穷无尽的索取。


他暧昧的喘息声环绕在她的耳边,“啊···不要了···停下···你,||hun||dan···”,乔夏越是挣扎他越是进入的更深,她感觉到她的小腹似乎都要被他顶穿了一样。


谢宴之好看的眉眼深深的陷入了情欲中,清冷的气质也变得越发妖媚起来,“我,||hun||dan···呵呵···”低沉的笑声让乔夏心头一震,很快她不详的预感得到了证实“既然都是,||hun||dan了····我不介意再过分一点···”随着他说出最后一句话,谢宴之将乔夏翻转过身体,再一次的从背后进入她。双手穿过她的小腹,快速的捣弄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乔夏的晕过一次,又被他猛烈的撞击,||ci||ji的醒过来,小腹处涨涨的,可以看出微微的隆起来。男人趴在她的身上,不断地起伏,花穴处酸麻的触感让她难受不已,又疼又爽的感觉似乎要折磨的她快要疯掉了一般。


她听到她沙哑的嗓音,“阿宴···不要再继续了··好不好···”





序言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7152




序言
漆黑的公寓,月光透过客厅的落地窗洒进来。


断断续续的吟哦声从茶几下方的地毯传过来,“阿宴···啊···我错了···啊··”,墨色的发丝被汗水浸湿,凌乱的散落开来,修长笔直的双腿紧紧缠绕在男人腰间,莹白的脚趾难耐的蜷缩起来,苍白的小脸嘴唇瓮动,目光涣散,双手被深蓝色的男士领带捆绑起来架到头顶上,葱白的手指无力的想向下拉扯着地毯。


男人精壮有力的身躯覆盖在姣好的女体上,臀部快速的耸动着,狰狞的,||rou||bang一次次尽根没入窄嫩的花穴,在月光下能看到沾染着亮晶晶的,||ai||ye。“夏夏·····这是第三次你要推开我·····你说,我该怎么放过你?嗯?”他清冷的嗓音里包含着止不住的怒气,深邃的眼眸在黑夜里散发出冰冷的光。


身下的动作越发的用力,,||rou||bang狠狠的冲进花心,一股股花液溢出,||xue||kou,“阿宴···啊啊···我不走了···停下好不好···”她抬头看着他线条流畅的下巴,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目光似乎充满了眷恋的隐忍和压抑的浓浓愤怒,“停下?夏夏真是不乖。”

她错了,她不应该做的这么决绝的,从下午到现在,他一直被他压在地上狠狠的操弄,她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