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36

他逐渐放满了动作,开始轻柔的,||chou||cha,狭长的眼眸深邃而充满了隐隐的期盼,“听话···别再推开我了好不好?”

一如既往诱哄的语气,九浅一深的幅度让她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酸麻的手臂长时间的被捆绑,麻木的像针扎一样传来尖锐的刺痛感,晶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

男人心里一紧,被他狠狠要了一个下午都没哭,低头轻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痕,他知道,他从来都是舍不得伤害她的,醇厚低哑的嗓音暧昧的可怕,“夏夏,不哭。”


女人抽噎的说道,,||bai||nen的脸蛋挂满了泪痕,墨色的瞳孔紧紧看着那张清朗俊逸的面孔,“阿宴,你放开我好不好···手麻···好痛···”,他用力的挺身撞击,身体不自觉的弓起来,小腹贴上他倒三角的腹肌,酥麻的战栗传遍全身。


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挣扎,若不是她拼了命的想逃离他的桎梏,他也不会心狠的绑住她。轻轻的扯开她手腕上的领带,意料之中的看到她被磨得通红的手腕,心里止不住的心疼。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无力的手臂揽住他的脖颈。


“啊···阿宴···真的不要了···好深···”,||rou||bang进入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深度,硕大的,||gui||tou狠狠闯进,||zi||gong,他开始不断的,||chou||cha,他能感觉到她紧绷的身体,湿滑的甬道绞的他寸步难行。额头上满是隐忍的汗水,“乖···放松···让我继续···”。


“不要··啊啊···我真的受不了了···阿宴···呜呜···”墨色的瞳孔瞬间放大,他突然深深的冲刺让她挣扎着想要逃离身下那根不断撞击花心的巨物,双手按在肩膀上,抬起腰身想要抽离,却被他紧紧握住腰身,重重往下一压,“啊啊···停下···求求你···啊”,涣散的眼神让苍白的小脸更让人觉得怜爱,小巧美好的红唇无力的尖叫出声。


在他一次又一次凶狠的撞击下,,||xue||kou被狰狞的男根狠狠的撑开,,||bei||cao的红肿的,||xiao||xue周围满是星星点点的白色的黏液,大腿内侧遍布着干涸的白色,||jing||ye,男人微眯着双眼享受着她的乖巧,甜腻的叫唤让他止不住的沉沦在欲望中,“夏夏,乖····我是爱你的···”,他那样温柔缱绻的目光,一脸的深情的神色,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luo||lu的皮肤上,粗糙的舌苔含住她娇嫩的红唇,忘我的吮吸。


被他顶弄的上下起伏的女人无力的承受着他几近疯狂的插干,眼角不断的有泪珠滑落,阿宴,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离开你·······



推开他的原因 < [古穿今]公子有病(简) ( 迷津 ) |
: http://books/618446/articles/7147157

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推开他的原因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细缝洒进来,乔夏紧了紧眉头后睁开了眼睛。空气里充满了浓浓的情欲的气息,全身像是被碾压过得酸软疼痛的感觉不断地,||ci||ji着她,她不敢乱动,除了身体的不适,她还被谢宴之紧紧的圈进在怀里,他的右手穿过她的脖颈下方,与她的右手十指相扣,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胸前,与她的左手十指相扣。

而且,就连他肿胀的欲望也深深的埋在她的体内,她甚至能感受到,||rou||bang上面的青筋在不断地跳动。,||xiao||xue紧紧的包裹住他的硕大,被撑开了近一夜的状态已经是又酸又麻,小腹处也是酸软不堪,依旧隆起的模样让乔夏知道,那里面都是他射进去的,||jing||ye。


在心底叹了口气,难道她真的逃不开这个男人了吗?


“夏夏···醒了···”谢宴之慵懒而魅惑的声线在安静的清晨显得甚是美好。乔夏不敢乱动,闷闷的应了一声,“嗯。”昨晚他的疯狂她是见识到了,虽然他没有怎么伤到她,但她心里还是有些阴影的。她的阿宴从来没有过那样的神态,难道是真的因为自己一次次的推开他吗?

越想越气愤,乔夏用力的握住了他的手指,虽然他疼她也疼,“阿宴,你,||hun||dan!”谢宴之亲昵的吻了吻她的发丝,“好好好,昨晚是我,||hun||dan···所以不要再推开我了好不好?”

乔夏心里一颤,“我什么时候推开过你三次了?”虽然她确实想过要离开他,但也只有这一次啊。

谢宴之哼了哼,微眯着狭长的眼眸,开始数落她的行径,“第一次,就是在这张床上,你夺了我的清白,说不想负责;”谢宴之又把乔夏往怀里带了带,,||rou||bang更加的深入窄嫩的花穴,昨天累到她了,若不是看她那里破皮流血了,他也不会那么好心的放过她。虽然现在不能做,但是埋在她那里还是很舒服的,一脸餍足的眯着眼睛,继续说道,“第二次,瞒着我偷偷跑去国外。若不是那次我提前得到消息,故意和你搭一班飞机,还不知道你要跑到哪里去。”

谢宴之很不爽的咬住了她,||bai||nen的耳垂,轻轻的舔舐着,怀里的乔夏身体一僵,花穴止不住的缩紧,难耐的,||shen||yin出声,“夏夏,再夹紧点···哦··娘子···”,听着他暧昧的,||jiao||chuang声,乔夏只觉得花穴越来越热,湿滑的液体不断地分泌出来。


“阿宴,根本就没有三次!”乔夏很想就着他的手臂咬一口,眼里满是无奈,“我们第一次见面就上了床,是个人都不会想要负责的;而且那一次,我只是和导师一起去参加学术研讨会的,当时我们正在闹别扭,就没告诉你,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如果我真的要离开,我肯定也要先把工作辞了再走啊。”

谢宴之眼神闪了闪,“那你昨天不是要离开?”语气里充满了欣喜,幸好,她不是要离开。

“我只是想去散散心,一周后就回来了,”乔夏闷闷的开口道,“正好那个时候你也离开了。”

谢宴之心里一紧,嗓音委屈,“娘子,你为什么不要我了?我哪里做错了?”熟悉的属于谢宴之的感觉再一次的回来了,乔夏紧咬着唇瓣。

良久等不到乔夏回应的谢宴之眼神充满了落寞,为什么他追妻之路就这么坎坷呢?不过,既然是他认定的,那么,她这辈子都别想离开他了,他知道她心里也是有他的,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顾虑才想要推开他。

“阿宴···我··”乔夏欲言又止的模样让谢宴之心里抽搐似的疼痛,“夏夏,不想说就别说。”

“不,阿宴,我不说就没有机会了。我知道你们那里都很注重子嗣的,可是我不能给你,我不能为你生儿育女,你还要我吗?”乔夏无助的留下眼泪,她不想的,原来她身边的所谓的姐姐却是害她变成这样的凶手,她还能怎么办?

谢宴之此时此刻真的是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该瞒着她了,叹了一口气,“夏夏,你真的是····”语气颇为咬牙切齿,“我知道你的身体,在我们第三次欢爱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乖,先让我说完,”轻柔的安抚着她,“我不想让你伤心,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谢宴之温柔的嗓音像是安抚剂一样让乔夏渐渐的平息了心中的不安,“可是···”

“夏夏,没有可是。你若是为了这么可笑的理由要推开我,我真的是不会放你走的。”谢宴之打断了她,淡色的眸子盈满了笑意,“娘子,我很开心,你是因为这个理由,你要是因为别的男人想离开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语气凶狠起来。

“再说了,娘子,你觉得为夫一直以来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他轻佻的语气让乔夏有些伤感的心变得哭笑不得,“你忘了吗?谢叔他们的医术,我一直在默默的为你调理身子,而且,”暧昧的呼吸声让她冰凉的肌肤变得有些灼热,“做的多了也是有很能增加受孕的。所以,为夫一直在努力啊。”

乔夏松开他十指相扣的手,转过身,,||rou||bang也脱离了她的体内,忍住身体的疲乏抱住谢宴之,“阿宴,我真是,||hun||dan,我应该要和你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