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38

样美好纯净的睡颜,看在他眼里,竟生生涌起一股欲望。好想把她圈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人才能看到,只有他一人才可以体验她的美好,这样她局再也不能离开自己了吧。

心中的阴郁扩散的越来越大,谢宴之很想把这样的想法付诸实践,默默的把她囚禁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可以吗?夏夏会反抗的吧。心里一直挣扎着,冲动与理性在交织着,眼里的狂热逐渐沉沦,良久,微微叹了一口气,“夏夏,不要再离开我。不然,我真的会把你囚禁起来,再也离不开我。”轻轻喟叹一声,便抱着她沉沉睡去。



终于得到足够的消息的乔夏舒服的伸展着腰身,微眯着眼睛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买高层就是好,先不说视野极好,就从私密性上来看,就很是受人喜爱。背后突然贴上谢宴之温暖的胸膛,他轻轻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亲昵的蹭了蹭她柔软的发丝,好香,微眯着眼轻嗅着她身上的馨香,温暖的手掌落在小腹,双手交叠,以一种极其亲密的姿势将她圈在怀里。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他的嗓音很是慵懒,面色柔和。

“看夜景啊。”乔夏很自然的回答着他,被他圈在怀里的感觉很是安心。“啊,对了,阿宴,你这几天都不去上班的吗?”

谢宴之眸里倏然变得有些暗沉,有一些不悦,闷闷的开口,“你就这么希望支开我,让我去上班?”

乔夏默了一瞬间,“为什么不去?你这样会形成惰性的,我虽然有很长的假期,但是我也打算和导师去参加一些暑假交流会。”

谢宴之眉目满是纠结,他很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心底阴暗的想法再一次的冒出来,干脆囚禁她吧,这样她就不会整天想着乱跑了。

“夏夏,再陪我几天好不好?”清冽的嗓音包裹着不容拒绝的坚定,明明是问句,却让乔夏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乔夏在心底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心想是自己给他的安全感不够,所以他才会这样,“阿宴,我真的不会离开你的,你相信我。”她有些无奈。

谢宴之神色一怔,良久才缓缓开口,“夏夏,你明知道的,我····”

乔夏转过身来,食指附上他的嘴唇,“阿宴,你相信我。”她目光灼灼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眼里充满了真诚。

谢宴之安下心来,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将她搂在怀里,“我相信你。”他的声音很轻,可乔夏莫名的听清了他语气里的坚定。



经过上一次两人的坦诚,谢宴之终于安心的跑去上班了,乔夏也联系了导师,这么长的时间她可不能浪费掉,她也要好好的充实自己。


正好近期有一个交流会,乔夏和导师约定好一起去L国参加。对此,乔夏很是严厉的拒绝了谢宴之同行的要求,整天都腻歪在一起真的会让人产生疲劳的,为了争取谢宴之的同意,乔夏惨痛的答应了他诸多的条件,才让他发誓不偷偷跟过去。

她可记得,那次院里组织一起去度假村,这货就偷偷跟过去了,要是这次他再偷偷跟过去,导师发现了,她也不好交待啊,要知道她的导师可是出了名的对工作一丝不苟的。她可不敢顶风作案。


谢宴之凉凉的瞥了正在收拾行李的乔夏一眼,“不许和别的男人说话,一结束完就立马回来。你要是想在那里玩,我下次陪你过去。”他一直不停地在她耳边叨叨叨,乔夏都听得不耐烦了,差点想把手里的行李往他脸上摔。可是她生生的忍住了,因为她知道,这货要是发起疯来,她说不定都走不了了。


语气有些敷衍,“好啦,我知道,你都说过好多遍了。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的,好不好?”乔夏一脸的无奈。

谢宴之黑着脸,面色隐忍,这个该死的女人,还没走就这么嫌弃他,还不耐烦了,要不是她急着赶飞机,他真想现在就办了她。语调瞬间冷了下来,“老婆,你若是在这般模样,我想你可以不用去赶飞机了。”自从领证后,他就一直这么称呼她,还好没有再唤娘子,不然她真的会觉得很尴尬。因为,这货总是喜欢在床上的时候这么喊她,还逼着她喊相公,叫哥哥,简直羞耻。


乔夏不自觉打了个寒颤,自从这货不再伪装的那么纯良后,只要她一个惹他不开心,就会变本加厉的威胁他。乔夏在心里默默的流泪,她真的好怀念那个一脸单纯无辜的阿宴,哪怕他继续伪装下去也好啊。

听不到她心声的谢宴之继续冷冷的望着她,轻哼了一声,表达着对她的不满,就只是个学术交流会,还要半个月的时间。这就算了,她还不让自己跟过去,偏偏要说距离产生美,他看她只是对自己这张脸看腻了吧,想去国外调剂一下口味。

内心的想法越飘越远,脸色也更加的不善,乔夏心里有些忐忑,他不会真的不放人吧,不然她真的没法和导师交代了。

“走吧,”提起她收拾好的行李往门口走去,乔夏有些诧异,他居然没有阻止她,“还有,和你导师也要保持距离。”那也是个男的。

乔夏一脸的黑线,先不说导师年级早已年过半百,他和夫人伉俪情深,还有好几个孩子,都是把他们这些小辈当子女看的,就连他的儿子女儿年纪都比她大好不好。一脸的头疼,“阿宴,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很有压力。”

谢宴之紧抿着唇角,心想自己确实有些过了,才别扭着嘟囔了一声,“我这不是担心吗?”

乔夏听完嫣然一笑,“阿宴,你怎么会这么没有安全感呢?我又没有多好看,该担心的人明明是我才对。”

谢宴之执拗的望着她,目光灼灼,一边将行李放到后备箱,一边哑声道,“老婆,在我眼里,你才是最美的。”

乔夏噗嗤一笑,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对着坐在驾驶座的男人继续开口说道,“你看你,典型的高富帅,而且没什么不良嗜好,多少年轻的男人女人觊觎你。我基本都没有人追求的好不好。”

谢宴之微不可查的扯了扯嘴角,女人就算了,怎么还有男人。谢宴之知道这个世界对于龙阳断袖很是开明,还有很多国家为此都颁布了法律,承认同性的婚姻。谢宴之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被同性觊觎,就连在前世,身边也不曾接触过这些。虽然那些世家子弟骄奢淫逸,但也从来没有去亵玩过小倌,顿时觉得有些恶寒。


心中有些警铃大作,既然国外的风气那么开放,那么他不能只担心有别的男人会看上他的夏夏,他居然还要担心女人。唇角紧抿,眉头微微皱着。殊不知又给自己挖了坑跳的乔夏听到了谢宴之的“嘱咐”,“也不许和别的女人亲密。”

乔夏,“······”


终于看不见难缠的谢宴之,乔夏松了一口气,在登记后还忐忑不安的看看前后座,还好,那货没有偷偷跟过来。


目送着乔夏的飞机起飞离开后,谢宴之才离开机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早就把乔夏即将下榻的酒店都摸清了,反正她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和导师见面后,约好明天的时间,乔夏安心的回了房间。无奈的接起突然想起的电话,撇撇嘴,麻蛋,为什么他连时间都能算的那么准。嘴角扯开一个甜甜的笑容,“阿宴····”

电话那头的男人很是受用的勾起唇角,估摸着她差不多空下来就给她打电话了,“嗯,老婆,怎么办,这才一会我就开始想你了。”谢宴之有些神色落寞的坐在空荡荡的公寓的沙发上,窗外的夜景很美,可是心里却有些寂寥。

乔夏推开窗,现在还是下午,想来他那边应该是晚上了,“那阿宴,你要不早点休息,这样你就可以梦到我了。”

谢宴之轻笑出声,他的夏夏真可爱,嗓音开始变得暧昧起来,“老婆,你知道文爱吗?”

乔夏脸颊瞬间爆红,她扯了扯嘴角,这货真的是够可以的了,“谢宴之,你要再这么不正经,你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