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公子有病(H)-分卷阅读40

es/7148205



乔夏睡得迷迷糊糊的,总感觉有丝丝的痒意弥漫在耳畔,熟悉的淡淡的清爽的气息,乔夏微不可查的舒展开皱着的眉头。嘟了嘟嘴唇,翻了个身。欢迎加入Q群:58.699751.0,一起看popo肉文小说哦!

谢宴之眼里弥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罢了,看她睡得这么香,还是先放过她吧。爱怜的吻了吻她的唇角,便起身去浴室洗漱。

他一接到电话,就立马买了最快的机票来寻她,可她这里的时间还是晚上,不忍心扰她清梦,他还是先去洗洗,免得一路风程仆仆的脏乱会被她嫌弃。


乔夏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半眯着眼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推开门,一道灼热的视线望着她。谢宴之心里一喜,温柔的说道,“夏夏?”

乔夏这才睁开迷蒙的双眼,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随即惊喜道,“阿宴!你怎么这么快····”她的声音被他淹没在唇齿之间。小手攀附着他,||luo||lu的胸膛,双唇不自觉的回应他唇舌的拉扯。

良久,谢宴之才餍足的放开她,任由她气喘吁吁的把脸贴在在他的胸膛。


乔夏这才想起来起床的目的,羞恼的推了推谢宴之,“阿宴,我要上厕所。”盈盈的目光如水一般,谢宴之不由得呼吸一紧,这勾人的模样让他的欲望瞬间冲破了牢笼。眼睛里似乎有亮光闪现,若是等会他入到她身体里,将她入到失禁,那种模样勾的他心更加痒痒的。他哑着嗓子低声说道,“不急,先让我入进去可好。”

不等乔夏拒绝,就一把撕开她的睡衣,连,||nei||ku都没脱,就拨开边缘,急不可耐地将火热的肿胀挺进去,缓缓地,一寸寸的填满她的身体。

神色还不是很清醒的乔夏,被他这般一闹,眉目瞬间变得清明,恼怒的瞪了一眼谢宴之,“你先出来,让我先上个厕所。”

谢宴之低头含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双手抬起她修长笔直的,||mei||tui,,||rou||bang似乎进入的更加深了,隐没在两人唇间的,||shen||yin声溢出。

乔夏只觉得更加的,||ci||ji,花穴被胀满的感觉,尤其是即将要泄出来的尿意,让她恨不得缩紧下身,不让他乱动。谢宴之被她夹的闷哼一声,表情有些难耐又有些痛苦,下身用力的一挺,撞得花心乱颤,接着又重重的捣弄了几下,硕大的,||gui||tou狠狠的研磨着宫口。

“啊···不···阿宴···”,乔夏感觉快要疯了,这种恐怖的感觉让她的双腿止不住的抽搐,比平时更加敏感的花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rou||bang上每一根在不断跳动的青筋。


谢宴之含住她的耳垂,从一开始慢慢的舔舐到发了狠的轻咬,丝丝麻麻的刺痛与,||kuai||gan萦绕全身,“夏夏的,||xiao||xue儿真贪吃···为夫还没怎么插呢···就有这么多水儿了···是想要为夫入的更多吗?”他低低的在她耳畔笑出声,缱绻缠绵的语气让她感觉下身更加湿润了,小腹处流出一股股的热流。


绯红的小脸布满了迷离的神色,一双如秋水的美眸无辜的瞪大着,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阿宴··先出去好不好···呜呜···我快要···啊···”

刚刚停下里不动的谢宴之忽然大力的抽动起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道,“你快要什么····快要尿了吗····为夫这就把它操出来好不好···”,,||rou||bang开始从不同的角度顶撞着花心深处的那块软肉,坚硬的,||gui||tou重重的撞过去,棱角不断地 搔刮着内壁,将鲜嫩多汁的,||ai||ye刮出来,黏腻的,||xia||ti散发着,||yin||mi的香气。

“啊··阿宴··不··啊···”,一时间被,||kuai||gan双重折磨的乔夏难耐的往后扬起头,莹白的脚趾忍不住的蜷缩着,“啊··不行了··啊···啊···”,花穴剧烈的缩紧,一股湿热的液体浇在硕大的,||gui||tou,被突如其来的一烫,谢宴之用力一挺忍不住闷哼一声,紧窄的花穴既将他夹射了,灼热滚烫的液体注入宫口。乔夏只觉得越来越,||ci||ji,下身开始一松,湿热的尿液流出,从他的小腹一直往下滴落,很快地面上就积聚了一滩淡黄色的液体,与纯白色的,||jing||ye交织融合。


乔夏气的从他身上挣扎下来,连忙冲进浴室打算好好清洗一下,实在是太丢人了,越想越羞愤,气的眼泪直冒。

谢宴之听到她细细的啜泣声,才知道这回真的惹恼她了,连忙从背后拥着她,下身肿胀的欲望也一直不停地戳弄着她的腿心,“老婆,对不起,乖,不哭。”

一边吻去她眼角的泪痕,一边用手扶住肿胀的欲望,抵在,||xue||kou,再一次的用力挺进去。舒服的微眯着狭长的眼眸,轻哼出声,“老婆,还是入进去最美。”


原以为谢宴之会好好给她赔罪的,没想到又再一次的闯进了她的身体,花穴再一次被撑开,那肿胀的欲望似乎比刚刚还要粗壮几分,热烫的快要融化她一般。洁白的藕臂撑住墙壁,,||pi||gu高高的翘起,像是再迎合他的插入一般。

谢宴之俯下身握住她胸前的乳肉,指尖摩挲着挺立的蓓蕾,下身又开始耸动起来,温热的水流洒在两人身上,一室的氤氲。


腾出一只手关闭了花洒,谢宴之双手掐着她的腰身,便急不可耐的律动起来,刚刚被她狠狠一夹,还没品尝她的美好,就泄了出来。现在他可要好好感受一下她那里紧致又湿润的触感。媚肉将他紧密的包裹住,让她与他不留一丝缝隙。

“啊···娘子···为夫今日定要狠狠的入个快活···”,兴奋地吐露着荤话的谢宴之发了狠似的,||chou||cha着,“好紧··夹得我好爽···”,大掌往前移,摸到她的小腹,在,||rou||bang每一次捅进去的时候,重重一压,更加紧致的,||kuai||gan让他双眼发红,体内的,||shou||yu被彻底激发出来。

“啊··不要··好深···阿宴··求求你··啊···”,,||bai||nen的小脸满是泪痕,这样,||ci||ji的欢爱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双腿止不住的发软,体内那根不断进进出出的,||rou||bang死死的捣弄着花心,似乎要捅穿一般,“不要了···会坏的···要,||bei||cha烂了···”,越来越多的液体从,||xue||kou溢出,将两人的,||xia||ti沾湿的黏腻不堪,那两颗鼓着的卵蛋也被浸湿的透透地,褶皱的痕迹也越发的清晰,粗硬的触感随着,||rou||bang的每一次深入划过股沟,带来一丝丝的战栗。


“娘子乖···不会坏的···都入过这么多次了···娘子那里早已是天赋异凛了···”,谢宴之用力的撞击了几下,快速的将乔夏翻转过身子,将她抱坐在自己身上,再一次的用力挺进去,一,||da||bo透明的液体混着纯白色的,||jing||ye从,||xue||kou迫不及待的涌出。

“呜呜···真的不要了···阿宴···停···啊···”,她紧紧的抱住谢宴之,腾空的感觉只会让他的每一次深入迫使她夹的更紧,后背贴着冰凉的墙壁,他的双手也不断的在揉捏着她的小,||pi||gu。

谢宴之重重的用力掐住她的小,||pi||gu,下身更加用力的撞击着她,把她一次次顶的往上起伏,“才不要。”恶劣的脱口而出,低下头含住她胸前的蓓蕾,舔舐,轻咬,怎么让她意乱情迷怎么来。

乔夏一次次用力的夹紧花穴,可谢宴之除了发了狠的捣弄她,完全没有要射的迹象,被他换了好几种姿势,已经累得奄奄一息的乔夏只能无力的承受着他疯狂的进攻。“阿宴···唔··啊··嗯···”,如小猫似的,||shen||yin,听得谢宴之心里一颤,这才重重的用力一挺,泄在她的体内。

餍足的将她抱在怀里,累得昏睡过去的小人儿,还在不由自主的,||shen||yin出声,就连身下的小花穴也在一吸一缩的,不舍他的离去。


谢宴之想着不再闹她,就这样以,||xia||ti相连的姿势抱着她走回床边,任是他那样的动作,乔夏依旧没醒,只是皱着眉难耐的喘着气。眼眸黑沉的谢宴之将乔夏趴睡在自己的胸膛上,娘子,今夜可要含着为夫的,||jing||ye入睡哦。


乔夏醒来的时候,全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