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儿媳(h)-分卷阅读2


顾晨光的巨大还是让她感到不舒服,有些疼痛,但因够湿濡,不会让她产生任何推拒。

可能因为药效,有可能因为本能,江雪柠将玉臀抬得更高,切实的感觉男人那火热的巨龙在她体内的充实感。

顾晨光不断的推入,直至把江雪柠的花径整个充满时,她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江雪柠不住的扭动着纤腰,在她体内的,||rou||bang挺也跟着移动,摩擦着敏感的内壁,带来阵阵,||kuai||gan。

红唇轻轻喘息,半张的眼眸有着浓浓的情欲,妩媚动人,细腰随着他轻缓的推移而摆动,像最妖艳的蛇,让男人整个人血脉喷张。

“小妖,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江雪柠的动作还是太慢,顾晨光火热的眼神看着身下那娇媚的身子。

他开始用力的贯穿着儿媳年轻的身子,一浪高过一浪,大掌不住的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雪白的,||hun||yuan,似乎要将那,||hun||yuan揉碎般。

“啊……嗯~啊……”江雪柠经历的太少,怎麽经得起男人这般狠烈撞击,在愉悦的销魂,||kuai||gan和微微刺痛的夹击下发出娇羞的,||shen||yin声。

急速的撞击,男人低低闷吼一声,抬高江雪柠的纤长玉腿,以勇猛的姿态尽情捣弄脆弱的内壁,狂抽猛送,将花唇摩擦得红肿,发出羞人的交合声。

“啊啊……嗯~……爸爸……好舒服……”红唇不断溢出娇吟,与他的速率相应和,听到她叫爸爸,而他正在床上占有她,强烈的,||ci||ji着他。

顾晨光抽送得如此狂猛,江雪柠就像脆弱的瓷娃娃,经不起男人这样的恣意玩弄,整个人几乎快被他撞散了。

江雪柠那雪白躯体摆动着,放浪的叫声不断的溢出唇瓣。男人一手扣住她的纤腰,另一手推开丰软的花唇,捏住充血紧绷的小核,拉扯揉弄。

“不……啊~啊……爸爸……”

娇媚的,||shen||yin中带着疼痛的叫喊,红肿的花径奋力的吸吮著男人那越来越火热巨大的,||rou||bang,似乎是在哀求着那巨大一遍遍顶击花壶深处。

江雪柠感到全身的血在逆流,汹涌热潮转眼间将她淹没,一股热流从,||xiao||xue中倾泻而出,本来有些模糊的意识突然清醒无比,任由高嘲的,||kuai||gan将她带上天堂。

强烈的颤动,||ci||ji着男人的全身,男人低吼一声,将炽烫的情欲种子洒入她的体内,灼烫着她不住颤抖。

看着眼神渐渐清明的儿媳,顾晨光没有闪躲,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还没完全软下来的,||rou||bang还插在她体内,刚才一幕幕在她脑海中浮现,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仿佛没有愤怒,也没有激动。

只有些羞涩“爸,你先出来吧,不然会怀孕的”江雪柠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得不开口,顾晨光是不怕的,如果江雪柠愿意,生一个又怎么样。

第四章两厢情愿
“柠柠,现在感觉如何了”顾晨光并没有听话的把自家兄弟,||ba||chu||lai,反而摸着江雪柠的脸问她,江雪柠有些不好意思,她还是觉得有些燥热,只不过一直忍耐着,刚才迷糊的时候和公公发生了关系,现在清醒了,不能一直装傻。

“我没事了,爸,咱们先起来吧”顾晨光的眼神太过火热,看得她身子有些发软,不敢和他对视。

“没良心啊,过河拆桥,你没事了,可是我有事啊”话刚说完,江雪柠就感觉到身体里那根巨大在苏醒,她想躲却无处可躲,顾晨光的吻落下来。

“爸~不要”江雪柠有些挣扎,他们现在这样是,||luan||lun啊,刚才那一次她本来打算以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可是现在要是再来一次,那算什么。

“柠柠,你可知道,我早就想这样做了”从她嫁进来那天起,他就一直关注着她,在公司在家,在江雪柠不知道的情况下,每天派人保护她,同时也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以前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他可以把她当儿媳当女儿一样照顾,可是现在不能了,他要她,不只是今晚,以后她也是他的。

江雪柠其实也一直对公公有好感,在外面看着高冷的她,其实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幻想公公,有时候做梦还能梦见和公公,||zuo||ai。

“柠柠,看着我,不要逃避,一切有我,不用担心”顾晨光也知道儿媳对他有种依恋,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朋友少,平常遇到什么事,第一时间总是征询他的意见。

江雪柠从小到大都是理智的,这次她想不理智一回,反正她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而这个男人一直给予她安全感,给予她帮助,保护,她早就动了心。

做了决定,江雪柠要不是扭捏的性子,她反手抱着男人,回应着他,还没毕业就因为联姻嫁到顾家,这几年两个人相处的时间,甚至要比她那个名义上的丈夫还多。

她也会有寂寞的时候,公媳俩本来都不是墨守成规的人,既然彼此心里都有对方,两个人又已经发生了关系,已经逃避不了了,不如享受眼前。

顾晨光看着儿媳主动抱着自己,知道她已经接受了,江雪柠娇靥含羞,脸颊晕红,娇羞无奈,那根深深,||cha||jin她体内的巨大“肉钻”已经苏醒了,是那样饱满而火热地充实填满着,她早已感到空虚万分的芳心和寂寞幽径。

顾晨光让,||rou||bang浸泡在儿媳淫滑湿润的,||yin||dao中,双手抚摸着她那柔滑似绸的晶莹雪肤,又用舌头轻擦她那娇嫩坚挺,敏感万分的羞人乳尖...

然后,他的手又沿着她修长玉滑,雪嫩,||hun||yuan的优美玉腿轻抚,停留在江雪柠火热柔嫩的大腿根部挑逗着她,他用手轻揉着她的,||yin||di,牙齿轻咬着她嫣红娇嫩的乳尖。

待江雪柠的呼吸又转急促,鲜红娇艳的樱唇含羞轻分,又开始娇啼婉转,柔软娇嫩的,||ru||tou渐渐充血勃起,硬挺起来,他自己那浸泡在她紧窄娇小的,||yin||dao内的,||rou||bang,也越来越粗长,他开始在江雪柠湿滑柔软的,||yin||dao内轻轻抽动。

“嗯~唔……”江雪柠抿着嘴,有些羞涩,不敢放开的发出,||shen||yin。

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细滑的娇软玉体随着顾晨光的抽动,插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蠕动,顾晨光从江雪柠的花径中抽出,||rou||bang,在她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花瓣上磨了几下,突然又深深地顶入她的体内深处,并渐渐加快了节奏...

“..啊..~爸…..轻..”床上响起娇羞的,||shen||yin娇啼,江雪柠再也控制不住叫出声,绝色的容颜,玲珑的身段,美眸轻掩,光滑的雪臀玉腿挺送迎合,婉转承欢。

只见江雪柠嫣红娇小,被迫大张着的可爱小花穴,随着那巨大,||yang||ju的粗暴进出,流出一股股湿润粘滑的秽物,||yin||ye,她下身那洁白柔软的床单,已经被她的,||ai||ye,||yin||shui浸湿了一大片。

顾晨光年轻时也是个风流公子,到近几年才有所收敛,在床上,江雪柠可以说比处女好不到哪去,哪里是公公的对手,顾晨光在她那紧窄娇小的花穴中,尽情享受着,||rou||bang被紧紧包裹的美妙滋味。

“柠柠舒服吗?”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江雪柠作鸵鸟状,闭眼不语,顾晨光看着她娇羞的模样开始了最后也是最疯狂地冲刺。

“嗯.~啊啊啊….轻一点....啊..爸~….啊..”顾晨光有些粗暴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直抵她那紧娇嫩的花心。硕大,||hun||yuan的粗硬,||gui||tou,狠狠地顶在她娇嫩的,||zi||gong口上,江雪柠哪堪这样的淫风暴雨摧残。

那强烈至极的销魂,||kuai||gan,让她沉沦,被公公顶刺,,||chou||cha得娇喘不断,“啊...”蓦地,顾晨光紧搂住儿媳的纤纤细腰,把她紧紧拉向自己的,||xia||ti,,||rou||bang又狠又深地顶进她湿润的花穴深处,顶住她下身深处那敏感的的,||zi||gong口,一股炮弹般的阳精,直射入她那娇嫩的,||zi||gong内。

江雪柠被他也顶得玉体一阵痉挛,花穴深处的柔软玉壁,也紧紧地缠夹着那粗暴闯入的庞然大物,紧窄的花穴内,那娇嫩湿滑的粘膜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

修长雪白的,||mei||tui猛地扬起,僵直,也从,||zi||gong,||nei||she出了一股,粘稠滑腻的,||yin||jing。

压在柔若无骨的娇软胴体上,顾晨光很满足,抬眼看见胯下绝色的儿媳,那张通红的娇靥,发硬坚挺的乳峰和粉红勃起的,||ru||tou,鼻中闻到美人那香汗淋漓的如兰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