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儿媳(h)-分卷阅读5

起的,||xia||ti,在床头的烟盒里拿了根烟点上,吸了几口之后又摁在烟灰缸里,爬起来走进浴室。

几分钟之后,他穿着浴袍打开房门,经过回廊,站在廊尾的那间房门口,犹豫了一下之后轻轻打开房门,再合上反锁了。

窗帘没有完全拉严实,从窗外透进微弱的光,他打开了光线微弱的夜灯,走近床边,江雪柠模模糊糊间感觉到动静,睁眼就看见男人站在床头看着她。

床上的人红润的小脸,大眼虽然睁开,但明显还有些迷糊,长发散乱在身上,一条吊带睡裙里面明显没有穿内衣,半个,||hun||yuan露在外面,另外一半在被子里面。

顾晨光看着她然后伸手解开浴袍,里面,||nei||ku都没有穿,一根硕大的黑紫色,||rou||bang就这样印入江雪柠眼中,回过神的她把自己缩进被子里。

看了眼青筋暴起的大兄弟,顾晨光有些无奈,踏上床,伸手把被子里的人扯出来,,||bai||nen的,||ru||fang、粉红的,||ru||tou若隐若现,裙子根本遮不住,双眼湿漉漉的看着他,脸色绯红,让他眼神又深邃了几分。

“柠柠,我要你”低哑的声音,带着压抑不住的情欲。

洗漱过的顾晨光,口中带薄荷的清香,江雪柠想起自己还没有洗漱,觉得嘴里的味道不怎么好,有些挣扎“唔…爸,我还没洗漱”

“不用了,柠柠很甜”他已经等不及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这样急切过,想把人拆入腹中,江雪柠闭着眼睛,软绵绵的承受着公公的抚摸和亲吻,娇嫩软滑的小舌头也任由他亲吻吮吸。

裙子被卷到了腰上,里面是一条黑色的的丝织,||nei||ku裹着丰润的,||pi||gu,的脚跟向上跷起,顾晨光的手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和弹滑的,||pi||gu,胸前感受着江雪柠的柔软和丰满,下身已经涨得好象铁棒一样。

江雪柠已经感觉到了公公的,||rou||bang顶在自己小腹上的硬度“宝贝,我要受不了了,你真性感!”一边手已经从江雪柠的裙子里伸了进去,直接就握住了她的丰乳。

他摸了一会,把两边吊带划下来,两个大白兔弹出来,雪嫩的,||ru||fang上一对嫩嫩的肉色又透着微红的小,||ru||tou此时已经硬硬的凸起。

顾晨光的手从,||nei||ku边缘伸进去,到了她的双腿间,在她花穴上揉搓着,江雪柠下意识的双腿微微地用力夹着顾晨光的手,同时在轻轻的颤抖着。

手指已经感觉到了江雪柠下身的湿润和热力,柔软稀疏的,||yin||mao、娇嫩的,||rou||chun,摸到了她的,||rou||chun之间,已经感觉到那里已经是又湿又滑了。

“宝贝也想要了吧”

被公公摸过的,||rou||chun,浑身就像过电了一样,浑身无力,顾晨光挺立着坚硬的,||rou||bang,扯下那已经湿漉漉的小,||nei||ku,双手扶着儿媳的的腰,分开她的双腿,顾晨光身子往前倾,坚硬的,||rou||bang伴随着江雪柠双腿的软颤,||cha||jin了她的身体里。

“嗯…胀~…”已经做好接纳他的准备,可还是有些适应不了他的尺寸,不适感让她双腿紧紧的夹着,令本来就肉紧的下身显得更加紧凑。

顾晨光也被夹的难受,只能开始抽动来缓解,伴随着他的,||chou||cha,紧裹的花穴溢出更多的汁水,消除了不适感,只剩下了无比爽快。

“唔唔…~爸……”隔壁是顾北野房间,江雪柠不敢叫的太大声,身体受到的,||ci||ji又让她抑制不住,紧咬着嘴唇,嗓子眼里按捺不住的呻叫声让顾晨光更是神不守舍,下身大力地在她湿润的,||yin||dao抽送,粘孜孜的水声在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传出。

顾晨光抽送一会儿看她嘴唇快咬破了,就张口含住了小嘴,伸手抚摸她的,||yu||ru,嘴巴被封住,胸前被揉捏,,||ci||ji感无以复加,江雪柠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紫色大床上,两个人极尽纠缠,江雪柠身上一条裙子挂在腰间,已经遮不住任何风景,那条,||nei||ku还挂在左脚上,双手向两面伸开着,一双长睫毛下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蒙着一层迷雾,朦朦胧胧的娇媚,说不出的撩人。

小,||pi||gu随着身上男人的节奏挺起,男人粗大的,||yin||jing大力的在她的身体里抽送着,湿漉漉的,||yin||dao发出水孜孜的摩擦声。

“嗯…~爸…轻点…~”

顾晨光的双手把着江雪柠的腰,用力地运动着下身的坚硬,感受着她柔软的肉壁的摩擦和温热,体会着这个柔弱性感的小女人在自己身下的颤抖和,||shen||yin。

在这方面,虽然两个人已经有了几次交合,天性里的娇羞还是让江雪柠有着欲拒还迎的美感,在这种时候也还是有着一点点的放不开,此时的她下身已经被弄得,||yin||shui泛滥,一想到公公的,||rou||bang在里面,动起来水声不断,她就羞的不行。

可她还是任由公公为所欲为,自己只是软软的摊在床,伴随着顾晨光不断的,||da||li||chou||song,江雪柠浑身不停的哆嗦,娇喘声好象是在吸凉气一样,本来就很紧的下身此时更是紧紧的箍着他的坚硬。

猝不及防的收缩感,让顾晨光没有控制住,又直接射进了江雪柠,||zi||gong里,伴随着他的,||she||jing,江雪柠的身体也在狂热的,||ji||qing下绽放,两腿并得紧紧的,,||nei||ku挂在腿弯,娇嫩的脚丫用力翘起着脚尖,下身不停发出痉挛,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冲击着他的分身。

当顾晨光拔出湿漉漉的,||rou||bang时,一股乳白色的,||jing||ye混合着透明的,||yin||shui从江雪柠微微开启的,||yin||chun中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浑身绵软的江雪柠喘着气,顾晨光离开她的身体时,她就已经软的没有一丝力气了。

顾晨光把小女人拥在怀中,轻抚着她的雪背,吻了吻她的额头,又亲了亲她的脸颊,江雪柠感觉心里前所未有的甜蜜,也回亲了男人一口,然后躲进了他怀里。

她现在有些担心的就是会不会怀孕,顾晨光连着两天射进里面了,她知道不管怎么样顾晨光肯定会解决,但她还是希望两个人可以顺顺利利的,她不求名分,只想可以和他在一起。

第十章甜蜜蜜
顾北野是被几个壮汉从床上拎起来的,睡得和猪一样的他压根不知道早上他的父亲就在他隔壁房间和她老婆睡了,江雪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别墅内每个房间隔音都很好,她那点声音根本没关系。

要说顾北野唯一一点好的地方就是从来不强迫女人,他睡过的女人很多,基本上除了江雪柠其她都是自愿的,而江雪柠,几次都是他半强迫的,但是却每次都满满的挫败感,因为在她身上,他比秒男差不了多少。

除了一些必要的东西,顾北野什么都没带,就被一路架着到了机场,顾晨光的一个助理把他送上飞机之后才回来复命。

今天江雪柠过来上班明显感觉到设计部的气氛有些不一样,以前表面对她恭敬暗地里使绊子的那些人,今天都对着她脸快笑成一朵花了。

对于这些人,她的心境变了,和他们较劲是白费力气,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找找灵感,设计几个优秀的作品,或者多陪陪她的男人。

叮铃铃……

办公桌的电话响了,江雪柠随手接起,里面传来前台小姐的声音,“江总监,这里有个您的包裹,上面寄件人署名的是顾先生,您看是您叫人下来取,还是我让人帮您带上去呢?”

顾先生?江雪柠脑海里闪过男人儒雅的面容,对她温柔的笑,顾北野是不可能的,结婚三年,从来没送过东西给她。

“你让人帮我带上来吧”挂断电话,江雪柠像小女生一样,有些期待又好奇,男人会送什么给她,这种感觉很奇妙,让她轻飘飘的,感觉很舒服。

“笃笃…请问江总监在吗?”

“请进”进来的是一个带着后勤部工作牌的年轻小伙子,看上去很憨厚,江雪柠恢复了一惯的高冷,装作在忙,让人把东西放下,等人出去之后,她就等不及的从座椅上起来,抱着那个精美的盒子,解开丝带,里面是一束娇艳的玫瑰花。

花朵中间还有个小盒子,看着有点眼熟,好像是公司的定制首饰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钻石手链,还是她以前设计的,叫永恒,她记得那时候被别人买走了,她还为这事发了脾气,因为这件首饰她交代过不许卖的,没想到被顾晨光买走了。

盒子里还有一张卡片,卡片上是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