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儿媳(h)-分卷阅读6

人那苍劲又飘逸的字“宝贝,喜欢吗?不喜欢也没办法,你先将就收下,说实话,我也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去让你开心,看在我一把年纪了,还要学你们小年轻的份上,以后请多包容—爱你的顾”

江雪柠看看玫瑰花,又看看手链,还有这张卡片,把东西都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笑的像个孩子一样,她其实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人,心也很小很小,只要对她一点点好她就会回报很多。

就像她的父母,对她哥哥是付出全部心血,而对她妹妹是宠爱万千,只有对她,总是说她懂事,让他们很放心,对她最好的一次大概是让她不要嫁给顾北野的时候。

但是她义无反顾的嫁过来了,他们哪怕对她不够好,但还是她的亲人,养育了她这么多年,她没有办法看着江家就此落魄,而现在,她很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虽然前路可能会有些坎坷,最少风雨有他同行。

第十一章晨光
因为一个礼盒,江雪柠一整天心情飞扬,短短两天的时间,好像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她不再感到孤独,因为心里装进去一个男人。

而她不知道的是,男人正看着监控,她在办公室一个人傻笑全被他看见了,让男人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遗憾的是在公司他们还得避嫌,不然他真想把人带在身边,能随时要她,想着这些,感觉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

“宝贝,忙完之后下来,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容易沉下心把今天的事处理完了,顾晨光拿起手机给江雪柠发了条消息,然后在亲自打电话在他常去的一家私房菜订了vip包间,点好菜,先下楼去车上等他的小女人下来。

江雪柠收到消息,脸上又泛起了红,这几天脸红的次数比几年还多。而且顾晨光也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往他在她心里都是严肃认真,不像会做这些事的人,尤其是这一声声宝贝,叫的她心慌意乱。

她今天本来是自己开车来的,现在只能把车停在公司了,既然男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叫她一起,就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她这两天有个强大的后盾真好,她可以心无旁骛的做她喜欢的事,不用去管那些尔虞我诈。

顾晨光的车是一辆黑色宾利,看上去和他的人一样沉稳内敛,里面空间很大,前后被隔离开了,江雪柠一进车里,就被男人拉住一只手带进来怀里,火热的吻落下来,江雪柠坐在他身上,双手本能的搂着她怕自己掉下去。

男人的一双手趁机伸进她上衣和包臀裙子里,她不敢惊呼,怕司机发现异常,只扯着男人的手,阻止他的动作。

“宝贝,我想你了”男人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

“你别这样,会被人知道的,回去再给你好吗?”江雪柠只想着此刻的处境,却不知道自己割地赔款晚上等着她的是什么。

“那好,今天晚上来我房间”

协议达成,腹黑男大获全胜,小白兔还傻傻不自知,整理好了衣服之后,吃饭的地方也到了,这里离顾家别墅很近,也比那些大酒店环境要温馨很多。

其实顾家的厨师做的饭也很好吃,顾晨光是想着那些小年轻出去约会不都是吃饭看电影什么的吗?他想别人有的他都要给她,别人没有的也会让她得到,往后余生,他要把她宠上天。

这间包间的主题叫小桥流水,房间里面是古色古香,还真的有一座小木桥和循环的流水,房间放置的小音箱里放着一声声鸟叫,配合着流水声,让人心情舒畅。

感觉一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两个人一桌菜,江雪柠看着这些菜,大多数都是她喜欢的,抬头看着男人正深情的看着她,不知道这么眼睛有些湿润,或许是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人,连父母都没有这样关心过她吧。

男人给她夹菜,直到把她碗里堆的满满的,“爸,你别给我夹了,我都吃不完了,你自己也快吃吧”

“柠柠,以后没人的时候别叫我爸了”

“嗯,晨光”江雪柠从善如流,把脸埋在饭碗里,嘴里喊着这两个字,浑身有些发热,顾晨光被这两个字取悦了。



第十二章他的房他的床

洗手间,江雪柠已经在浴缸里快半小时了,她一遍一遍仔细的清洗着,直到自己满意了,才光着身子从浴缸里踏出,然后在梳妆镜前开始护理,镜中的人双颊含春,肌肤赛雪,白皙中透着红润,眼神波光流转,江雪柠现在好像一朵完全盛开的娇花,让人惊艳,忍不住想去采。

另一边顾晨光则相反,十分钟就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在床上等着他的小女人上门,可是这都快半小时了,人还没来,他有些焦急的一遍一遍看着床头放着的手表,心想小女人不会反悔了吧。

江雪柠现在正在纠结,床上摆了很多套睡衣睡裙,都是相对比较保守的,突然她想起什么,转身从衣柜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套情趣内衣,那是去年情人节的时候她刚好去买内衣,那家店在做活动送的,一直没有机会穿。

一件大红肚兜,下面是系着红绳的丁字裤,另外还有一件纱衣,江雪柠一件一件套上,穿完之后,自己都忍不住脸红了,肚兜前面有一个镂空,两个乳球露出大半,下面丁字裤只有可怜的几根绳子,外面的纱衣是透明的,若隐若现更添诱惑。

弄好之后,看看时间,好像有点久了,男人可能已经等急了,她在外面围了条浴巾,然后不再犹豫的走出门,向着男人的房间走去。

顾晨光一直等着她,连门都是开着的,江雪柠在他炙热的眼神中缓缓的走进来,捧着电脑在床上的男人把笔记本放下,跳下床,两个人对视着,江雪柠刚进门就被他拉进怀里,门砰的一声关上,反锁,浴巾掉落,露出里面无限风情。

在江雪柠的惊呼声中,顾晨光已经把人按在门上“你这是来勾魂的吧”粗重的呼吸声,男人吻上了那张水润的小嘴,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胯间去。

直到江雪柠触到那根巨大,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硬度,上面凹凸不平的是暴起的血管,温度灼人,让她想放手,男人却抓着她的手握着上下撸动。

背后是冰凉坚硬的门,前面是热情高涨的男人,江雪柠被她吻的有些发软,男人却一点也没闲着,一只毫无阻碍的从腰间探进肚兜里,揉捏着那两团丰满,从侧面拨开,含住一颗已经挺翘的,||ru||tou,反复吮吸着。

“嗯~…痒”江雪柠难耐的扭着身子,感觉下面已经湿透了,两条玉腿夹紧,一双手摸着公公坚硬的背。

顾晨光大手探入丁字裤里,薄薄的布料和细绳都已经被,||yin||shui浸透,打横把人抱起,然后重重的压在床上,浴袍一扯随手丢在地上,而江雪柠身上的肚兜绳结也已经散开,丁字裤被扯下来,身上只有那件纱衣,什么也遮不住。

顾晨光急不可耐的挺着快要爆炸的分身,对着,||yin||shui泛滥成灾的,||fen||nen,||xiao||xue用力一顶,终于进入了那处温暖湿润的神仙道。

“真是只妖精”和没有感情的人上床,那是交易,和自己爱的人做,才叫,||zuo||ai,这是他以前听别人说过的一句话,当时他心里的是,情爱都是多余的,想要了找个女人就可以了,不喜欢了再换一个,现在才明白,真的是不一样的。

他很舒服,很满足,深入灵魂的那种,而且也想要身下的小女人更舒服,江雪柠动情的大眼有些水雾,直勾勾的看着他,一双长腿大张勾在他腰间,抓着他一只手放在一边的乳肉上,按着他的手揉着。

顾晨光开始缓慢地,||chou||cha,粗长的,||rou||bang通过濡湿的腔道,每一次都有力的顶在花心上。

在他充满力量的,||chou||cha中,江雪柠嘴里性感地,||shen||yin起来,青春,||shao||fu的嫩乳,在公公的脸上不住地摩擦和撞击。“嗯……爸,快一点……”比起这样温柔的抽动,江雪柠更喜欢他猛烈粗暴。

“小妖精,一会别求饶”顾晨光逐渐加快的,||chou||cha,江雪柠被他的力道撞的激烈的将头向后仰,双手死死地箍住他的脖子,尖尖的指甲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细微的血痕。

“噢……”顾晨光感受到脖子上传来,||huo||la辣的痛,,||ci||ji得他更加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