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儿媳(h)-分卷阅读10



两个人下身都保持着一样的频率,挺动着“噢……~不行了…纸…巾…啊”感觉要到了,江雪柠是知道自己的情况,每次把床单弄的乱七八糟。

“没事,宝贝喷吧,我喜欢你喷水的样子”似乎被这句话,||ci||ji到了,一股热流从两个人交合处喷出来,江雪柠趴在男人怀里,气的直锤他。

车子这时候也停了下来,顾晨光拿起车壁上挂着的一个对讲



“小城,先等会”

“是,老板”

男人不急不缓的从后面抽了纸巾给她擦拭,然后套上衣服,裙子,却不给她穿,||nei||ku,男人就这样牵着她进了山庄的石榴苑,裙子里空荡荡的,还好男人没有,||she||jing,不然肯定流出来了。

门口的服务员把房卡交给他问他是否上菜,之后就离开了,整个院子像古代的权贵住的地方,外面是一个大大的园子,种了许多石榴树,现在正是花谢结果的季节,院子里有很多房间,分主次座落。

顾晨光打开正中间那一间,外面服务员穿着古装,一个个提着食盒婷婷袅袅的走进来,摆好之后又出去了。

第十七章餐前
忙了一下午,刚才在车里又被他弄了一次,江雪柠还真的饿了,“爸,你……”本来想坐下吃饭的,却没想到,

江雪柠刚说了两个字,嘴唇就被公公的口堵住了:“小宝贝刚才爽过了,你摸摸,我这还硬着难受呢。”

江雪柠开始想把男人推开,但被他抱住之后,立刻感觉到了他抵在自己下面的胀硬和粗大,不由心中一软一荡,手推的动作换成了搂抱,用小腹紧贴向他的,||yin||jing。

本以为接下来会是一阵长时间的疯狂深吻,谁知他只亲吻了几下就浅尝辄止,两手捧着她的头部两边,目光灼热的看着她的眼睛,欲言又止。

“柠柠,要不还是先吃饭吧……”

顾晨光还是顾及她的,江雪柠又怎么忍心他难受,脸红红的隔着裤子按住了他的硕大的分身,轻轻捻捏着,双眸闪亮的轻啐道:“一进门……就这样,你这让我怎么先吃饭?”

顾晨光笑了起来,一双大手在儿媳的大腿内外两侧上下抚摩了两遍,然后把她的长裙撩起,逐渐露出的外阴,,||fen||nen的,||rou||feng里,泛着清晰的水光,让他的目光再度炽热。
玥姬ぃ
“小宝贝,你也想要吧……”男人呼吸有些急促。

“坏蛋,别看。”江雪柠羞叫一声,用手捂住自己湿答答的花穴,接着咬住嘴唇,抬脚在男人高高凸起的,||xia||ti轻轻一蹭,媚眼如丝的说:“就许你……这幺硬啊”

看着小女人眼神里的春心荡漾,男人欣喜的两眼发光,一边扒拉着她的那只手,一边急切的把嘴凑了上去。

“别,别……脏……不要亲。”江雪柠羞臊的挣动着阻挡,那一处今天还没洗过,刚才又被他,||cha||jin去,||gao||chao过了。

“乖,不脏,很干净。”明显已经,||yu||huo中烧的男人,不管不顾的把她的手拉开,一张热烘烘的嘴喷着火热的气息,拱上了她的,||xiao||xue。

“啊!~一会不许……亲我,嗯……啊嗯……”背靠在墙上,江雪柠两手抱着男人的头,努力压抑着自己的,||shen||yin,顾晨光舔弄着,||xiao||xue,给她带来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兴奋。

大嘴唇吸溜着她娇嫩的两片小,||yin||chun,发出滋啧的响声“宝贝下面是香的。”

男人的舌尖再一次疯狂的在自己的,||yin||di上舔舐的时候,江雪柠再也压抑不住,||xiao||xue里的瘙痒,和体内亢奋的情欲。

这几天她已经领教过男人的厉害和持久,对今天要做几次,或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让他真正满足,心里完全没底,只想让他快点,她现在又饿又累。

“嗯…不要亲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快站不住了,挣扎着将男人的头推开,接着使劲把他往上拽,急切的一把捞住他的坚硬,||rou||bang,喘息的说:“我要,想要你快点进来。”

男人蹭了一下满嘴的,||yin||shui,喘了两口粗气,眼神兴奋的看着她,伸出胳膊揽着她的腰,将她的身体往后转。

江雪柠两手扶着墙边一个窗台,撅起,||pi||gu,咬着嘴唇,等待男人的插入,踩着高跟凉鞋的美人,由脚踝到大腿根部光洁笔挺的直线,以及眼前两瓣,||hun||yuan肥美的雪臀。

一只手搭在细滑弹腻的臀肉上,一只手扶着自己粗长的,||rou||bang,将圆突的,||gui||tou抵在她红嫩的肉沟里,上下滑蹭几下,蘸足了的,||ai||ye,抵在甬道入口,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往里顶进。

随着江雪柠发出的,带着鼻音的急促气息和苦闷低吟,男人圆硕的,||gui||tou似乎很艰难的撑开,||xue||kou口的粉色肉箍,渐渐没入不见,然后是粗壮长大的,||rou||bang,来回浅拉深进了好几次,才得以完全进入,插至根部。

“柠柠…好紧…”顾晨光长长的吐出那口气,而此时的江雪柠,早已被男人粗长的,||rou||bang插至最深处,只感觉体内被填塞的满满腾腾,再无一丝缝隙。

,||xiao||xue内壁被烫热的,||rou||bang烧灼着,越发酸痒酥麻难捱,偏偏男人,||cha||jin去之后,就停住了,“动啊爸,快点,哦~我好想要!”情不自禁的,||shen||yin着,发出催促和请求。

男人飞快的解开她的上衣,把两个丰满的,||ru||fang释放出来,用手握住其中一个,使劲的揉捏起来。江雪柠咬着嘴唇,发出快乐与痛苦交加的,||shen||yin。

“唔唔…好…舒服…~”再也把持不住,双手扶着她的翘臀,慢慢抽动了起来:“噢……老公…真舒服!”

感受着男人插在自己体内,||rou||bang的有力跳动,努力反弓着小腹和腰肢,臀部翘着往上提了提,嘴唇又递了过来,媚声说:“老公…嗯啊…,||cao||wo…用力~。”

这句话说出的时候,男人就已经激动地动作了起来,加兴奋不已,呼吸明显急促了很多。

一边胡乱亲吻她的脸颊,一边喘息着说:“小妖精,哪里学的。”江雪柠轻嗯一声,伸出一只手反勾着男人的脖子,用自己脸颊与他的脸颊摩擦着,一边享受着,||kuai||gan,一边强忍住羞耻嘤咛着:“老公…~好厉害…操的好爽”

“噢!,||wo||cao…。”顾晨光忍不住爆了粗口,身体稍微下沉,硕长的,||rou||bang在甬道里呈现一个向上的锐角,,||chou||cha的频率更快了。

如果从两人的身体下方往上看,就可以看到一根黑紫色的长大,||rou||bang,在红嫩的,||xiao||xue中快速进出,带动着充血的娇艳蜜唇里外翻卷。汩汩,||ai||ye,顺着交合处流淌,不时滴落在地上。

交合处的水声还好,关键是“啪啪啪”的肉体连续相撞声,实在是过于响亮了,如果此刻有人在门外,肯定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但这个时候,沉溺于公媳交欢、肉体,||kuai||gan中的两人,即使意识到,也顾不上了。

男人的,||rou||bang快速插戳带来持续不断的,||kuai||gan,使得江雪柠渐渐的感觉到了,||gao||chao的临近,口中呼呼的急促喘息着:“老公用力~…再操快点,呃……站…不住了~~你快点射出来…~做完……我们吃饭。哦哦……吃完饭……你要是还想,我就让你……操个够。”

男人兴奋不已:“小宝贝可不许骗人……”

“嗯啊……啊啊……老公,~…要到了…~射进来~………”

男人骤然加大了力量和速度,“啪啪啪”的肉体连击声,响亮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别说门外有人,就是院子里应该也能隐隐约约的听到。

“噢!我的小宝贝,马上就……射给你。”顾晨光粗重喘息着,抬手拿开小女人反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然后按着她的后背,用力往下压。

江雪柠以为男人是想得到更充分的冲刺空间,配合的连忙用两手去扶窗台,却感觉男人的力量继续压来。

在男人的力量下,顺从的将上半身向下弯去,直到整个身体几乎对折起来,才两手困难的撑着地板,承受着男人的大力冲击。

“小宝贝……爸的,||ji||ba长不长…操的你爽不爽……都射给你……”顾晨光两眼冒火的看着两人的交合处,自己那快速出入的粗黑,||rou||bang,与江雪柠红嫩娇艳的,||xiao||xue,异常鲜明的颜色对比,以及被自己,||chou||cha蹂躏的,||ai||ye横流、凌乱不堪的肉瓣蜜壶。

“啊……喜欢,爸你……快射,我真的……站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