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儿媳(h)-分卷阅读11



身体如此对折,在公公猛烈的撞击下,胸腔里的空气不断的被撞出去,根本无法完整的说话,只能随着撞击的频率,喘叫着快速发出简短的字节。

即使处在待发状态,顾晨光还是快速用力撞击了半分多钟,才一声低沉的虎吼,最后一次插到最深,,||rou||bang突突跳动,开始了发射。

与此同时,胸腔里几乎没有多余空气可供发声的江雪柠,从喉咙里发出阵阵既快乐又痛苦的阵阵呜咽,全身颤抖着达到了,||gao||chao。

男人粗壮的,||rou||bang,深嵌在她花心的处,,||gui||tou抵着,||zi||gong口,做着连续的强劲发射,而她的,||xue||kou和小菊花也不断痉挛开合着,从下方间歇性的喷出一蓬蓬,||ai||ye,水花四溅,击打在地面上。

江雪柠喷潮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支撑不住了,在她身体猛然下坠的同时,被顾晨光眼明手快的拦腰捞起,靠双臂的力量上提,几乎以悬空的姿势提着身体对折的儿媳,继续自己尚未完成的发射。

十余秒钟后,完成,||she||jing的顾晨光停止了臀部肌肉的抽动,无比满足长吁一口气,把稍稍变软的长大,||rou||bang,从江雪柠体内抽出。

抽出的一瞬间,来不及闭合的粉红色,||xue||kou处,蓦地又涌出一大股清亮的,||yin||shui和白色,||jing||ye,大部分洒落在地上,其余部分顺着两人的性器和大腿,往下蜿蜒流淌。

俯身将瘫软成面条的儿媳上身扶起,转过身来,一只手臂护住她的后背,一只放在她的臀肉下方,把她搂在怀里。

然后一步步来到餐桌前,将儿媳抱坐在自己身上,低下头来微微气喘着,温柔的轻触她的脸庞和嘴唇。过了好一会,江雪柠才完全回过神来,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有力气在公公身上粉拳如雨,带动胸前,||ju||ru摇晃不已的连连捶打:“坏人,坏蛋,使这幺大劲,差点被你,||cao||si了!”

顾晨光怡然承受着儿媳的出气撒娇,流露出不加掩饰的骄傲和自豪,小女人出完气,羞涩不已的与公公的眼神对视,情不自禁的送上嘴唇,与他接吻。

第十八章又晕了
“乖宝贝快吃饭,我给你夹菜,吃饱了咱们去床上睡”男人的话江雪柠哪里听不明白,也不知道他哪里这么好的精力。

顾晨光随意吃了一些,片刻之后就不老实起来,一低头就能看见那对,||ju||ru诱惑,快速把碗里的饭几口扒完,故意挺了几下,||pi||gu,紧贴着江雪柠的,||rou||bang又顶着她。

“坏蛋,上面不老实下面也不老实。”江雪柠娇嗔说着,“啪”一下把他的手从自己胸前扯开。

顾晨光不以为意的呵呵笑着,左手绕过她的后背,揽在她的腰间,上下左右的来回抚摩。江雪柠怕痒的挪动身体,把那只乱动的手又一次从身上拿开,却浑然不觉,,||pi||gu下面摩擦着那根,||rou||bang越来越硬。

“小宝贝,多吃点,我给你夹菜。”

说着用右手给她夹了满满一碗菜,一边看着她吃,一边把左手重新放回她的身上,这次却是绕过肩膀大手游移的在锁骨部位抚摸几下,然后向下捞住一只柔腻的肥乳,握在手中轻轻揉捏着。

江雪柠一边使劲往外拉男人的手,一边怕痒的咯咯笑着:“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咯咯……快拿开,老实一会不行啊。”

笑的没力气,怎么拉也拉不出他的大手,于是手按在那只手背上面,嘟着小嘴,媚眼如丝的看着公公:“一大早做一次,刚才又做,怎么又硬……再急,总得等人家把饭吃完吧。”

顾晨光满意的笑起来,暂时放过她,江雪柠重新开始吃饭,男人不再骚扰,她很快就吃好了。

餐厅的侧面后面是卧房,顾晨光迫不及待的把人抱过去,把门反锁了,里面是一张古代雕花大床,轻纱围蔓,放在纱帐,两个人在床上嘴唇相接,由轻触到深吻。

顾晨光的一只大手,在接吻的同时,还不忘爱抚着她胸前那两堆如雪乳峰,温柔地轻捻顶端的两粒相思红豆。

在这样的亲吻和爱抚下,江雪柠,||shen||yin渐起,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自己也情不自禁地伸手下去,握住那根坚硬的,||rou||bang来回活动。

男人埋首于她丰满柔腻的胸前,贪恋的喘着气拱吻、吸啜,在雪白的乳肉和嫣红的,||ru||tou上留下闪亮的口水,激起她的阵阵娇喘,胸部无节奏的上下起伏。

互相爱抚的同时,公媳之间还不时作着简短而香艳的交流,男人偶尔挑逗的问话,惹来小女人的羞语娇嗔。两情相悦、配合融洽之处,更像是两个年龄差距较大的忘年情侣在,||tou||huan,根本看不出是一对公媳在秘密幽会。

男人手指探入幽穴,里面有刚才他射进去的,||jing||ye,也有小女人分泌出来的,||yin||shui,湿的一塌糊涂。

“想要吗?自己来”男人翻身把她放在上面,完成骑跨位之后,江雪柠喘息着俯低上身,纤手在下面飞快的捉住男人的,||yin||jing,对准自己,||ai||ye泛滥成灾的,||yin||dao,叫了一声:“我要!”

喉咙里发出沉闷却销魂的哼声,雪臀迫不及待的分数次,用力往下沉落,才把男人粗硕的,||rou||bang齐根吞没在体内,巨大完全进入,||xiao||xue的那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发出快乐的叫声。

发出欢快叫声的小女人,肥美的臀部立刻急切的上下套动,只起落了十来下,雪白的臀股肌肉,就剧烈的抖动起来,在她发出“啊啊啊……”大声,||shen||yin的同时,一股股清亮的,||ai||ye,“滋滋”作响的从她的,||xiao||xue喷了出来。

男人的,||rou||bang过于粗壮,小女人,||gao||chao时,||xiao||xue的收缩还不怎么明显,但上方嫩红色菊花一下一下的开合,却说明了,||kuai||gan的强烈程度。

“小宝贝,才这几下就喷了啊”

小女人的粉拳用力在男人胸前一捶,娇嗔道:“臭男人,还不是因为你的……太大了。”

声音中浓郁的春意,眼神和脸上的表情,更是羞美,开心和,||yin||mei。

“哈哈……”男人的笑声里透着开心和得意,大手放在她胸前,揉握那对,||ju||ru。“,||xiao||bi太紧了,我得给你松松,不然以后有你的苦头吃喽。”

“坏死了!谁要你松”

玉股肥美,臀肉如雪,雪白的臀股之间,是一朵,||fen||nen艳丽的桃花,而桃花之中,插着一根黑到发紫,筋肉盘虬,油光水亮的硕长,||yin||jing,不停出没于花瓣翻卷的花穴之中,下面是同样黝黑、沾满,||ai||ye的鼓涨阴囊。

“啪…啪啪……”

男人两只手有力的托着小女人的臀部,花穴上下套动之际,,||pi||gu有力的砸落在男人腿面上,带起臀肉果冻般的阵阵抖颤。

“啪啪……啪啪…噢~…”的肌肉碰击声,在房间内持续回荡,同时传来的,还有沉湎于两个人,||kuai||gan的,||shen||yin,喘息。

江雪柠在公公的身上策马驰骋,雪白的,||pi||gu,在顾晨光的,||rou||gun上起起落落,跨坐在男人身上的小女人还在,||gao||chao的余韵当中,身体还在不停的颤动,男人硕大的,||rou||bang插在她,||mi||xue中,一对粗糙的大手摸在她雪白的,||pi||gu上,还在上下其手。

江雪柠俯下身吻上了男人的嘴,那眼神中的妩媚差点把他融化了,他的小女人真美。男人无比满足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继续狠狠操弄着身下的小女人。

“小宝贝,公公的,||ji||ba大不大,操的你爽不爽,和公公,||zuo||ai是不是特别,||ci||ji?”

每一下都把,||ji||ba顶到了,||zi||gong口,男人的淫词浪语,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是什么,江雪柠感觉自己要飞了还有种眩晕的感觉。

“嗯嗯…~好爽…还要…~”被次次顶到,||zi||gong颈的小女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了,不断的要求公公更狠更强烈的撞击"爸…~我……喜欢…你这样…~,||cao||wo~…啊…快……!”

江雪柠最后已经喊不出来话了,只能发出无意思的呜咽声,眼睛已经翻白,嘴角的口水,看到她的这个表情,知道她差不多到极限了,也就不再控制自己的感觉,最后顶进最深处,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感觉到了公公的喷射,强烈的,||kuai||gan使她两只手胡乱抓握却什么也没抓到,,整个人摊软在床上,失去了意识,看着在自己身下晕死过去的儿媳,顾晨光赶紧把她放平。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小丫头真不耐操,又晕了,处于半昏迷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