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儿媳(h)-分卷阅读17

了她的衣物,洗完直接出来就行了,这些不需要了。”顾晨光把内衣裤随手一扔,贴在她的耳边暧昧的说道:“宝贝,你别忘了,今晚是咱们的新婚之夜。”

“知道了啦”江雪柠知道他什么意思,白皙的小脸蛋顿时羞微微泛红,以前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偷偷摸摸,那时候他就不知道收敛,现在结婚了,更能名正言顺的耍流氓了。

顾晨光处理完一个紧急邮件,想进浴室洗鸳鸯浴的,却发现门被锁了,只好在另外一间浴室迅速冲了下,见江雪柠还没出来,就敲起了门。

“柠柠,你打算在里面待一夜吗?”江雪柠正在犹豫,披着浴巾出去,还是光着身子出去,浴室门终于打开了。江雪柠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滴着水的长发披散在柔嫩的香肩,半遮着性感的锁骨,她还是做不到赤身裸体走出去。

顾晨光嘴角微微上扬,刚才的烦闷立马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立马抱起眼前的小女人,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向卧室的大床。

先给了她一个火热的吻,许久才说道:“宝贝儿,不能等了,今晚咱们洞房花烛。”顾晨光不管不顾的用双唇封锁了她的丁香小口,霸道的享受唇齿间的香泽。

他吻的火热,吻的霸道……顾晨光凝望着江雪柠的眼睛,湿漉漉的浸满了水,仿似随时便要溢出了眼眶。

他心中觉得柔柔软软的,情不自禁的便将她一手捞了起来,抓着她的臀,让她两条腿环住自己的腰,让她更加的贴近于他,好让他看清楚她的表情和眼神。

江雪柠看起来既难受又喜欢的样子实在惹人怜爱至极,他不愿错过她的表情,一点一滴都让他觉得欢喜至极,他一手仍然托着她的臀部,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腰,让她坐起来,整个身子完完全全的与他的身子紧密贴合在一起。

与此同时,江雪柠也紧紧的抱着他,他的身子灼热而滚烫,让她发软,顾晨光提起身子向后抽离,而后便是朝里头重重一击,灼热粗硕的,||rou||bang全根没入,穿越层层包裹着的柔软花瓣直达花心深处。

江雪柠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仿似有极其强大的电流狠狠的撞击她,让她顿时忘记了呼吸,仿似顾晨光每一个进出都是触碰她极其敏感的兴奋点,这个姿势密切而深入。

让她感觉她完完全全属于他,或者是他完完全全的属于她,两人在交缠中不分你我,她身子痉挛了一下,随即软倒在他的胸膛上,同时听到来自顾晨光胸腔低沉而喜悦的闷哼。

“宝贝,还是这么紧”

她听到顾晨光喘息的声音越发加重,那股强烈而巨大的,||ci||ji电流渐渐变弱之时,顾晨光开始加快了身下的律动。

江雪柠伏在顾晨光的胸膛,她听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粗重喘息的呼吸,还有身下交合处“啪啪”的富有节奏感的水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愉悦,||kuai||gan从内而外从下而上像水波一般荡漾开来,江雪柠不由自主变得兴奋而愉悦,她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随后便发出来自天堂般的吟逸歌唱,仿佛在抒发着此刻的美妙的感受。

“嗯~…老公…~啊…~好舒服”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叫他老公。

顾晨光被她鼓励的越发卖力,他在她土地上卖力的开垦着,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快意驰骋,他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肿胀坚硬的,||rou||bang,狠狠的往柔软的花心里头撞击冲刺着,时而缓慢而深入,时而快速而浅尝,时不时的又在花心深处给予致命的一击,同时发出快乐的声音。

巨大的愉悦让他身心舒畅,身上的汗滴越来越浓密,甚至汇聚在一起,沿着他的身体滴落下来,有些则随着两人的贴合而沾到她的身上,他却丝毫不想停下来,只想永无止境的深入着花朵深处的美好与快乐。

“啊啊啊…~不…要~~…”

江雪柠的头不由自主的往后仰着,随着喘息声的加重,她的脑袋愈发不能思考,有一股强烈而不可抗拒的波浪从四肢百骸汹涌袭来,激起了层层叠叠的浪花,她的,||shen||yin带着几分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腔调,脑袋像炸开了花似的,快乐与满足充斥着她身体每一个细胞。

随着她不可控制的喜悦眼泪的滴落,明佑轩低吼了一声,再一次重重的击打在花心之上,将体内的种子射进了她的花房。

快乐炸开了花一般的蔓延,等到那股激流渐渐褪去,他抱着已经瘫软的江雪柠,轻缓的放下她的身子,让她平躺在床上,他俯身贴着她的身子,身体上的力量却没有压在她身上,体内的热流虽已释放,,||rou||bang却并没有因此而软了下来,仍坚强的停留在她的体内,舍不得离开。

剧烈运动让两个人身上全是汗水,他低头亲吻着她的唇,却丝毫没有要退出的意思,反倒是与她的丁香小舌追逐的不亦乐乎,手下也不闲着,一手握住一座雪白高耸的乳球,却并不急进,悠闲惬意的在那里轻拢慢捻。

刚才那股强烈的愉悦的快乐的酥麻感正在她体内慢慢退去,可他的逗弄让她消退的情欲又开始慢慢的涨了起来,身子又开始渐渐变得燥热,他在身下轻轻的挪动着身体,不紧不慢,不深不浅,优雅而淡定,她清晰的感受到那坚硬滚烫的热铁复苏了。

“你怎么又开始了?”明明刚刚才结束啊?怎么恢复的那么快?江雪柠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按照道理,至快也需要十分钟才能恢复精力,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就忘了我说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宝贝,今晚我一刻也不想浪费”他的剧烈而充满占有意味的侵占她,可她生不出一丝拒绝之意,她胸口一热,环上了他的腰。

随着他轻轻浅浅的律动的频率,她弓起身子一来一往的迎合着他,贴合变得更为紧密,而离开之时几欲完全分离,却在悬崖峭壁之时及时推送着回来,变为更为紧致的融合,比方才只有顾晨光一人在不紧不慢的移动的感受更为强烈而,||ci||ji,形成鲜明的对比。

顾晨光在最深处之时忽的顿住,他蠕动着性感的薄唇,沙哑道:“宝贝,你这样邀请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让你明天下不了床”

江雪柠眼神一片茫然,她只是配合着他动了几下,怎么又变成是她在邀请他了……算了,反正也经常下不了床,今晚就纵着他吧。

明显能感受到体内的那根越发的灼热而坚挺了起来,霸道的占满了她花穴内的通道,与她紧密的结合着,不留一丝空隙,让她感受到危险的讯息,男人又要开始进攻了……。

男人迅速的吻上了她的唇,让她的声音变成了一声呜咽,身下并没有加快速度,仍是不轻不重的与她摩擦着,可是江雪柠的身体却不可抑制的火热了起来,她喉咙咕哝了一声,双腿情不自禁的攀上他的腰。

他像一只滑腻的鳝鱼,在她体内遨游着,他左左右右的摇摆着去碰触她体内所有的敏感点,他在她身体里来来,||hui||hui的游来游去,却并不如方才的横冲直撞,仿似永不停歇一般。

顾晨光将她的双臂高举过脑后,而后与她十指紧扣着,压着她的手臂与身体,不知是她在膜拜着他,抑或是他在膜拜着她,可是他的温吞并不能满足她,反倒让她全身炽热难耐,好像隔靴搔痒,全身酥酥麻麻,却始终找不到挠痒处,她的双腿不由得缠的更紧了。

“快点…~老公……”她目光迷离的看着他,眸中闪烁着点点泪光,无助而娇软,痛苦而难受。

顾晨光停下了唇上的吻,低声笑了起来,凑近她的耳边,哑声道:“宝贝,说你要我……”身下仍是不轻不缓的移动。

“我要……你…老公~快点~…,||cha||wo……顾晨光~…”她的声音显得有几分支离破碎,她可怜巴巴的喘息着,断断续续的喊着他的名字。

被情欲控制的双眼闪过了一丝清明,双眼晶莹闪亮的犹如黑夜里的星星,光明而耀目,他的身子因为这句话蓦的激动了起来,亢奋而激昂。

“我爱你,宝贝……”顾晨光再次吻上她的唇,柔情似水的表达着对她的爱意。

“我也爱你……”江雪柠也回应着。

顾晨光胸口涨满着幸福,听到她的软软糯糯的示爱,他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