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猜-分卷阅读19

坚挺的玉棍在她小,细缝里蹭,把她动情流出的,||yin||ye当成润滑液,蹭得整根玉棍黏腻腻的。
蜜姐儿被他蹭得小,发痒,顾不得怀着孩子,想他狠狠入她发痒的小,帮她止止痒,”啊……肏姐姐的小,吧,小,好痒……好想要……”
”不行……呃……姐姐乖,澜丰入你,||hou||xue帮你止痒……”
等到玉棍都沾满,||yin||ye后,抵着孱动的小花,把玉棍缓缓送进去。
一进去澜丰就舒爽得叹出声,”姐姐的,||hou||xue不比小,差,一样的馋嘴呢,在津津有味的吃着澜丰的玉棍,澜丰想抽出来时它还不肯松开呢。”
澜丰这次给,||hou||xue做足了前戏,所以蜜姐儿不再觉得有异物感,反而瘙痒不已的心平静了下来,,||hou||xue主动吞吐他的玉棍。
蜜姐儿嘤嘤娇啼,羞得身子乱扭,,||bai||nen饱满的小,||pi||gu在澜丰的下腹蹭动,”啊……不要说……嗯……”
澜丰顾忌着她有孕,不敢放肆抽动,只敢喂进半个棒身,蜜姐儿不满,自己摇摆着小,||pi||gu,||tao||nong他的玉棍,甩着头发娇吟着把他整根玉棍都吞进去,这下终于满足了,小嘴浅浅,||shen||yin,摇着,||pi||gu,”嗯……要乖宝狠狠入姐姐……”
澜丰抱住蜜姐儿因体力不支塌下去的腰,怕她压到胎儿,听了她的话,次次捅进,||hou||xue深处,一手揉按她流水的小,,掐拧那颗硬挺的淫豆,”呃……给姐姐……澜丰的玉棍入得姐姐的,||hou||xue舒快吧……”
蜜姐儿爽得高声媚叫,自己揉捏两只饱满,||hun||yuan的,||nai||zi,”啊……澜丰肏姐姐的,||pi||gu……好快慰……还要还要……”
最后被澜丰肏得,||hou||xue和前面的小,一起,||gao||chao了,喷涌出的,||yin||shui尽数喂入澜丰嘴里。
澜丰在射之前退了出来,肿胀的玉棍抵在蜜姐儿的嘴角,马眼张合,蜜姐儿紧紧捧住含进嘴里,浓稠的白灼射进她滑嫩柔软的小嘴。
有些吞不及的从嘴角溢出,被澜丰舔去,再勾住蜜姐儿的舌头交缠一番,两人唇舌相依,,||yin||ye互喂交融。
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春宵恋不休。


叶缠花,花缠藤,藤缠枝
肚子里这个小冤家折腾得蜜姐儿煞是辛苦,等三个月坐稳胎后就开始了孕吐,吃什么吐什么,急得澜丰四处找大夫医治,但这孕吐每个孕妇都有的,大夫也无法,只能说少沾荤腥,吃清淡点。
蜜姐儿吐的辛苦了还嘤嘤抽泣再不肯吃东西了,澜丰就顿顿捧着碗哄她吃,丰盈的小脸顿时消瘦了,红粉的脸颊变得青白,心疼得澜丰轻拍那小坏蛋。
”小坏蛋不听话,折腾娘亲,爹爹打你的小屁屁。”
那副认真生气的模样惹得蜜姐儿咯咯笑了起来。
抚着肚子护短道,”乖宝才是个大坏蛋,可不许骂我宝宝小坏蛋,也不许打我宝宝的,||pi||gu。”
澜丰拧了下她娇俏的鼻子,”你也是个小坏蛋。”
待五个月后孕吐才渐渐好了起来,蜜姐儿被澜丰养得丰腴了起来,脸颊有肉了,皮肤也,||fen||nen白腻,但澜丰却累得瘦了许多。
蜜姐儿现在夜里还会抽筋,疼得咬得唇都破了,澜丰专门向大夫学了一套,||an||mo手法,每当她一有声响就起床抱着她的腿帮她揉捏,”不痛不痛,姐姐快睡啊。”
蜜姐儿肚子滚圆,而四肢还是纤细,澜丰看着就害怕,即使大夫说无碍也日夜担心,每次她走动都紧紧扶着她。
女人怀孕后,||xing||yu本就强烈,但澜丰看到她挺着滚圆硕大的肚子就不敢碰她,被她闹得凶了,就喂两根手指给她解馋。
怀胎十月,大夫把脉估计蜜姐儿就这几天生宝宝,蜜姐儿倒不是很担心,该怎么吃怎么吃,该怎么睡怎么睡。
可澜丰担心得每晚睡不着觉,只盯着她的肚子,抚着她圆鼓鼓的肚皮,时不时被肚子里面的宝宝踢一脚。
宝宝是在第三天的清晨到来的,蜜姐儿夜里被痛醒,轻轻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