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猜-分卷阅读20

吟了一声,澜丰惊得跳起床大喊,”少奶奶要生了!快叫接生嬷嬷来。”
接生嬷嬷被几个仆人架来,把澜丰赶了出去,摸了摸蜜姐儿的肚子,掀开裙子看了看,估计还有一段时候才能生。
澜丰在房外紧紧趴着门缝,听到蜜姐儿压抑的,||shen||yin声心都疼得揪起。
几次欲破门而入,被蜜姐儿拦住了,”乖宝,别急别怕啊,姐姐没事的。”把差点喊出口的痛呼声吞进肚子里。
蜜姐儿母亲赶来了也劝慰澜丰,”女人生孩子都是痛的,别担心。”
蜜姐儿知道澜丰害怕,不敢痛呼出声,紧紧咬着接生嬷嬷递来的毛巾,听她的指导用力。
澜丰急得焚心,在房外转圈,一盘盘血水捧出来,触目惊心,待到天光泛白,澜丰再也忍不住踢门进了去,房内响起娃娃的哭声,接生嬷嬷抱着个用红布裹着的小娃娃出来,”恭喜少爷,喜得千金。”
澜丰看了一眼就急急冲进房内,见躺在床上的蜜姐儿满头大汗的闭着眼,跪在床边,亲了下她泛白的嘴唇。
蜜姐儿睁开眼,看到他泛红的眼,眼眶里的眼泪摇摇欲坠,伸手抚摸他吓得没有血气的脸颊,”乖宝,别怕啊,姐姐好好的。”
澜丰再也忍不住,埋头在她手里哭了,声音哽咽,”澜丰不怕的,没什么好怕的,怎样我都会陪着姐姐。”
***
小女娃三个月眉眼就长开了,娇娇糯糯的似足了蜜姐儿,澜丰爱极了,每日出门前都要抱在怀里亲一番才肯出门,每天都急急忙忙回来,抱着她逗弄一番。
之前想的诸多名字都觉得不合适,在书房苦思冥想了许久,才想到缠枝。
叶缠花,花缠藤,藤缠枝。
他是叶,是花,是藤,紧紧包缠着蜜姐儿。


相依依,度春秋,赏风月
澜丰每天抱着缠枝不撒手,放在他俩中间睡觉,他亲不够似得亲她,||fen||nen小小的脸,连脚丫子都爱得亲了好几下,缠枝一个蹬脚,踢了一下他的脸,他还笑嘻嘻的跟蜜姐儿说”我们枝枝力气真大。”一副有儿万事足的样子。
惹得蜜姐儿吃醋了,今天喂完女儿后,哄睡着了,叫乳娘进来抱去旁间睡觉。
澜丰沐浴完出来没见着女儿,”枝枝呢?”
蜜姐儿把他推倒在床,翻身坐在他腰上,娇声生气,“乖宝你都不爱我了,只想着女儿,晚上还抱着她睡觉。”
澜丰只觉可怜,抱着蜜姐儿睡他玉棍就没有软下来的时候,没坐完月子又不能弄她,只好抱女儿了,结果她还吃起醋来。
蜜姐伸出纤指从他的脸划下去,“乖宝你也是我的,眼睛是我的,只能看着我。嘴巴是我的,只能吻我。手是我的,只能抱我,这根玉棍也是我的,只能肏我。”
手一直划下去,握住她身下压着的玉棍,揉搓了几下就直挺挺的立着。
澜丰刮她生气鼓着的脸,”你呀你,连女儿都醋也吃,我当然也是姐姐的呀。”
垂挂着的奶尖滴下一滴奶,砸在澜丰的胸膛上,蜜姐儿挺身往前,手撑在澜丰的耳旁,自己捧着乳儿塞进澜丰的嘴里。
澜丰含着心爱的奶头,长而有力的舌头温柔的吮吸着奶头,吞咽奶水啧啧作响。
蜜姐儿坐月子期间补得很好,奶水很多,通常喂完缠枝,||nai||zi还是肿得发涨,都是澜丰给解决掉。
女儿的口粮,他的甜品。
缠枝半夜也要喂一次,喂完缠枝后蜜姐儿都会捧着发涨的,||nai||zi塞进澜丰嘴里,澜丰闭着眼吧嗒着嘴吮吸,像小时候那样喂他奶哄他睡觉,只不过那时候没有奶水,现在有奶水了。
”我的奶儿也是你的,小,也是你的。”说完自己把小裤解开,双腿大张坐在澜丰的腰腹,私处贴着他的小腹,前后挪动,让澜丰的小腹摩擦她的小,,,||yin||shui直流,濡湿了澜丰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