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1

內容簡介
师徒短篇合集,由四个小故事构成。
男师女徒:
《惊雷》完成。(堕仙男师x元气女徒)
《春风》完成。(病弱男师x病娇女徒)
女师男徒:
《秋池》完成。(情,||yu||nv师x禁欲男徒)
现代师生:
《园中雀》随机掉落。(29岁书香门第儒雅风流语文男老师x18岁家庭离异贫寒早,||shu||nv学霸)
簡體版HBG現代仙俠




惊雷一<师徒关系(林)|:books/684714/articles/7848346shuise



惊雷一<师徒关系(林)|惊雷一

我怀疑宗门里进了采花贼。

别问我仙门戒备森严,怎会进采花贼,我也不知道。

但我这么怀疑不是毫无根据的。

连续好几天醒来的时候,我都觉得浑身酸痛,尤其是大腿内侧。

“哎,可能是睡姿不好罢。”我也这么想过。

可这并不能解释昨天的事。

昨天晚上,我看话本时情难自己,隔着亵裤摩擦双腿,身下生了好多津液,,||ai||ye刚好打湿花穴,但又不至于流下,所以我没有换内衫。本想着第二天晨起时清理,结果早上起来,那液体不见了。

下身清爽干洁,没有任何液体残留。

这真是个好事……个屁啊。

我,修行中人,心怀天下,虽早就听闻双修之事,但从没有真正操行过,是从凡尘到修道一条路走到黑的黄花闺女,虽然肖想过一阵子同门那容颜俊朗的师兄,后来还是没付出半点行动,独居宗门百来年,却被不名人占了便宜去。

真是气煞我也。

于是我决定拿出师门祖传秘方,用禁药压制困意或迷烟,发誓亲手捉住这个贼人。

是夜。

我服了禁药,困意是一点都没有了,感受到风吹入房门,果然有烟飘了进来。

迷烟的味道有点刺鼻,我忍着这味道放平呼吸,假装自己睡熟过去。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那味道还没散,反而越来越浓,我心里大骂贼人不良,每天拿这玩意熏我,怕不是想让我变傻。

正腹诽着,有人进来了。

在他进来的瞬间,烟雾环绕着,好像有神仙降临……个屁啊。

神仙怎么会做这种腌臜事!

下作!

肮脏!

让我看看你究竟是哪路货色。

我才刚刚定睛,睁眼,他就把我定住了。

我自认不如师兄勤奋,但好歹天才卓绝,不是那三脚猫功夫,能在瞬息间让我失去行动能力的,必须是功力强过我数倍,师尊级别的人物。

这种人物哪个不是宗门受人敬仰的大能,怎会做这种下作事情?

我又惊又怕,在这缭绕的烟雾里试图去看那人的模样,直到此刻我才明白这迷烟的真实目的——近在咫尺,我却看不清来人。

只能任他抚上我的身体。

那肯定不能让贼人再得逞了,我拼着老命也要破开禁制去宗门里喊人了。

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筝筝。”

师师师……父?

师父????

我彻底不敢动了。

我像死尸一样平躺着,任由他熟练地解开我的长袍,把手伸入我的里衣,捻着我的花豆,我的乳间敏感极了,随他的触摸,能感到强烈的,||kuai||gan袭来,一阵一阵的,在知道那人是师父之后,羞耻和禁忌感重叠,夹击着我。

我的师父啊。

他是宗门最强的男人,如果说这位面还有人能窥大道而升天,那肯定就是他了。他常年闭关修行,出来布道时永远都是温柔得体的模样,跟我这般的小辈讲话时,也都谦逊有礼,文质彬彬,如玉一般的风度翩翩。

他怎么会是采花贼呢!

我痛心疾首地想。

是不是我看错了啊?

但能在宗门里来去自如,能在瞬息取我行动能力,能这样叫我筝筝的……好像也只有他了。

可是……为什么呢。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感觉到他的另一只手也动了起来,抚摸我的腰间细肉,顺着腿跟往下,在我,||yin||hu外游走。

他的手掌有点点的凉,但不算太冷,真的很像细玉一般,纤细无暇。而此刻,这只无暇的玉手,游鱼一样插入了我的,||xue||kou,在甬道间摆动,左右触碰着壁间软肉。

太强了。

他的手法太强了,比我自渎要好上百倍,我只能任他抚弄,一阵又一阵地泄出,||ai||ye。

我不记得过了多久了,只觉得,||kuai||gan把我拍上海岸,情欲把我拉入海里,我在这一上一下之间来回荡漾,分不清时间的流逝。

他渐渐停了下来。

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没让自己完全放松落回到地面上,听得窸窣的响声过后,有什么抵在了我的,||xia||ti。

那是……?

我的,||xue||kou已然湿透,不用看,我都知道它张合着吞吐粘液,叫嚣着要吃掉什么。

但不是此刻,不是此情此景,也不是……师父啊!

我被控制住身型,动弹不得,所以无法阻止。

我只能感觉到巨物插入我身下扇动的,||xue||kou,轻轻一送。

“啊——”

太胀了。

还没有很深,只是一点点头,我就喊了出来。

完蛋。

发出声音了。

那人滞住不动了。

我感觉到那个黑影向我靠近,他弯下身,看着我。

“你醒了?”

真的是师父!!

真的是师父!!

他那张停驻在二十多岁一万年的脸,此刻森然一片。

我看到他额间血红的印记。

堕仙。

师父入魔了!!

师父入魔了!!

我为什么要把每句话重复这么多遍啊!是真的太震惊了!我说不出话来了!当你被那双红瞳盯着,你也会结巴而不知所云,重复把一句话颠三倒四地说。

就像我现在这样。

太恐怖了。

就算没有定身,我此刻也一定走不动路。

你每天叩拜朝圣的那位神祇,教导你抚育你的那位养父,他竟然是魔。而且还想生吞你入腹。

换做是谁都会像我这样的!

我确信!

大概是我脸上的恐惧太明显,他轻轻笑了笑,然后抚摸我的额头,大手遮住了我的眼睛。

你以为遮住眼睛我就不知道你是师父了吗!

你入魔了啊喂!

我试图挣扎,无果。

感觉到他用手掰开了我的唇。

那手……

那味道。

黏黏糊糊,咸和腥混杂,分明就是我的,||ai||ye。

即便是躲避也依然染的满口,来自自己身上的欲望的味道,让我倍感屈辱。

四指搅动,他玩弄着我的舌尖,但又很巧的,没有伤我分毫,他只是不动声色地打开了我的嘴,在拔出时,依然留下了一道圆形的开口。

然后他的巨根进入了我的口里。

我被迫被打得更开,才能流畅地吞吐那庞然大物。

他的分身泌了些液体,我的口里一阵咸腥,我麻木地被他插入拔出,机械地吞吐,渐渐流下眼泪来。

我哭了,抽泣着抖了抖。

他停了下来。

那双红色的眼睛靠近我,问我:“筝筝,不舒服吗?”

轻轻拭去了我的眼泪。

我想说话,但是被他定身,只能发出哼声。

我用哼声表达自己的意愿,说:“不要!放开我!”

却只能发出“嗯啊!嗯额嗯”的声音。

他却听懂了。

他解开了我的定身。

我破口大骂:“你到底是谁!”

他靠近我,几乎都要贴在我脸上了,说:“筝筝,是我啊。”

“你怎么可能是我师父!师父他怎会做这种罔顾伦常之事!半夜摸入女子闺房,做些……下作之事,怎么可能是师父所为。”

他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

那笑声震山如雷,听得我几乎就要聋了。

我捂住耳朵,却看到了他的表情。

那瞬间红瞳褪去,他似乎又恢复了原来那个温润如玉的仙人模样,满眼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