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2

助和绝望,不知道看向何方。

我莫名有点心疼。

“你是师父吗?”

我又不太确定了。

他没有回答我。

回应我的是他的巨龙。

他把他的坚挺放在我手心,示意我用手帮他做。

我又羞又恼,本想拒绝,但看着那张出尘的脸,似乎又想起他刚刚的表情,一时没有拒绝。

我上下抚弄着他的巨物。

他安静地坐在我身侧,只在最高处用手引导我,更快而更强烈的,把他带到顶点。

他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哼声。

克制,淡漠的轻哼。

像极了师父受伤时不愿示弱,却因无法忍受而外露出的那声哼声。

师父?

堕仙?

我头晕脑胀。

那红瞳靠近我。

我感觉到轻吻落在我的唇边。

渐渐睡了过去。



惊雷二<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49148

shuise




惊雷二<师徒关系(林)|惊雷二

第二天醒来时,一切和往常无异……

个屁啊。

我,长筝,仙门子弟,三百六十二岁的人生建立起的人生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我的师父,上阳尊者,宗门第一,位面最强者,堕仙了。

并在晚上肏了我。

虽然比起第二件事,第一件事明显严重很多,但我作为受害者,需要坚定立场,为自己发声。

绝不向恶势力低头!

当天,我做了一个严肃的决定。

我决定,退学了。

向恶势力低头也是有学问的,我一个大写的活人,天资聪颖,师从尊上,受宗门器重,前途无量,突然说退学就退学,总得有一个理由吧。

但什么理由又让我犯了难。

总不能大剌剌地跟门会里请辞,说上阳尊者堕仙了,你问我他怎么堕仙了,嗐,也没啥,就是他昨天肏我的时候我看到他额前的印记了吧?

哎。

做人难。

做修仙人更难。

做像我这样漂亮而优秀的修仙人,难上加难。

说到漂亮而优秀……

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这主意不算良策,但现在已经日上三竿,办手续拖拖拉拉,入了夜谁知道师父又会做出什么事,知道他堕仙,他杀我灭口都有可能。

我还是先溜吧。

我想到这个借口是这样的:

刚入宗门时我肖想过,||da||shi兄,偷偷绣了方帕子,上面有他的名字。

我拿着这帕子去找师兄表白,跟他说我们双修吧,正人君子的,||da||shi兄会以“双修之术到底是房中术,不如踏实修炼来得好”拒绝我,然后我受伤,含泪离去,对外宣称闭关退隐,实际溜之大吉。

结果。

当我跟师兄表白,师兄惊喜而兴奋地抱住了我跟我说“师妹你心竟同我心”以后,剧情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自由驰骋,再也扯不上正轨了。

先是他拉着我看了一圈他写给我的情书。

然后他跟众人宣布我俩喜结连理的决定。

最后,他把我带到了师父门前,磕了三个响头,请他来主婚。

他拉着我站在正殿里,面红耳赤地跟我咬耳朵,说着双修的具体事宜,什么一三五二四六的,听得我头皮发麻。

师父他就在面前呢!

说好正人君子的,||da||shi兄呢!

我太低估我的美丽了。

都是我的错,竟教师兄都变成了这样!

哎。

我看着他喋喋不休的样子,刚入宗门时爱慕师兄年轻活力的身姿,现在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三百多岁了,早就看腻了去了。

到底嫁不嫁呢。

我捏着帕子犹豫。

那帕子突然腾空而起。

慢慢落在了师父手里。

白天的师傅容颜秀美,玉人儿般的容颜,长袍翩跹,是正正经经的天上仙,看起来温柔又正派,跟那夜的毫不相同。

他就这么儒雅而得体地捏着帕子,问我:“筝筝绣的?”

“是啊!”,||da||shi兄凑上前指了指,“绣的我的名字呢!”

在师兄的手靠近帕子的前一瞬,有业火从师傅身体里渗出,那凡间的帕子立刻化为乌有,半点碎末也没见。

“啊?”师兄楞楞地。

“抱歉。”师父轻轻点了点头,对他说,“我的业火还没驯服,你一靠近,它以为是凶物……”

“是我……”师兄结结巴巴地道歉。

“是我猛浪了,对不起师父。”

师父朝师兄笑了笑。

我:“艹。”

这婚我不能结。

以师兄这智商,被师父ntr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师兄,为了你不变绿,我还是决定放你自由。

我刚想开口。

师父挥了挥袖子,“你们大婚那日,我会到的。”

师兄千恩万谢,又对师傅拜了一拜。

他还拉我拜他。

但我留了个心眼,悄悄抬起头。

果然,对上了那双眼睛。

红瞳里火和欲望溢出,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惊雷三(H)<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49981

shuise



惊雷三(H)

经师父和师兄商议,婚期定在了这个月月末。

而并没有经过我这个当事人的同意。

谁要跟废柴师兄结婚啊!

你没看到师父看我那眼神吗!

我决定跑路了。

我回屋收拾细软,修仙人大道至简,其实并没有太多要带的,很快我就装好了法器和丹药,想趁太阳还没落山,赶紧下山。

刚御剑飞到山脚,准备往北边的森林方向飞,突然有一股狂野的罡气朝我扑来,我左右闪了闪,依然被打中了,直线下落,掉到了一片金丝织成的网里。

“谁!”

“敢在宗门口暗算仙门,||di||zi!”

没有人回应我。

那丝网绝不是凡品,应是仙器以上。它吸走了我的灵力,让我半点力都使不出。

它让我现在跟凡人无异,只能任人宰割。

触碰的瞬间金丝网收束,把我勒得越来越紧。

我明显感觉到它似活物一般变换形态,成绳绕住我的四肢和脖颈,几乎让我无法呼吸。

我真的无法呼吸了。

我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那金丝网束住了我的双手,把我绑在了床上。

师父坐在床头,正一言不发地盯着我。

见我醒了,他先是笑了笑,然后靠近我:“醒了?”

他的脸几乎都要贴在我脸上了,红瞳骇人,我赶紧移开目光。

他却捏住了我的下巴,逼我和他对视。

他是师父的模样,但那眼神,血红而极恶,贪婪地望着我,让我觉得陌生极了。

我真的很害怕,我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把我吃了。

只见他薄唇轻启,伸出舌头,舔了舔我。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那种触感,黏腻而潮湿,从脸颊到唇缘,口津拉成丝线,看起来,||yin||mi异常。

这感觉太奇怪了,我的双手被捆仙绳缚住,但还可以移动,我使出最大的力气推开师傅,想让他离我远一点。

他却纹丝不动。

但他停止了这个动作。

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他周身的气息骤变,罡气从他身体里泄出,紊乱而狂躁。

离他极尽的我没了灵气,受罡风如刀刮,片刻外衫零碎,在空中飞舞起来。

师父变得更骇人了。

他的红瞳染上了眼白,整个眼睛血色一片。

他看着我,就像一只野兽看着我。

我很快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他撕开了我的亵裤,衣摆摊开,掏出自己的巨物。

夜间看不清,此刻我能看到它的模样,深红里青筋蔓延,高昂挺拔,像个巨大的怪物。

师父插入了我。

没有任何的前兆,他就这么突然进入了我。

我没有湿,身下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