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5

指聚拢又打开,扩张我的甬道。

真的很舒服。

他好像知道我的喜好一样,每一下都抵到了那个让我极乐的点,我尽全力咬着牙,才能勉强不发出声音来。

我很快泄了出来。

他拔出手指,插入我的口里。

我下意识舔了舔。

挺腥的。

他解开长衫,光洁的腹部贴合着我的身体,左右摆了摆,蹭到了我的,||ru||tou。

接着脱下我的外衣。

我抓住他的手,“不行!”

“这里是山下,会有人来的。”

他挣开了。

他直接脱下我的亵裤,拿那巨物抵着我。

我能感觉到它在我身体外轻轻的摩擦,我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感受到所有的触感都聚集在,||xia||ti,放大那摩擦,蹭触,放大那巨物在我,||xue||kou外若有若无的插入和抽出。

好难受。

我觉得好胀,我的身体涌起一阵难以言说的欲望,它支配我扭动身体,跟着他的动作摆动,试图让它插得深一点,让它进入我,满足我。

可师父捏着我的胯,不让我动了。

“好难受……”

我下意识地说。

“想要么?”

他贴在我耳边,问。

我……

想。

但我不能说。

我摇头,“不要”,声音哑得吓人。

他轻轻“呵”了一声,继续用巨物摩擦着我,勾引我的欲望却又不进入我,我想动,想坐在那巨物上深深没入,可他制住了我。

我的意识渐渐涣散。

他发现了,又一次魅惑我,“想要么?”

“我……”

差点说出来了,我咬住舌头。

“说啊!”

他进得比之前深一点点,又退了出来,我像一个饮鸩止渴的人,疯狂地、不顾一切地,想要溺死在这片情欲里。

“说你想要被师父肏。”

“说啊!”

我……

不可以啊。

那是师父啊。

养我庇我,抚我爱我,我的师父啊。

“不可以!”

我说。竟喷出了一口血来。

他滞了滞。

那双红瞳里有血泪流出,含住我的唇,一个挺身,深深地进入了我。

又快又深,,||xia||ti拍打出,||yin||dang的水声,在这幕天席地下,他肏弄我。

“不可以……”

我哭了。

他没有任何爱怜的,继续自己的动作,插入,拔出,更深地插入,再一次拔出。

我感觉到,||kuai||gan和羞耻感交织,它反复着,最后臣服于身体的本能,和他一起泄了出来。

他没有拔出,继续在我的身体里抬头,用插入的姿势把我的双腿抱了起来。

我的花穴和他的巨物交合在一起,因这个姿势而,||chi||luo露出,在这宗门人流往来的山脚下……会被人看到的。

我试图用手遮住我们的性器,他抓住了我的手。

“筝筝。”

“你说我们在干什么?”

我挣扎着,力量悬殊,无法挣脱。

只能任它露出,暴露在山外的空气里。

“说啊。”

“不说的话,我就以这个姿势把你送回宗门。教你的师叔师兄们看看。”

我小声啜泣着。

他又深了一点。

“好胀……”

“我们在……交媾。”

“你和谁?”

他捏着我的,||ru||tou。

“和……师父。”

“说出来。”

他的另一只手抚摸我的花蒂,轻捻着,挑弄着。

“我和师傅在交媾。”

“大点声。”

他的手指顺势向下,顺着,||yang||ju打开的,||xue||kou进入我。

“不要!!”

“说!”

他的手指在阳物之上,挤入我的甬道,插入又拔出,反复。

“师父在肏我。”

“我在被师父肏。”

我又一次泄了出来。



惊雷六<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2080

shuise




惊雷六<师徒关系(林)|惊雷六

再次醒来时,我重新回到了师父的怀抱里,他抱着衣衫破碎的我御剑飞行,回到了芥子世界。

我累极了,感觉到双腿不受控制地抽搐着,并随着这抽搐,有液体顺着我的,||xue||kou流出,打湿了我的衣衫。

“我又被……魔物给……”

师父在泉水里抚摸我的腿腹,安抚我。

我渐渐平息下来。

我把自己沉在水里,露出头看着师父,“师父你的伤可有大碍?”

他摇了摇头。

他的手顺着我的腿跟向上,在我大腿内侧轻抚,让我觉得有点痒。

“筝筝可有恙?”他反过来问我。

被师父按着,腿早已不疼了,但,||xia||ti依然有液体溢出。

我担心自己受了魔物的,||jing||ye,恐诞下魔种,于是我跟师父说了出来。

他在我腿跟的手滞了一滞,然后轻轻向上,抚上了我的,||yin||hu。

他担忧地看着我,问我:“可以吗?”

我满脸通红,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他的手指进入了我的甬道。

有热流汇聚,随着他的动作,抚平了我穴间的所有创伤,我觉得安逸又舒适,忍不住轻轻哼出了声。

我看到师父的耳根红了。

他很快抽出手,然后说:“没有发现精种,筝筝,放宽心。”

我也突然不太好意思起来。

天啊!

我刚刚都做了什么啊!

在师父的探查下爽到发出,||lang||jiao!

太色情了吧!

从泉水里出来,穿好衣服,我就,||jing||zuo不语,打算认真反省(鄙视)自己。

师父走了过来。

白衣翩跹,他在我身旁静立,出神地望着我。

“筝筝。”他叫我。

“我有一个控制魔物的法子。”

他拿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出现时,突然狂风大作,天色阴沉,师父摆手施法,才缓和了芥子世界的异变。

这匕首竟是神器,让一方芥子世界都感受到了威胁。

“这匕首可以净化魔物,等它再一次出现在我身上时,你就用它刺向我,魔物一招必死。”

我有些犹豫:“可是……师父会怎样呢?”

“净化魔物,我自然无虞,不必多虑。”

他温柔地看着我,冲我点点头。

我自是相信师父的。

是夜。

在房间里假寐的我,感觉到带有血腥气味的罡气逼近。

那魔物坐在我床头,抚摸我的脸颊。

我害怕得抖了抖。

他笑了笑,从脖颈处深入我的衣襟,抚摸我的双峰。

我的,||ru||fang被他玩弄出各种各样的形状,或抚摸或摁压,复又捻动着双峰顶端的樱桃。

我配合地动了动,脱去衣衫,把,||ru||tou往他的口里送去。

他埋入我胸前,舔着我的,||ru||tou,在我胸前留下一道又一道啃咬舔嗜的印记。

我趁着他在我胸前埋首,悄悄掏出枕下的匕首,在他身后抬起。

他停下动作看着我,“你尽管捅下去。”

“筝筝。我愿意的。”

我被他震住了,暂时没有动作。

“他把匕首给了你,让你杀我?呵,让我猜猜……”

“他不会告诉你我是魔物附了他的身,你只要捅这一刀我就会消失吧?”

……难道不是吗?

“筝筝,我的小傻瓜。”他在我的唇间轻触流连,细细的痒啃噬我,但我无暇顾及。

他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你师父。”

“我是他的心魔。”

……??

心魔。

心魔?

竟然是心魔……?

“对,就如你想的那样。”

他看穿我的表情,继续说:“上阳尊上对自己的徒弟动了情欲,渡劫失败,把这情欲分出另一个人格。”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你杀了我,他也会死。”

我知道我该信师父。

但他说的太有道理了,合理地解释了所有的疑窦,为什么他会唤我筝筝,为什么师父会对我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