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6

……

“筝筝。”他看着我说。

透过红瞳,我似乎又看到那双温柔的眼睛,他动情地望着我,说:“我愿意死在你身下。”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所以我轻轻抱住他,也告诉他:“但我舍不得。”

他浑身僵硬。

一动不动。

我终于抚摸上他的脸颊,触感如我想象中的那般温润,我抚摸他的薄唇,鼻梁,贪恋地逗留在他的眉眼之间。我的师父,他生得如此这般俊朗,也如此这般坦荡。

我是他永远的学生。

他教我勇敢,也教我承认自己的弱点。

我亲吻他的红瞳,小声说:“渡劫失败……很痛吧?”

他把我拥入怀中。

他紧紧地抱住我,好像要把我揉进身体里一样,我也拥着他,想要进入他的身体,和他融为一体。

“师父,筝筝想要你。”

他看着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看到那双红瞳中血红褪去,额间的堕仙印记越来越浅,那个师父回来了。

不,他其实从来都没离开过。

他轻吻我的额头。

滚烫的泪顺着他的下巴流到我的额头,我吻住他的唇,用舌间去盛他的眼泪。咸咸的,有种竹子的味道。

“师父,你有种竹子的味道哎。”

他笑了笑。

玉手波动泉水,声音清澈见底。

真好啊。

我的师父。

“筝筝想要师父。”我对他说。

他褪去我的衣衫,和我,||chi||luo相贴,我感觉到他身体清凉温润,让我好生舒适。

我抚摸他冰凉的身体,贴近他,蹭着他,那巨物在我的穴缝外起伏,我咬着他耳朵说:“师父,给我嘛。”

他的手在我的腹部往下,游走于腿跟,侍弄我,说:“我想再听一遍。”

“我想要师父。”

我在他的手下颤抖战栗,一遍又一遍释放自己。

“师父,求求你给我。”

“筝筝想要你。”

“再……再说一遍。”

他耳根又红了。

我咬着他的耳垂,小声应者。

“一千遍一万遍都可以。”

“对师父说一辈子。”

“我爱你。”

他进入了我的身体。



春风一<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46938

shuise




春风一<师徒关系(林)|春风一

从仙剑上落下地面以后,我已经明显感觉到身体不听使唤了。长时间的失血模糊了人的方向感,我想直线快速回到府邸,结果却走得摇摇晃晃,左右波折,费了好大劲,终于摸上府邸大门的柱子,才堪堪稳住了站立的姿势。

摔倒之前,我伸出另一只干净的手,仅剩的仙力在空中打转,碰响了宫门上的风铃。

师傅来了。

他在我摔向地面之前拖住了我,抱着我坐上了他的轮椅,驭器往房间飞去,一边走一边疾声问我:“不是说大捷么,怎的又一次弄得如此狼狈?”

“下次再遇到强敌,记得为师教你的心法,一切以你的安全为重,明白了吗?”

“我明白的。”我小声说。

我不敢用沾染血与污的手触碰他的白袍,捏着自己的手,思虑间指甲掐入肉里,浅浅地渗了层血,我想到了一个理由,回应着:“我发捷报时没有留意有只魔物重伤未死,他趁我分心偷袭了我,所以才……”

“阿笙,”他轻轻唤我名字,继续用那种温柔如水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纵容一个撒娇的小孩。

“你的伤在胸口,魔物怎会从正面偷袭?”

酥麻的电流感从天灵盖一直蔓延到我的尾椎,我自知失言,白着一张脸继续用天真懵懂的眼神看着他。

他看着我,在我头顶慢慢叹了口气。

我适时说:“是阿笙不该逞强,师傅你罚我罢。”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知道他信我了。

他信我天赋平平,在除魔行动中逞强大意,又一次伤了自己。

于是他重新嘱咐我以安全为重,遇到两个以上的中型魔物一定要报备师兄,让他们出面摆平,不要伤了自己。

我在他怀里轻轻点头,不自觉弯了弯嘴角,下意识敛住了。

他把我带回到了我的房间,把我放在了床上,开始帮我处理伤口。褪去了破损的外衣,我只着了一身里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在丧失意识和获得意识之间,感觉到他的大手抚上我的身体。

轻凉的药膏抹上了我的伤口,他身上淡淡的药草味在我的房间里散开……

上药触碰伤口,我的额间渗了大把的汗,他拿出帕子擦了擦,想抽出时被我用力捏住,僵持了一会,他放开,轻轻咳了一声。

我假装失去意识,捏着帕子,放缓了呼吸。

他滞了滞,动身离开了。

我感受到他的神识离开了我的房间,睁开眼睛。

那方帕子被我捏在手里,上面有我的汗,还有一团深红色的血迹。我的汗和他的血混合在一起,融合成一片暧昧的粉红色。

我伸手摸向了自己的,||xia||ti。

果然,我已经湿透了。

闭上眼睛,我吻上帕子上他的血迹,想象他给我宽衣上药的样子。

想象他替我宽衣解带,从容地脱下我的内衫,抚摸我身体的样子。想象他触摸我胸前的伤口,手放在我乳间,有意无意地碰弄那颗樱桃,一下一下,触感轻微又剧烈……

我再也无法忍受,伸手叩弄,||xia||ti,打开花穴,用他摸过的手指伸入,没入一指时,他身上那淡淡的药草香还没散去,好像他依然在房间一样,危坐在我的床头,看着我动情地自渎,眉眼极温柔又极冷漠,然后那味道渐渐淡了,在我没入第二指时,被满屋情欲的味道冲散,他的身影模糊起来,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我只能感觉到,||xia||ti传来的一波波,||kuai||gan,想象他抚摸我,玩弄我,进入我……

我泄了出来。



春风二<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47326

shuise




春风二<师徒关系(林)|春风二

大概是因为上次受伤的缘故,这次出门时,师父特意送了我一程。他把我送到了宗门的山下。

还是那一身丰神俊朗、风度翩翩的白衣,他坐在轮椅上轻轻咳了两声,嘱咐我小心谨慎,再不可伤了自己。

我一一应了。

他又从怀里拿出一枚平安符,系在我腰间。

我摸了摸,那枚平安符朴实无华,确实是凡物。

“听说凡人常以此求得亲人平安。”师父看着我笑了笑。

我低下头。心跳如鼓。

临走时,宗门里的师兄催促了我一声,转身时我清楚地听到他们用神念无所顾忌地调笑。

“空镜师尊还能出府啊?听说他这几年身体越来越差了,我以为连床都下不来呢……”

“他这样子也差不多了吧,灵根已毁,筋脉已废,空有一个名头而已,恐怕时日无多……”

神念间的对话自动屏蔽低等级,站在西南方向的两位师兄早已金丹,以他们还未过百的年纪算下来,当得起宗门里百年难得的天才一说,这时候在我面前嬉笑,欺我表面上筑基三层的懵懂不知,连侮辱师父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笑盈盈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还没出宗门,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看我……现在这个感觉尤其明显,你有吗?”

“你是不是最近修炼太过,没有好好休息,”说话那人往师傅的方向看过去,“空镜师尊的修为已经降成筑基,我们是这群人里修为最高的,怎么会有人能在宗门里窥探我们呢……”

我收回目光。

走时,还能看到师父的背影。

昔日的天之骄子如今已然成了凡人,他听不到这些人的恶意中伤,兴许是件好事。

我贪婪地看着他的背影,轻轻摸了摸怀里的帕子。

这次宗门接到的清扫任务,是在凡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