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8

教你的了。”

我摇头,我痛哭,我用颤抖的语音对他讲:“我只想留在师傅身边……”

他又咳了起来,这次咳得狠了,连我靠近他都没有阻拦,于是我站在他身边,抚上他背后,衣料冷冽,还没触及就被他抓住手腕,“我的身边已经……”

“不能留你了。”

他看着我的眼睛。

我又流泪了。

我磕头认错,额间鲜血淋漓,溅到我眼睛,再甩动,溅到了他的白衣上,那出尘的白染上了我的血,好像一朵朵红梅绽放。

我看得悚然而惊,停止了动作,怔怔地看着他那一身白,嗫嚅着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把师父的衣服弄脏了……”

“我不配……”

我跪着,血流入眼睛,眼前裹上一层红,我魔怔了。

竟然让师父染上污秽……?

我该死。

我罪大恶极。

我拔剑,刺向自己。

第一剑入骨,卡住了,于是滞了刹那。

第二剑入肉,撕裂声有种奇特的脆。

第三剑还没落下,师傅叫了我的名字,唤回了我的清明。

“阿笙!”他把我抱在怀里。

我满身的血污,哪敢碰他分毫,于是推搡着,却不小心牵动了他的伤口,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

我不敢动了。

“师父……”

他没理会自己,先给我处理了伤口。

“阿笙,答应我好吗?”

我看着他,我知道他懂我的意思的,他说什么我都会听,我都会做。

“别再伤害自己了。”

“可是我想留在师傅身边……”

“阿笙,你还年轻,我教了你这么多年,希望你能用你的能力做一些对世间有用的事。”

可我不想啊。

你爱这个世界。

我只爱你。

但我没有说。

我不想让他生气,于是乖巧地躺在他怀里,让他处理伤口。

他最终还是把我送到了山下。



春风四<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47602

shuise




春风四<师徒关系(林)|春风四

我是上古密教最后一批死士,生来为成为兵器而战,和同龄人一起训练、打斗,在成年礼上杀死自己所有的同伴,成为最后一个活下的人。我应该成为一把绝好的匕首,成为教主最忠诚的狗,但邪教多行不义,最后亡于内斗,我被流放了。除了杀人,我不会其他任何事情,所以当我最后昏倒在湖边,顺流而下时,我以为自己会沉入地狱。

但我却看到了天上仙。

我的师父。

他白衣翩翩,丰神俊朗,用那双手抚摸我的眼睛。

我恨自己污浊,恨自己生来代表恶与黑,也恨自己以这般污秽的身体竟然敢肖想他也爱我。但没有办法。他太温柔了。那双眼睛,那双明亮而坦荡的眼睛,可以让我溺死在这片虚假的幻像里。

可幻象终究会消失。

这一刻还是来了。

我不想走,但是我不想让他受伤。

我可以受伤,可以破损,可以枯槁,可以死去,但是他不可以。

他是天上的仙人落在凡间,腾云驾雾而来,不该被人间的凡尘染上分毫,我是地底下恶与厌的污浊,只配在黑暗里苟延残喘,能伴他身边已是幸事,更何况他还教导我,养育我,用他的手抚摸过我。

我应该走。

我也应该去死。

我想,如果我此刻自断筋脉,废了武功,他应该会收留我的。

我不会走路,也没法伺候他,但可以陪他身边。

这样就够了。

在我准备自爆的前一刻,山风里突然吹来了一阵淫香。

六个高等魅魔,从黑暗里现出了身影。

“还说要攻上山去,她倒自己下来了。”

我把师父护在身后,想要去捉那几只魅魔,但是无果,他们六人合体的威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我看不出他们的步伐。

于是他们从我身后切入,捉住了我的师父。

“哟,这不是战神吗?”

“早就听说他成了残废,现在一看真的是耶……”

“在我们手里都不敢挣扎呢……”

我要疯了。

我被他们彻底激怒,挖出了其中一只的心脏。

但另外五只很快转移阵地,还带走了师父。

魅魔长长的爪子横在师傅的脖颈之间,警惕地看着我:“别动。”

我没有动了。

那只男魅魔看起来是首领的样子,他犹疑地盯着我,让我往后退一步。

我没动。

师父的脖颈之间划过一道红痕,有血渗了出来。

我真的要疯了,听从他的指示,往后退了一步。

我颤抖着,说出一句话来:“我知道你们是冲我来的,那个魅魔是我杀的,你们找我报仇,不要动我师父。”

“你也知道他是战神,一旦你伤了他,就是全仙界的敌人。我们宗可以踏平你整个族。”

最后一句话是真的。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反正我会。

他们看出来了。几个魔物商量了一下,看着我笑了笑。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来找你的。你让我们报仇,我就放了你师傅。”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反悔?”

“你只能信我。”

我真的该死,竟然害师傅受累。

但他们也真的该死,竟然敢把脏手放在师父身上。

我凭空运剑,宗门的剑法在空中复现,我站到了剑法的中心,被剑花削去了衣料,皮肉,断发,血水洒了一地。

“你们同族,就是被这套剑法伤的,我还了。放了我师父。”

我还站着,我不能倒下,但视线已经渐渐模糊不清了。

他们放了师父。

那个嫡仙又一次接住了我。

我乖巧的躺在他怀里。

这次是真的,没有力气再动了。

高等魔物的智慧超出普通人类,魅魔的头领挥了挥手,让另一只回到身边。

“我们就这样放了他们?”

“那女孩说的没错,杀了战神对我们无利。”

“但我想到了一个法子。”



春风五(H)<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47804

shuise



春风五(H)

师父又把我带回了府里。

真好啊。

他给我上药,喂我喝粥,陪我解闷,告诉我,我的筋脉只断了少许,右手只是暂时不能动,还有续上的可能。

他担心我的样子真好看,浅棕色的眼睛里有光点流动,照在我胸口。

一切都很好,直到那只魅魔找上了门。

我不知道他怎么进的宗门,但他就是进了宗门。

他给师父下了药。

魅魔,天生以交合为饲料,他们的气息和体液就是最好的催情剂,只需要少许,就可以让人沦陷。

他们竟然用在师父身上。

我掐住那只魅魔的脖子。

他毫不怕我,说:“杀了我,你师傅就没有解药了。”

我没有放开他,但我没有进一步杀死他,他知道我怕了。

魔物真的可以看透人心。

他引诱我,“你不是想要你师父吗?”

我又惊又怒,下意识用力,掐得他呼吸不能,脸变得青紫。

我才意识到自己失控了,放下了手,“给我解药。”

他退了一步,向我扔了一瓶小小的药瓶。

“喂给他就是了。”

说着消失无踪。

师父的脸染上一层薄薄的红色,他克制再三,只是浑身僵硬,却仍留有神志。

我递给他药瓶时碰到他的手,触碰的瞬间他轻轻颤抖了一下,倒是让我僵在了原地。

我心里那个隐秘的、漆黑的愿望破土而出,在这夜里一点点把我吞噬。

但我不可以。

我看着师父喝了药,渐渐闭上了眼睛。

我松了口气,准备回屋时,突然感觉到他抓住了我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