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10

,我就感觉到明显的不匹配,巨物卡在入口处,让我和师傅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我有点不知所措,下意识叫了他,“师父……”

这称呼出现在此刻的,||yin||luan画面里,让我的花穴泌了更多液体,我感觉到一种跟身体,||kuai||gan不太相同的精神上的,||ci||ji,酸和胀,汇入我的心间,又聚集在我的,||xia||ti。

他在此刻进入了我。

太大了。

巨物填满了我。我才刚感觉到一种语无伦比的充实,它又离开了,我在失落和充实之间来回摇摆,甬道间的嫩肉抖动着,叫嚣着,缠绕着,我想留住这种感觉。

“笙儿,”师傅摸了摸我的脸颊,“痛吗?”

“师父……”我的话语断续,只能跟着他的动作发出无法控制的叫声,那声音让我自己都面红耳赤,于是更加无法言语,只能不停地喊着:“师父……”

他回应我:“笙儿。”

“乖孩子。”

他肏弄我。

酸和胀,还有无法言说的满足感。

我的师傅。

我的师傅。

我紧紧抱着他,但我没有力气,只能跟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摆动着,捏住他的衣襟,小声叫着,“师父……”

我的师父进入了我,他的巨物在我的身体里驰骋,被我包裹住。

我用,||xia||ti包裹住师傅的长龙,裹住又吐出,如此反复。

吞吐之间,淋漓的水声漫溢,,||yin||mi的声音,伴随着我的叫声,回荡在他的房间里。

“笙儿,”他轻吻我,“我的笙儿。”



春风六<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47922

shuise




春风六<师徒关系(林)|春风六

大概因为欢好的缘故,神识的感知力下降了许多,直到一群人逼近了房门,我才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而我还没有穿好衣服。

我慌忙起身,动作间有液体顺着我的,||xia||ti流出,滴落在亵裤上,触及一片温热,那是师父的和我的,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我羞赧地看了他一眼,他温柔地帮我披好外衫,抱我在怀里。

门打开了。

宗门的师叔和师弟鱼贯而入,房间被他们气势汹汹地占领,看起来颇为骇人。

领头的那人似乎有些眼熟……

是魅魔!

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敛去气息,化成正派人士的模样,正单膝跪地,和宗主报备。

我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房间里欢好的味道久未散去,床上,||yin||luan的痕迹还有残留,他们……

“空镜!你和长笙这是怎么回事!”

宗主甩袖,空气中尘埃四散,气流冲击着我和师父的脸。

“有,||di||zi说你们私通,我本是不信的,但现在……”

“看看你们的样子!!”

我在他怀里低下头来,透过他的衣领,悄悄地看着来人。

长老只来了一个,内门,||di||zi五人,宗主是最强战力,如果把他们全都杀掉的话……

应该不需要很久吧。

但魅魔很麻烦。

我还在想怎么办呢,师父出声了,他对着掌门行了一个大礼,拜上一拜,说:“是空镜错了,我自甘领罚。”

我抓着师父的袖子,想要说话,“不是……”还没说完,师父握住我的手,摆了摆。

是我的错啊。

是我一厢情愿,逼迫师父做出这种有悖人伦的事,因为我本就是黑的。

而他是白的,是仙是神,他不会错的。

“既然如此,”宗主在室内环视一圈,看着师傅说,“那你把神剑交出来吧。”

“交出神剑,辞去尊上的位置,从此不再是宗门中人。”

“这丫头关上个十年,就不用去死了。”

“……”

师父沉默了。

他驭轮椅飞到里屋,只一伸手,那把剑就来了,他握在手里,没有说话。

那边也沉默下去。

两边对峙着,给了我充足的时间考虑,我有七分的把我斩杀魅魔,然后控诉他们勾结魔族,反将一军,但师父一直牢牢抓着我的手,不让我有任何动作。

“神剑交给你,可以。”

“但笙儿是我的徒弟,离开以后,也不需你们的管教。”

“不关她也行。”掌门看着那把剑,黑色的剑鞘没有一丝装饰,光点在靠近它时就被吸走,看起来内敛极了。

“你把剑给我。”

师父真的把剑给了他。

掌门拔剑出鞘,满脸激动,指着师傅,自言自语地说:“我有了神剑,我也是战神了!”

“宗门不需要你了。”

“你滚吧。”

气流波动,师父的轮椅被推出老远,差点撞上了树,我慌忙控住了。

我们又来到了山门底下。

那群魅魔早已埋伏好,等我们一出来就现身,数量有十个之多。

领头的还是原来那个,“现在战神身败名裂,我们杀了你们两人,也没有任何人管了。”

我捏着师傅的衣角,轻轻颤抖着。

我笑出了声。

结界布下,那魅魔早已进入了我的领地,他们在我的控制下互相残杀,最后的首领直到死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他们以为那剑诀伤了我根基,我应该体力不支,但我已入元婴千年,身体只是我的容器。

我在这个世界是无敌的。

只有一个人可以伤害我。

我重新回到师傅的身旁。

在他的面前跪下。

“师父,笙儿知道错了。”

“我会自刎,留下遗书,告知天下我的罪责。”

“可以做师傅的徒弟,已经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事情了,是我逾矩了。”

我拔剑。

他说:“你要告知天下什么?”

“我欺师灭祖,残害同门,罔顾人伦,趁人之危,做了苟且之事。”

“我罪该万死。”

“我陪你。”

我大惊。

他看着我。

“我空镜,罔顾伦常,对自己的徒儿有了非分之想,行了非分之事。”

“我罪该万死。”

“师父!”

他动了,轻轻抱住我。

“我的笙儿。”

“做我的妻。”



秋池一<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2903

shuise




秋池一<师徒关系(林)|秋池一

作为仙界排行第一的恶人,无法无天、横行霸道,本应该是我最大的特色。你要是也能像我这么强,就知道践踏规则有多爽了。

想当年我和魔王次子谈恋爱的时候,六界那叫一个风雨飘摇。我俩的感情闹得仙、魔两界鸡犬不宁,人人自危,哪个人不是看到我就退避三舍的。

真真是无人敢试锋芒。

每次遥想当年风光无两的年月,我都唏嘘不已。恶人就要做到底啊。

只因在凡界一时心软,捡了个小娃带在身边,谁曾想,命运竟然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哎。

哎!

噫吁嚱!

实在说不好我这手气,随便捡到的小娃,竟然是天眷之子。

这徒弟十年练气,百年金丹,千年元婴,待我留神时,他的境界已然在我之上了。

此后,我这恶人当的啊,简直不能更惨。

我前脚跑去杀人放火,后脚他就给我救人救火,渡人大道,好生抚慰,还送了他们机缘和,||gong||fa;我在前面打家劫舍,他在后面布道放粮;我做恶,他圆场……

原本看到我魂飞魄散的黄口小儿们,现在无一不对我笑脸相迎,简直把我当弥勒佛供着,更有甚者,还有人邀请我去打劫他们,就等着这徒弟的事后补贴了。

我的老脸全被他丢尽了!

早些年我还能教训他,现在他,||gong||fa莫测,我打不过他,只能认栽。

惨。

太惨了!

于是我更加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给他炼丹炼器,挖空心思去仙境淘来传承给他修行,我想着,等他有朝一日得道飞升,我就解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