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12

怪的,我能感觉到,那吻是甜的。

我的秋池,他是莲子味的。

他睁开了眼睛。

抱住我,带我出水,衣服包裹住我和他,顷刻之间就回到了屋内。

我被放上椅子时他已经穿好了衣服,拖住我的手收回,拿被子把我卷了一圈。我被被子卷住,手和腿根本迈不开,只能干坐着。

“喂!”

我挣扎了两下。

他在我背后站定。

他的掌心生出温热的风,吹动我湿漉漉的头发,一点点任它沥干。

还挺舒服的。

我没再挣扎了。

他烘干我的头发,给我挽起发髻,然后垂下手来。

终于面向我了。

我看着他,他的眼里情欲褪去,一片明朗,眼眸像星星又像太阳,光耀异常。

“喂!”

我扬起下巴,脸颊的水风干了大半,还有一滴滞在下巴,随着我的动作滑到颈窝。

他伸出手,拭去我的脖颈间的水。

我看到他克制的,轻微的……

颤抖了一下。



秋池三<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4134

shuise




秋池三<师徒关系(林)|秋池三

……

以上,就是我人生中最丢脸的一天。

后来有大概一个月,我都没敢去见秋池。

虽然我的颜面早已所剩无几就是了。

之后的日子过得风平浪静。

修真界没有什么新鲜事。无非是谁谁又突破啦,哪个宗门里又出了个天才啦,哪个大能被仇家搞死啦,乏善可陈的很。

唯一算得上比较让我意外的是,前男友的封印被人打破,他又活了过来。不仅如此,他还给我送来了封信,让我去跟他小聚一番。

其实我不太想见他来着。

年轻时爱得死去活来的两个人,因为身份问题被两界阻拦,仙界为了颜面,是更愿意杀死我而不是救赎我,所谓的正派人士打着伟光正的旗帜,做尽阴损至极的事,也让我对仙门心生抵抗。(当然魔也好不到哪去,只是他们坏得稍微坦诚一点罢了。)

破除阻拦在一起以后,相处大概百来年,才发现再浓烈的,||ji||qing也终究会被平淡的琐事稀释的一天。

,||ji||qing褪去,是两个人的问题,他有问题,我也有。

我觉得这边最大的问题在于,看透人心是他作为魔物的本能,我在他面前没有秘密,让我很不舒服。

情侣之间到底是需要距离感的。

后来就是吵架啊,分手啊,老死不相往来。

他被封印了的事我是很多年后才知道的,倒是挺让我意外。

好歹是曾经的爱人,我也惋惜过一阵子,(虽然后来很快就忘了)。

摆在眼前的两个选项,去,不去。

我还是决定去了。

毕竟同在宗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躲着徒弟也很尴尬哎,还是寻个由头外出游玩一阵子吧。

但我和前任太有名了,身份尴尬,他来仙界并不方便,我去魔界更是。所以我们约见的地方在凡间。

具体地点定在一间山间田庄,看起来像某个达官贵人避暑的地方,建筑精致,装潢明亮。

有丫鬟来往端茶伺候,他在厅堂中央听人抚琴。

啧。

还是跟原来一样。

我初见他时就是在人间,两个人互相隐去身份,一时都以为对方是凡人。做凡人时他就爱去青楼听曲,喜好风雅之事,对魔王之子的身份没有一点顾忌,也没什么争权夺位的心思。

我当时也年轻,第一次看凡间的灯红酒绿,觉得特有意思,两个人还真就以伪装的身份做了一阵故交。

但我们到底不是真凡人。

做仙做魔,其实都挺麻烦的,禁忌太多,顾虑也重重,看他后来的下场就知道了:虽无心皇位,防不住他人有心,最后被害了。

我记得当时他是被亲生妹妹给封印了,之后沉入海底,轮回受水刑之苦。

我以为他现在会变化很大。

死过一回的人,不都会悟点啥吗?

他看起来倒跟原先一模一样。

见我来了,拍掌示意舞姬下去,他问我:“这几年过得如何。”

我坐在他下座的椅子上,吃着茶点跟他唠嗑,“还行吧。”

我跟他讲我突破化神期进了洞虚期,师父过世之后宗门的大能找了个由头让我去死境,设计我、想我死,但他们没得逞。我从死境出来了,命悬一线,在人间住了段时间,还捡了个徒弟。说到徒弟我可就不困了,我说我徒弟可厉害了,学什么都快,千年大乘,了不起啊,后生可畏。

他看着我轻轻笑了。

哎,还挺好看的。

我觉得我可能就是喜欢这一挂吧,秋池也是,眉清目秀,欲求不多,总让人想拉他一把那种。

吃茶、聊天,故友两三,谈天说地,人生还是挺快乐的。

他留我过夜。

我心想,成啊。

于是住了下来。



秋池四<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4143

shuise




秋池四<师徒关系(林)|秋池四

秋池是在三天之后的傍晚出现的。

他来时没有知会我,把我吓了一跳。

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当时的情况。

我跟前男友不是请了凡间的歌姬在府里宴乐嘛,人一多,勾栏气息是重了点,她们跳舞时让我也学学,我跟着学了段,学的不太像,一脚踩空,落到台子下,看戏的前男友扶了我一把,把我带到他怀里去了。

刚好被秋池看到。

就……

还蛮尴尬的。

虽然我不知道为啥要尴尬就是了。

我想到出来时没跟徒弟打招呼,他可能又以为我去哪里作奸犯科了,所以跟了过来。于是我跟秋池解释情况:“这位是清桓。”

秋池看着他说:“魔君清桓,久仰大名。”

“哎哎,”我以为秋池看他是魔族人而出手,赶紧拦了拦,“虽说仙魔不两立,但清桓到底是我的旧友。”

小徒弟看着我的表情有点奇怪,我一时说不上那是什么。顺着他的目光反应过来,我发现我正挡在清桓身前。

秋池垂下了眼眸。

“他想让你跟他回去。”清桓在我旁边说。

哎,又来了,魔族这天赋很犯规啊,我瞪了清桓一眼,他笑盈盈的看着我,目光里带了点别的什么,我仔细辨认,发现那是……狂喜。

……什么有的没的。

奇奇怪怪。

我跟秋池摆摆手:“前几日出门时没打招呼,现在你来了倒是正好,为师打算在凡间呆些时日,你先回去罢。”

寻常说了这些话,小徒弟会朝我行礼然后走掉,今天却有点不太寻常,他默默注视着我。

他的发髻在日光下透出妍丽的光晕,人也笼罩在光中,因为背着光,我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他也没给我看清的机会。

挺立如松柏,行走间气宇轩昂,他一个转过就消失不见了。

都没给我道别。

这徒弟!

嗐!

不跟他一般见识。

当晚,清桓来我房间里坐了会。

他又跟我聊了会天。

入夜我有些乏,想早点睡下,但他没有走,他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问我:“我最近学了琴,会弹些助眠的小曲,你可要听听?”

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便应了。

那曲子确实助眠,我没听多久就昏昏欲睡,眼睛都睁不开了,坐在椅子上头点地,最后倒在了桌子上。砸在桌子上以后我才惊觉,自己起不了身了。

曲子助眠不假,但它加了点别的料,我被定住了。

清桓抚摸我的脸。

我突然开始觉得有点慌,问他:“你想干嘛?”

他说:“阿竽,这些年我很想你。”

“我在水牢里每日受极刑之苦,我想的最多的就是你,可你从没来看过我。”他把我扶了起来,让我靠在他怀里,远看,像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