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13

个耳鬓厮磨的情人正说着体己话。

但现实不是这样的,我渐渐听出他语气里的怨怼,也有些气:“当年是你先负我的!你跟她交合被我发现,自此不是说好老死不相往来吗?”

“何况我也是想过救你的,可你妹妹说你自愿死在他身下,教我如何自处?”

他笑了起来。

那笑声和先前的温和截然不同,凌厉而森然,刀片般切开空气。

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人死过一次,都是会变的。不是吗?

他确实变了,却抚琴品茶,笑容如春水,假装成原本的样子。

他打的是诱我上钩的主意。

而我真的上钩了。

此刻我受制于人,只能任他抚摸我的脖颈,将手在颈间流连。

只要一用力,我就会死。

他说:“阿竽,我们从头来过好不好?”

我说:“不好。”

他又笑了,这次倒没有太过夸张的反应,似是料到了我的答案一样。

他说:“我知道,你喜欢上你徒弟了。”

妈的,又来了。

窥我内心,知我秘辛,从不管这些东西能不能示于人前。

没有伪装,他的声音如蛇蝎,言语间杀人诛心。

“他也爱你呢。”

“但你跟他没可能的,他迈不过伦理纲常那道坎,你试过了……”

“不是吗?”



秋池五<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4856

shuise




秋池五<师徒关系(林)|秋池五

“如果我是他,阿竽……”

“如果我是你徒儿,你是我师,我就是破伦常、犯忌讳又有何惧,纵使身负骂名,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清桓抱我在怀里,将手从我脖子往上移,拖着我的下巴。我们的嘴唇只隔了不到半寸的距离,气息在他说话间拭着我的唇缘,轻细如柳絮。

我想说“所以你不是他”,但他没等我说话,又自顾自接过话头说了下去:“阿竽,你总说魔物窥伺人心,可你有没有想过,天地缘法,自有因果。”

“魔族因此没有虚与委蛇,作恶多端但心生坦荡。那是因为我们知道,只要一眼就知道……”

“万事都有定数。”

彼时我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只想着冲破禁制离他远些,所以他跟我说“对不起”时,我觉得一阵莫名。

清桓卷起袖子,让我看他的手腕。

他的手腕间血肉惨白,森然的白骨随着他的动作转动着。

破除封印的代价是……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

他快死了。

沉默。

我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将死的清桓,他诱我入局,到底想做什么?

过了好久,他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样,渐渐吻上了我的唇。

即使周身气质混沌,他的味道还是清冽的,我感觉到他的舌尖搅动我的口腔,在我的嘴里探出一条甬道,然后,一颗药丸被送了进来。

入口即化,味道有些苦涩,流淌间似有活物跳动,刺痛我的黏膜。

“你喂我吃了什么?”

他没回答我。

他解开了我的禁制,但我却发现自己使不出任何力气,只能瘫软在他怀里。

然后,我的眼睛漫上血色,视物模糊,口鼻和耳也有液体不受控制地渗出,我拭了拭,手心里一片血红。

这是什么毒。

七窍流血,身如软骨……

他还在说,“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很快就死了吗?

我晕晕乎乎的想。

他恨我这些年没去看他,所以要拖我跟他殉情么……

我遥想我这一生,潇洒恣意,活得还算快活,唯一的污点就是晚节不保……先爱上自己的徒弟,勾引不成,老脸丢尽,后被旧日的情人毒杀。

哎,一时竟然分不清到底哪个更丢脸。

恍惚着,我看到清桓震碎杯盏,运气后轰鸣骤响,屋瓦震鸣不息间,有个身影出现在房间。

秋池抱住了我。

查看我的情况用了数息,他抱着我的手战栗着,不停地唤我“师父”。

我也看着他,轻轻叫了声“小……池”,液体在我张嘴的瞬间溢了出来,很快流到我的脖颈。

我其实有很多话想跟他说。

我看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想要把他的样子刻在脑海里,所以我看到了他长年累月的冷峻表情裂开一道缝隙,他皱着眉咬唇,将灵气集中于手心,移动到我的心口处……

那瞬间,就在那瞬间,我突然业消智朗,明白了清桓的意思。

我来人间和他相会,我知道,就算相隔千年他待我的心变了些许,他也绝对不会伤我分毫。不仅是我这么想的,清桓也是这么想的,他从一开始就不想伤我,他的目标是秋池。

在知道秋池对我的心意以后,他兴奋不已,他狂喜,他以我为由头,知道秋池为了救我,会把毒导入到自己身体里面。

然后秋池中毒,颓然垂危,于是清桓夺舍,成为我的徒弟。

所以他说:“如果我是他……”

所以他说,万物有定数,因为只消一眼,只消一眼他就知道,秋池一定会为我去死。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和他殉情,而是借秋池的身体重生,和我在一起。

秋池的手覆上我的心间,灵气汇聚,光耀异常。

我突然想到,他知道这是清桓的局吗?

还是他以为,这是我和清桓一起布置的陷阱,设计徒弟,只为了和老情人双宿双飞。他在咬唇的那瞬间都在想什么啊,“即使是师父想要我死,我也愿意”,“把身体给她的爱人,心甘情愿”吗?

我真的有好多话想跟他说啊……

他触及我的身体,下一秒,他就要将毒引入体内,然后替我去死。

我伸出手,也放在了我的心间。

我手里没有任何武器,身体也瘫软而没有力气,眼睛被血灌满,我看到的秋池是红色的。

小池……

我用手为刃,剜入心间,让筋脉逆流,用最后的力气震碎我自己的心脏。

“不!!!”

我看到他的灵气聚集,试图修复我的身体,可是我的生气已然四散,无法逆转了。

有光笼罩着他。

他早就得道可以飞升,说是要等我百年之后再去上界,现在我死了,上界的引渡来了,他要走了。

哎,还不错吧。

我想。

他却不肯走。

他伸出手继续渡我,想要聚拢我的生气,我被他的灵气包裹,延缓了死去的时间。

但上界知我命数已尽,判他成上界中人,强行留在这里触犯天道,雷劫来了,暴怒而躁狂地打在了他的身上。

他还是没有收手,保持了之前的那个姿势,固执地,坚挺地,给我渡着气。

他……很痛吧。

我突然有一点点后悔,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但也不算全无好处,我被留了下来,于是我终于可以跟他说些心里话了。

我说:“小……池,师父,心悦你很久……今天终于,知道你心意……我很开心。你渡劫时……我就喜欢你了……后来你为我……留在下界……我……好开心……好……开心……”

雷劫打在他手上,很快他的手就烧焦变形,但他毫不在意。

光晕把他拖到上空,他抵抗着,却依然渐渐移了上去。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我说。

他被光晕包裹,强行穿出结界的手被雷劫打的皮开肉绽,露出白骨。

他只是看着我,声音苦得骇人“……说。”

“第一次……见面……街上……赏灯……那么多人……”

“你为何……独……问我……讨……吃的……”

又是雷劫,打在他的手上,白骨震散。

他手心间的灵气断了。

哎。

好想知道他说的什么啊。

他的指骨落在了我,||luo||lu的心尖。

“啪。”



秋池六(H)<师徒关系(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