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15


———————

上一章问题的答案,“因为你是这条街最靓的妞。”

全文完

(瞎说的)

然后观察了几天秋池的留言之后还是忍不住稍微说一下:,||chun||yao瀑布那个梗,源自《青蛇》里小青勾引法海的经典片段,呜呜呜这简直是我一生性幻想的名场景,我永远喜欢禁欲系。

我好朋友跟我说,禁欲系不都是“对旁人禁欲对女主欲求不满”的吗,其实我觉得这种不算真的禁欲系来着orz。我觉得感情最好看的就是想要和不能要之间的拉锯,性也是,做和不能做之间的撕扯真的超级带感,所以禁欲系越是不要,这肉我吃的越香。

这也是这一篇的灵感来源!

反正我超喜欢!

爽了!

over



园中雀1<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1749

shuise




园中雀1<师徒关系(林)|园中雀1

1

直到又拍掉一个蜘蛛网、又打死只蟑螂,外加扔了第三张抹布,杜秋元依然对自己来支教的决定感觉良好。

他把柜子清了出来。

这样,他就可以放书了。

可以把衣服和杂物摆好,空出阳台种上点花,在县里的高中遇到可爱的同学,度过这带有泥土香气的三个月。

他是这么想的。

打开窗帘,阳台上空荡荡的,他带来的衣物都很干净,所以连晾衣线都是空的。

他直接看到了对面的阳台。

旧胡同的街坊住的极近,两栋楼间的距离勉强通车,加上阳台,几乎就要挨在一起。

所以他清楚地看到了那个女孩。

吊带背心,只穿了个,||nei||ku,头发长长的。

就在前面不远处,在平地间走个五六步就能到的距离。她正在俯身洗头。

即便杜秋元很快就移开了眼睛,眼前依然残留了一些清晰的影相。

白花花的腿,少女的肉感依然保持了孩童的柔和软。

还有她被汗打湿的吊带背心,紧贴身体,勾勒出胸前的豆点。

挺小的。

初中生?

2

第二天杜秋元又一次见到了李青,才发现那个小小的女孩其实是高中生。

还是他的学生。

代课语文老师上任的第一天,先问了班上的课代表。

那女孩站了起来。

校服被她穿得松松垮垮,应该是太热,领前的扣子都没有扣上,露出了小小的脖颈。

也是白花花的。

她熟练地领读,发作业,和杜秋元几乎不需要磨合,把工作完成的很好。

她的成绩也很好,差不多每一次都是年级第一,语文的作文,||hui||hui都是范文。

作为老师,杜秋元最喜欢的,就是像这样的学生。

乖巧懂事,有能力,学生期间形成的优秀习惯维持一生,他可以预见,她在毕业以后也能有所作为。

3

支教的工作的阻碍主要集中在前期。小地方的人事部门办事效率太差,一个公章都要跑十个来回。

好在一切都慢慢上了正轨。

不太顺利的,是杜秋元的感情。

他异国的女朋友连续一周都没有跟他视频了,推脱的借口差不多,其实他很清楚这是冷暴力。

他们走到了终点。

这次视频里,廖卿看起来也不太好受,有点憔悴的样子。

她说:“我算过了,即使不结婚你的分也够,||yi||min。”

杜秋元叹了口气。

“我……不想,||yi||min。”

“那你大学跟我说的那些都是屁话吗?别说什么天花板了,荣誉教授的工资是你现在当高中老师的三倍!

我知道,你不想谈钱,可留学这么多年,你花了多少难道心里没有数吗?”

杜秋元揉了揉额头,“说到底,我还是想落叶归根。”

“你老实告诉我,”廖卿透过屏幕,直视他的眼睛。

“是不是你爸妈不想让你,||yi||min?”

杜秋元沉默了一瞬,然后他说:“他们没有干涉我的想法,不想,||yi||min是我自己的决定。”

廖卿没有说话了。

两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视频里女人移开了目光,也不知道在看哪里,怔怔的。

杜秋元想说什么,把她留下,半天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是廖卿先开口的。

她说:“哎,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是个宿命论者吧?”

没等杜秋元应,她自说自话起来。

“你以为不受他们的影响,以为决定是自己做出的,但其实,早在你出生的时候,你能做出的决定,就已经被决定了。”

“受限于成长的环境,家庭的背景,你想要的东西,你所追求的东西,只能是那些东西。”

那天他们分手了。

杜秋元在房间里喝了点酒。

他的朋友都在市里,他独身一人在县城的胡同里喝着闷酒,一不小心就喝多了。

打开窗户,想透透气。

然后他看到了李青。

4

居民楼挨在一起,两边阳台看似相贴,实际上还是隔了点距离。

留着大概有成年人半个步子那么宽的间隙。

李青从自家阳台上迈开腿,看着脚下。

他们在二楼。

不算太高,但她太小了,杜秋元怀疑她张开腿也够不到这边的阳台。

但她够到了。

勉勉强强,站立时没有稳住,几乎就要坠下去了。

杜秋元赶紧拉住了她。

李青落在他怀里时,杜秋元抱住了一团棉花。

看起来小小一只,胳膊倒是肉肉的,关节处挤作一团,像藕节。

很软。

他喝了酒,反应慢上半拍,所以是李青先说话的。

她又惊又喜地看着他,“杜老师?你怎么住在这里。”

杜秋元想起她抱着一叠厚厚的作业,遮住脸,偏头看他的样子。

他也想起了自己的老师身份。

“你这是做什么?刚刚多危险啊!”

他们两谁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李青问他:“杜老师,你喝酒了?”

杜秋元没有说话。

夏天的风很湿,吹的人热得慌,杜秋元觉得她应该回家,但不能以刚刚的方式。

他打算把她送回家里。

拉开了门,他推了她一把,让她进屋。

屋里酒味更冲。

啤酒和白酒都有,酒瓶倒在地上,黄色的液体流了一滩,被杜秋元踩了一脚。

李青拉了拉他,有点怕他摔到了。

他比她想象的要清醒,他说:“赶紧回家。”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作业做完了吗你?”

李青坐在书桌前,把窗帘拉开了一个缝隙,对杜秋元做了个手势。

“老师,你过来看。”

杜秋元走了过去。

他看到了对面的她家,阳台空旷,晾衣绳上吊着几件衣服,水池边有一盆花。

“什么?”

李青又指了指。

他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她家窗户贴的窗花褪了一半,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两个人影,在床上滚动着。

杜秋元有点懵。

“我妈男朋友来了,她让我藏起来。”

杜秋元终于理清楚了。

花掉的窗户,透出残缺的景象,成年男女在床上交合,看起来激烈极了。

杜秋元赶紧拉上了窗帘。

他坐在床上,突然就有点拘谨,不知道该说什么。

县城的高中上过性教育课吗?

他漫无边际地想。

重新回味着她说的话:妈妈,男朋友,藏起来。

杜秋元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明天吧。”

“明天?”杜秋元难以置信。

“那你住哪里?”

李青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说他现在住的这家旅店淡季比旺季长得多,她一般就跳过阳台,在这里勉强睡一晚上,第二天去上学。

“那你今天怎么办?”杜秋元问她。

她没说话,看着他笑了笑。

太乖了,那个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