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16

便这么讨好的笑容,看起来依然青春而乖巧。

眼眸也是湿漉漉的,嘴角有两个梨涡,对称的。

真乖啊。杜秋元想。

他觉得自己应该拒绝。

“我给你再开一间房。”

“我没有钱。”

“不用还钱。”

“为什么?”李青看着他。

杜秋元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杜老师,你就帮帮忙吧……”

她捏着杜秋元的衬衫下摆,左右晃动了几下。

人在喝醉的时候,意志力尤其薄弱。

杜秋元领教到了。

他说:“好。”



园中雀2<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1750

shuise




园中雀2<师徒关系(林)|园中雀2

5

李青第二次来杜秋元家里睡的时候,杜秋元给她准备了一个枕头。

他充话费时店里做活动,送了一只白色的兔子公仔。

李青却没有枕它,而是抱着它睡了一晚上。

女孩子睡在床上,杜秋元打了个地铺,两个人聊了聊。

“作业写完了吗?”

“还没。”

“那怎么办啊?”杜秋元起身,看着床上的李青。

女孩子的睡衣是白色的,白影在黑暗里缩成一团,听到他坐了起来,于是那团白色也转了过来。

他看到了她的眼睛。

“明天早点去学校写。”

还有她的嘴巴。

杜秋元倒了回去。

“杜老师。”

他听到她在黑暗里叫他。

“你是不是失恋了?”

“……”

“我大前天看到你哭了。”

“……”

“我们每个人都会谈恋爱吗?”

“……”

“老师也会,妈妈也会,我也会吗?”

“……”

杜秋元想了想,还是决定插一句话。

“你现在高三,要以学习为重,大学才是适合谈恋爱的时候。”

“我妈也这么跟我说。”

她翻了身,慢慢把脸凑了过来,看着床下的杜秋元。

杜秋元感觉到她在看自己,也感受到头发从床上滑落,在他手臂间扫动。

听到她说:“我觉得我妈这男朋友不靠谱。”

“你爸爸呢?”杜秋元问她。

她说:“我爸更不靠谱。”

又抱怨了两句:“哎,我妈找男人的眼光也太差了。”

她突然问他:“杜老师,你觉得张老师怎么样?”

“物理老师?”

“是的,你觉得她怎么样啊?”

李青晃了晃脑袋,头发跟着动了动,扫到了杜秋元的锁骨。

“很负责,教的也挺好。你们是不是都觉得她很严厉啊?”

“谁问你这个了,”李青看着他,“你觉得她好看吗?”

“成天都在想什么呢。好好学习。”杜秋元翻了个身。

李青也慢慢躺了回去。

她的声音在床的中心传来。

“那你觉得我好看吗?”

6

阳台的门又一次被敲响。

这一次,杜秋元没有直接把门打开。

他站在屋里跟李青讲话:“我给你开了一间房,以后可以睡那里。”

那头很久没有回话。

他屋里开了空调,站在门口时,门缝吹来的风热得烫人。等了好半天,也没听到她回答。

他以为她走了。

于是杜秋元打开了门。

李青端着蛋糕站在门口,开门带出的风吹灭了上面的蜡烛。

她捏着蛋糕转身就走,手心里奶油挤了出来,落在了她的裙子上。

杜秋元拉住了她的胳膊。

她转过头看着他,眼眶红红的。

“不要钱吗?”

她问。

杜秋元愣了愣。

“给我开了间房,不要我还钱,不想我赖在这里,又觉得我可怜。”

“是这样吧?”

“你觉得我很可怜吧。”

杜秋元下意识否认:“我没有。”

她在原地站着,低头深吸气,慢慢平稳下来。

然后抬头,“杜老师,我今天十八岁了。”

蛋糕在她手心里糊成一团。

奶油粘在手腕上。

白色的斑点。

排成了一条直线。

7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李青都没有敲过杜秋元的房门。

他只在学校见过她。

低头背书,上课也在偷偷写作业,看黑板时抬起头,露出细长的脖颈。

那身校服对她来说真的太大了,下摆拖在胯间,袖子都长处了一截。

她真的有十八岁吗?

看起来那么小一只。

杜秋元偷偷把窗帘拉开了一角,往对面的阳台看了过去。

下雨了,视线被雨阻隔,看得有些费力,可杜秋元还是看清了。

阳台空荡,没有人。

窗户纸破碎,有两个人在床上交欢,忘情地进入彼此的身体。

李青呢?

杜秋元突然站了起来。

她跑哪去了?

下了这么大雨,她跑哪去了?

杜秋元下楼,问了他住的旅店的店长,中年女人表情奇怪地看着他,反问他:“你说李青吧?”

“你认识她?”杜秋元说。

“何止认识……抓到过好几回。”

那女人的口音有点重,杜秋元要仔细听才能听清楚。

她说:“李青真的可怜哦,她爸在她妈怀她的时候就跟别人跑了,入赘了一户当官的家里,现在在市里当副校长,风光坏咯。”

“她妈自从生了她以后,精神就不太正常,跟乱七八糟的男人乱搞。难得这孩子是好的,被我抓到了以后帮我做活,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那她现在在哪里?”

“我怎么晓得,今天下雨,店里住满了……”

杜秋元撑起伞,走出了旅店。



园中雀3<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1781

shuise




园中雀3<师徒关系(林)|园中雀3

8

漫无目的地找了半夜,躺上床时,杜秋元很久都没有睡着。

他听到了一声很轻的叩门声,从阳台传来。

雨还在下,闪电划过。

他起身去开门。

惊雷和李青一起出现。

她全身湿透,长发贴在脸上,手腕像被黑色的蛇缠绕。

杜秋元让她进了房间。

她洗了澡以后,换上了杜秋元的T恤,平躺在床上,没有说话。

杜秋元想问她到底去哪了。

但他没有问。

黑暗里,她从床上爬了下来,缠住了他的四肢。

杜秋元一动不动。

她抚摸他的身体,隔着衣服贴在他的胸膛上,手游走到下身,被杜秋元抓住了。

他想把她从自己的身上剥下来,但她抱得太紧,手脚并用,几次交锋他都败下阵来。

“下去。”

他说。

“我不。”

她没撒手。

“那睡吧。”

杜秋元放下手。

李青捏着他的分身,巨物滚烫而壮大,问他:“你睡得着吗?”

杜秋元没有说话。

李青立起上身,调整了姿势,在他的胯间坐下。

他穿了,||nei||ku但她没有,隔着一层布料,那东西卡在了她的腿间,随着她扭动的动作,渐渐没入她的缝隙里。

“你干什么!”

杜秋元起身。

巨物和他一起挺立,朝,||xue||kou猛地一送。

隔着衣服,他进入了她的身体。

虽只有一瞬,紧接着杜秋元就抽出并退离,但对于李青来说,还是太多了。

“疼疼疼……”

她倒了下来,头滑落地铺的棉絮,砸在了地上。

重响。

杜秋元有点慌,抱住她的头。

她又缠住了他。

“给我。”

“别闹了!我是你的老师!”

“那你为什么放我进来?”

“因为……”

她靠近他,先一步替他说了,“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