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19

两个一起睡了过去。

14

杜秋元醒来时,李青躺在他身边,依然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他靠近她,压低声音轻轻地问:“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李青没有说话。

杜秋元把她抱了起来。

她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躺在他怀里,靠着他支撑才能坐立起来。

杜秋元尝试叫她的名字,她转过头看他。

他尝试问她“你饿不饿”,她摇头。

于是杜秋元想了个办法,他说:“可是我有点饿了,你陪我吃点东西好不好?”

她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直直地看着他。

杜秋元拿不准她的意思,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先去大堂定下这间房,然后买些吃的上来。他温柔地把李青平放在床上,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刚准备出门,手腕便被李青抓住了。

他回过头来看她。

少女的身体依然软弱无骨,她翻身就用了半身的力气,此刻一只手拉着杜秋元,另一只手垂到了地上,抬起头,看着他。

杜秋元又一次看到了那样的表情。

那个从阳台上跳到他家,兔子一样的少女,说她想要留下时的表情,眼眸湿润,澄净地、渴慕地、乖巧地、娇憨地望着他。

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园中雀7<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9215

shuise




园中雀7<师徒关系(林)|园中雀7

15

杜秋元把她捞到怀里,自己也坐在床上,让她躺在自己的肩膀上躺好。

李青顺从地靠在他肩膀上。

他问她:“你是不是不想我走?”

她没有说话。

杜秋元轻轻叹了口气,又问:“那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呢?”

她沉默了一会儿。

杜秋元以为她不会回答了,下一个问题都已经准备好,刚想问出口,她说话了,她说:“你。”

杜秋元停了下来,想听她把这句话讲完,结果等了很久她都没有继续说话。

他颇有些奇怪,追问她:“你想说,我……什么?”

他低头看着她,她也直直地看着他。

他问:“你想让,||wo||gan什么?”

她说:“跟我,||zuo||ai。”

16

她真的不太有力气,浑身软绵绵的,在杜秋元提议“等吃完饭好不好”时,瞬间又沉默了下去。

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他又喂她喝了点水,用口渡给她时,她咬住他的嘴唇,水漏了出来,洒在了两个人身上。

杜秋元赶紧把她的衣服脱了下来。

他背对着她脱掉自己的衣服时,李青突然坐了起来,紧紧贴上了他的后背。

他能感觉到她胸前一片柔软,轻飘飘地贴合着自己。

他还感觉到她咬住了他的后颈,虎牙尖尖,磨起人来有种细微的痒。然后她真的用力咬了下去,也幸亏后颈的痛觉不算太发达,他才没有防御性地甩她下来,就这么生生扛住了她的啃咬。

他听到李青说:“……流血了。”

伸手摸了摸,血还不少,看来咬得挺深。

杜秋元又好气又好笑,也学着她的样子在她的脖颈之间用力抿吸,留下一道深深的吻痕来。

李青怔怔地看着他。

他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突然想到一个不合时宜的笑话。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杜秋元轻轻笑了笑。

“你笑什么?”她问。

“想到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

杜秋元适时想起了自己带来的礼物,他在裤子口袋里翻找,掏出了一个方盒子。

他把盒子递给李青。

李青看到了那个兔子手链。

她慢慢把手链戴在手上,扣合时看不清圆环的缝隙,没有一次就弄好,杜秋元帮她戴了上去。

李青抬起头看着他,也笑了笑:“说我兔子急了咬人吗?”

杜秋元没回话,表情倒是很丰满,笑容藏不住,大大咧开了嘴角。

李青坐在了他的身上。

她颇为粗鲁地脱掉了他的裤子,然后两腿盘成M形叉开,坐在他胯间,她用,||xia||ti顶他的腿间那物,悬着胯前后耸动,感受他的分身渐渐胀大的感觉。

他背手撑着床,看着她胸前的玉兔他面前晃动,心痒难耐,他把重力转移到一只手上,另一只手捏着她的,||ru||fang,揉搓、抚弄着。

李青慢慢地湿了,她脱下杜秋元的,||nei||ku,把自己,||nei||ku掀开,准备对准杜秋元勃起的分身坐下去,被杜秋元拦住了。

她偏要,把自己浑身脱了个精光,用穴缝蹭着他的,||rou||bang,找准……

杜秋元抱住了她。

她在他怀里挣扎了两下,甚至又一次咬上了他的肩膀,他都无动于衷。

他抱住她,转换了姿势,把她压在身下。

他用一只手抱她在怀里,捏着她的胸,另一只手摸着她的,||xiao||xue,探了探,伸入了一只手指。

他说:“第一次,还是我在上面……”

“怕你疼。”

李青停止了挣扎。

她在他怀里小小地哼着,声音如稚童般娇弱,她的身体也是,在他没入的时候浑身颤抖,,||xue||kou紧致,穴肉娇弱,几下就溢满了水。

他觉得她准备好了。

他说:“觉得难受就跟我说,不要强撑,知道吗?”

李青笑了笑,勾住他脖子,说:“知道啦,杜老师。”

杜秋元暗骂。

刚刚还觉得她乖呢,现在又笑得像个妖精。

他慢慢进入了她。

她的,||xue||kou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小,连,||gui||tou都塞不进去,他找了好几次,摁着,||rou||bang往里用力,终于没入了一点点。

她叫得好大声。

那声音让他兴奋,他的呼吸已经乱了,但仍尽量让自己平静来,问她:“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她说:“求求你……肏我。”

妈的。

杜秋元的理智,||beng||pan,他疯狂地进入她的身体。她已经湿润了,但,||xue||kou太小,第一次进入时卡顿尤其明显,在突破了那层屏障以后,他进入得又艰难又痛苦,几乎就要缴械投降。

李青叫得太大声了。

她的叫声超出了,||shen||yin的范畴,可以稍微往,||lang||jiao那一类靠拢,和她平时的乖巧截然不同,但这声音,这不同寻常的声音,反而让杜秋元更加兴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早于自己的有意识控制而作出行动,毫无怜香惜玉地,更深地进入了她。

她太小了。

也太紧了。

他在她身上开疆拓土,也在她身上驰骋疆场。

他难以控制自己进入的速度,只能受这股狂热的欲望所支配,一下又一下地插入她,他听到她的声音,从,||lang||jiao慢慢回落,变成大声的,||shen||yin,她重新变成了女孩。他的女孩正在吞吐他的,||rou||bang。

“你……有没有不舒服?”

杜秋元慢慢找回理智,又问她。

她没有回答,只是,||shen||yin着。

杜秋元以为自己弄疼了她,慢慢缓下动作,从她身体里出来。

有血沾在他的,||rou||bang上。

李青用双腿勾住他,稍稍仰起头看了他一眼,声音妩媚至极:“杜老师,不要停好不好……”

他又一次进入了她。

这次她勾着他的上身,他用手撑在她两侧,两个人四目相对。

杜秋元在她身体里驰骋着,她被他的动作带得摇摇晃晃,声音也断断续续的。即便如此,他们的目光也没有分开,而是一直看着彼此。

所以他看到她在他身下承欢,白玉般的小手紧紧抓住床单,嘴唇张合,脸上媚意盎然。

她的女孩成为了女人。他的女人。

所以她也看到他在她身上冲锋,眉眼温和,眼里的柔情溢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哦,她的老师。

她似有所感,在,||shen||yin的间隙里叫着他的名字,“杜秋元……”

杜秋元愣了愣。

她又叫,“杜老师……”

杜秋元气血翻涌,汇聚在,||xia||ti,险些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