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关系(h)-分卷阅读20

含住她的唇,不让她再说出什么,她随着他进入的动作发出哼声,哼声又进入他的口里。

他们彼此包含。

李青用手挠了挠他,他从她的唇向下,咬着她的下巴和脖子。

她的声音在他头顶传来,说:“杜老师……你好大哦……”

杜秋元更用力地捅向她。

“啊……”

“杜老师……你的……,||ji||ba……好大……”

杜秋元觉得自己要完了。

“杜老师……”

“你的……大……,||ji||ba……肏我……好爽……”

杜秋元绝望地闭上眼睛。

他从她身体里迅速拔出。

射了。

她的小腹、间隔的床单上洒满了,||jing||ye,她无力地瘫着,,||xiao||xue里也渐渐溢出残留的乳白色液体。

杜秋元赶紧抱着她去厕所清洗,用喷头打湿她的身体,抠出她,||xiao||xue里射入的,||jing||ye,洗洁着她的,||xia||ti。

他严肃地说:“不许说脏话。”

李青疑惑地问:“杜老师你不喜欢吗?”

杜秋元的脸红了。

……

重新躺回床上之前,杜秋元先洗了床单,去楼下定了房间,回来时拎了些吃的。

李青是真的饿了,她吃得气势汹汹,却没吃太多,躺回床上像个餍足的小猫儿,或者奶狗之类。

杜秋元抱着她。

黑暗里,她慢慢缠上了他的四肢,杜秋元任她抱着。

她唤他:“杜老师。”

他说:“我在。”

她又叫他:“杜老师。”

“我在。”

反反复复的,像找不到灯塔的行船,在风暴里迷失了方向。

他说:“我一直在。”

于是她慢慢地,一点一点地……

放声大哭。



园中雀8<师徒关系(林)|

:books/684714/articles/7859779

shuise




园中雀8<师徒关系(林)|园中雀8

17

“你从县里挖过来的那个学生……对对对,就是李青,”高三的年级组长是一个地中海的中年男人,他端着茶杯转过头来,试图用一个词来总结刚刚的话,评价道:“真的很不错。”

“县里进度落后,刚开始过来的时候成绩差一大截,现在……”他把成绩单递给杜秋元,指了指最上面的那个名字。

“再也没掉出过前十。”

杜秋元发自内心地笑了笑,他说:“谢谢张老师对她的照顾。”

中年男人应承着点点头,“还是她自己努力啊。”

插了一些其他的教务问题,好半天话题又回到了李青身上,“一个人到新环境,也没个家里人照应,性格有点内向……”

“我唯一就担心她人际交往可能有点问题。”

18

李青转到城里的高中以后,杜秋元也重新回归教学,他带的是高一,虽说高一跟高三在同一栋楼,他们两却隔了四层,她在六楼,他在二楼,平时很少能见面。

上一次见面,杜秋元在教学楼到寝室的必经之路上等她放学,讲了两句话,最后不欢而散。

杜秋元说:“我很担心自己审美老气,买的衣服你不喜欢,你愿意陪我去挑吗?”

李青说:“我不要你的钱。我自己有奖学金。”

转身就走。

杜秋元拉着她手腕,她挣扎,,||bai||nen的腕间留下一道红色的印记,于是他松手了。

李青头也没回地往寝室走去。

后来杜秋元拿到了李青的课表。

他在办公楼的窗户里看着她从教学楼拐出来,,||ling||sheng响了,她还在慢悠悠地走着,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掐着点在,||ling||sheng落下的瞬间进入体育课的班级小队里。

入秋以后,她的衣服还是很薄,杜秋元给她买了风衣,她没有要。

她现在只穿了身长袖,裤子是县城的校服裤,在脚腕处收紧,露出一双灰色的球鞋。

体育老师在上面讲了两句话,然后拍手,全员散开。

李青没有动。

她几乎是最后一个从原地离开的人,人群三三两两,嬉笑嚷闹,而她远远落在后面,既没有追,也没有退,慢吞吞地向前走着。

整场体育课,她都游离在人群之外,自己抱了个排球,像篮球一样拍了两下,越来越低,又捡起来,重新颠了颠。

然后抬起头,也不知道看向哪里,眼里一片空白。

杜秋元从办公楼走了下来,他在课间的时候走来,跟奔跑,||hui||jiao室的学生们擦肩而过,一把捞住了迷茫的李青,把她藏匿在人群里拉回了器材室。

他把她带到了器材室的货架后面,用高高叠起的运动垫遮住他和李青的身影,没有先说话。

李青抱了抱他:“杜老师,你怎么过来啦?”

他亲了亲她的嘴唇:“我很想你。”

李青怔怔地看着他,低下头笑了。杜秋元让她环抱住自己,把她的冰凉的小手放在上衣的口袋里,说:“你有没有想我呢?”

她没有说话。

安静间,器材室的门被打开了,有两个学生拎着装排球的篓子进来,有些艰难地移动着,“哐——”地一声,篓子被放在地上,其中一个问另一个:“就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吗?”

另一个一边走一边说:“可以了可以了,我们快去吃饭吧,我饿死了。”

李青从货架后面往门口张望,同学的背影被关在门外了,一阵窸窣之后,门被锁上了。

李青:“嗯?”

杜秋元把她抱了起来,放在地上叠起的运动垫上。

先试了试门。“锁上了。”

李青:“那怎么办啊?”

杜秋元看着她,笑得有些狡猾,说:“嗯,那我们要被锁在这里一辈子了。”

李青:“别闹了,最多明天上体育课的时候被人发现。”

“而且我饿了,杜老师你不饿吗?”

杜秋元把手撑在运动垫上,俯身含住她的唇,吐词不清地说:“我也饿了。”

李青躲了躲,“那怎么办啊,杜老师!你就不担心的吗?”

杜秋元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两只手并拢,用一只手制住不让她继续动。他也接着亲吻她的脖子,细细咬了咬。

“哎哎——”

“不要咬那里!会被发现的!”

于是杜秋元轻轻含住了的她的脖子,只用舌尖舔了舔。

“杜老师!”

李青叫他。

杜秋元把她压在身下,站在她两腿之间,俯身一边咬着她耳垂一边说:“等下我打电话让人来帮忙开门,不要着急。”

李青慢慢停下了挣扎。

“……可是我饿了。”她在他细密的吻里含糊地说。

他把手伸进她的外裤,隔着,||nei||ku摩擦着她的,||yin||di,说:“刚好,我也饿了。”

李青:“唔……”

她的脸泛上一层潮红,手搭在杜秋元的后背,轻轻捶了捶,“你调戏我。”

杜秋元褪下她的外裤,说:“嗯,我喜欢调戏你。”

李青的脸滚烫不已,她明显感觉到杜秋元腿间那物的抬头,于亲吻间碰撞她的,||xia||ti,坚硬如钢铁。

杜秋元接着褪下她的,||nei||ku,白色的花边,||nei||ku挂在她左腿的大腿中间,蜷缩成一团。

他用手指进入她,感受到她的湿润和粘稠,还有她的颤抖和飘荡在空气中的,||shen||yin,他的女孩眼中有流光溢彩,脸上尽是动情的神色,正低低地叫着他的名字。

他无法忍耐,脱下衣衫,用最快的速度戴上安全套,进入她。

他终于重新回到她的怀抱,回到她逼仄、潮湿的甬道,也回到她柔嫩的口中。

“杜老师……”

李青用腿夹着他,用力从坐垫上支撑起上身,把他的吻逼了回去,杜秋元看着她,她在又一次被进入时,颤抖着喘息,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女上位啊?”

杜秋元在她的身体里刹住了车。

他抱着她从坐垫上下来,保持进入的姿势,自己躺了下去。

“现在。”

李青被他托住,借力跪坐在坐垫上,她颇为好奇地看着躺在身下的杜秋元,尝试着耸动着。

她在此时清晰地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