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5

小姑娘身体太软太滑,引得言征身下巨物更滚烫胀大。

“扶着,”言征把阮谊和靠到洗手台旁边,把她的小手搭在边沿侧扶好。

随即将那巨物缓缓旋入她又小又窄的,||mi||xue里……

“啊……不行…太大了……”阮谊和浑身哆嗦,把男人搅得差点儿缴械。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多,||yin||dang啊,”言征逼迫她看镜子里自己媚叫的模样。

她被压在洗手台上,两团,||hun||yuan雪白的乳肉被挤压成了面团般在冰凉的瓷面上碾磨,冰凉的,||ci||ji从小,||ru||tou直接传到了大脑,情欲高涨。

“不要…好疼……老师……你、你停下来……”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停下来……

言征抬起她一条纤细的腿,把硕大的,||gui||tou顶的更深入,直直碰撞她的G点……

阮谊和一只腿撑着地面,完全站不住,差点虚脱到整个人瘫在地上。

“站不住了?”言征惋惜道:“阮阮怎么这么不经操?”

“呜呜……腿要抽筋了……”阮谊和娇哼着求饶:“真的站不住了……”

她还在,||gao||chao余韵中,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xiao||xue,努力地吸那滚烫硕大的,||ji||ba,哪里还有力气站稳……

看她实在可怜,言征只好把她抱起来,说:“算了,去床上操,好不好?”

“嗯……”

可怜的小小少女泪眼婆娑地点头。

把她放到柔软的大床上,看到小少女被洗手台瓷面压出红痕的饱乳,男人又起了歹心……

滚烫的,||ji||ba在,||mi||xue里全力冲刺,马眼里分泌出的液体让女孩娇吟不断。

“啊……不行……你、你起来……”

阮谊和还没回过神,言征居然一边操干她,一边含住了她的一只大,||nai||zi用力吮吸。

,||xiao||xue和,||nai||zi的双重,||kuai||gan要把她逼疯,整个人剧烈颤动,,||yin||jiao声更连连不止……

“不要……”

小,||ru||tou被他恶意用牙齿厮磨,用舌头色情地舔了一边又一遍,最后还咬着她的小,||ru||tou慢慢往上提……

“啊………嗯…啊……”

又、又,||gao||chao了……

阮谊和在,||gao||chao中神志不清,晕沉沉地昏过去……



甩脸色<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06275

shuise




甩脸色<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甩脸色

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言征不在家,倒是有一个很面善的保姆来给她梳洗,递上干净的衣物。

阮谊和心里惦记着上课的事,换了衣服就匆匆赶到学校去上课。毕竟现在是高三,只有两个月不到就要高考了。

谁知等她赶到学校时,高三一班正好在上物理课。

阮谊和一看到言征就想起昨晚那些让她羞耻的事,站在教室门口,垂着头低声说了句“报告”。

言征却像没事人一样,装出“好老师”的模样,温和地说:“进来吧。”

阮谊和背着书包迅速走到自己那个单独座位,生怕别的同学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

言征不愧是Q大的顶级教授,他的物理课内容很充实。

一节课快上完,别的学生都有种“居然这么快就要下课了”的依依不舍感,意犹未尽地想再听几道题解析。阮谊和倒好,一个人在最后一排听得迷迷糊糊打瞌睡——她别的科目都很优秀,唯独在物理这门科目上不开窍,每次考试垫底。

“阮谊和,”言征点名:“我刚刚说了什么?”

这人,是故意整她吧?

哼,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阮姐也不是吃素的!

阮谊和懒懒散散站起来,随口说:“你刚刚,念了我的名字啊。”

众女生投来小刀般的目光——这个阮谊和,怎么完全不给男神老师一点面子啊?!

“除了名字呢?”

“没听见,睡着了。”

这真是……太拽了吧。

阮谊和前排那男生偷偷回头看她,在内心暗暗佩服阮谊和这种完全不怕老师的胆量。

言征对阮谊和出奇的有耐心,以往别的老师要是被阮谊和这么怼,肯定要翻脸罚阮谊和站到教室后面,甚至站到教室外面。

“下课来我办公室。”言征给她的回应风轻云淡。

继续上物理课。

阮谊和看着黑板上清晰的板书,有种看天书的感觉……唉,物理这玩意,真的是学不会,学不会。

过了不到五分钟就下了课,阮谊和装作忘了言征的话,从课桌肚里掏出一张揉的皱巴巴的数学卷子,把卷子展开抚平了正要开始刷题,却听那人阴魂不散地说——

“阮谊和,过来。”

本来是下课的时间,班上的学生有的在做题,有的正围在一起说话,这会儿全都齐刷刷把头扭向最后一排,看向阮谊和——

大概是要看好戏,看她怎么跟新来的代课老师杠到底。

阮谊和讨厌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不情愿地拖着步子走向讲台。

言征指了指讲台上那两本物理习题书,说:“帮我拿到办公室去。”

……这人自己没手啊?就两本书还要学生帮他拿,多大的威风?!

阮谊和拿着那两本物理习题书,逛花街似的晃晃悠悠跟在言征后面走。

整层楼就她最特殊,不好好穿整套的校服。

其实阮谊和委实冤枉,之前在酒吧住宿,有一次和一个同居的女人吵架吵的厉害,那女人拿着剪刀二话不说就把她的校服长裤剪得乱七八糟,完全没法再穿出门。阮谊和也舍不得花钱再买一套新校服,干脆就每天象征性地套一件校服外套大摇大摆走在学校里,路人要多看她两眼也无所谓了——反正她打死也不会花冤枉钱再买这丑兮兮的肥大校服。

至于校裤被人剪烂了这事,阮谊和也绝口不提,每次年级主任、校长逮到她,||bu||chuan整套校服,她就一脸无所谓地站在那儿挨训,挨完训了就走人,从不解释半个字。

到了言征的办公室,化学老师正好要来找他换课,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阮谊和,于是调侃言征——“怎么样,言教授,是不是高中学生比大学生还难管?”

言征似笑非笑看着阮谊和:“你说呢?你难管吗?”

阮谊和不说话,气鼓鼓地瞪着他。

“其实不难管。”言征淡淡地说。

阮谊和撇了撇嘴,毫不买账。



正经补习<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06304

shuise




正经补习<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正经补习

化学老师和言征换完课就走了,办公室只留下这两人,气氛极其暧昧。

言征随手勾来一把椅子,放置在他的椅子旁边。

“坐吧。”他问:“还疼不疼?”

阮谊和不理他,气呼呼的。

言征笑了笑:“在别的同学们面前这么嚣张,敢跟老师甩脸色———怎么昨天晚上被老师操弄的时候就没了胆量?哭的像只小兔子似的。”

阮谊和恼羞成怒:“不准说!”

“好,不说,”言征也不生气,耐着性子说:“讲点正经的,给你补习物理。”

阮谊和扁扁嘴:“………骗人吧,说是补习,又做那种事……”

言征把习题书和教科书放到桌面,一本正经:“真给你补习,坐过来。”

阮谊和将信将疑地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

“初中物理怎么样?”他翻了翻阮谊和那本几乎全新的课本,不用再翻她那本习题书也能猜到,习题书估计也是新的。

阮谊和随口答:“勉强及格吧,不怎么样。比高中好一点。”

言征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沓讲义,说:“那我就给你从高一的知识点开始讲。高考没多远了,现在能听懂多少基础知识就尽量听多少,至少到时候能拿全基础题的分。”

“其实我不在乎那些基础题的分,”阮谊和语气嚣张又欠扁:“我别的科目都很好,已经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