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6

考一所211大学了。”

除了嚣张,还带着几分得瑟,潜台词是“看吧,就算我上课睡觉也比别人学习成绩好”。

言征被她的幼稚模样逗笑,她这嚣张的语气简直像出自不懂事的小学生——这是等他夸赞呢?

那就顺了她的心意。

言征知道她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性格,于是温和地说:“这就说明你智商挺高,对吧?既然有这个智商,为什么不用它思考物理题呢?明明是考985大学的人才,就只有考211大学的理想吗?”

……

怎么感觉被他夸的还有点飘飘然了。

阮谊和虽然不吭声,但心里还挺爽。

所以她一高兴,就愿意静下来听他讲物理课了。

这些基础知识对于言征这个物理系教授来说,与“一加一等于二”这种题的难度来说无异,但对于阮谊和这个好久没碰过物理的人来说还是颇有些难度。

何况她一直对物理不开窍,初中物理老师说她这是缺乏想象能力。

比如这一题,“一块大木块重8N,下列哪些情况下,它受的重力还是8N?”

选项有“A将它竖直抛出;B将它放到月球上;C将它放在加速上升的电梯内;D将它放到水里,它浮在水面上”。

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应该是再基础再简单不过的力学题吧?

但阮谊和就怎么也想不通。她执意认为放到水面浮着的木块会减轻重力。

鬼知道她怎么想的?唉……阮谊和单手撑着下巴,困惑又费解地听着言大教授讲这些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知识点。

其实他讲的很有条理,只是阮谊和听得不太认真,听着听着就犯困打瞌睡去了。

“阮谊和。”

言征念她名字,把她从朦胧睡意里拖出来。

“哈?”阮谊和意识清醒过来:“这就讲完了?”

言征扶额:“所以你完全没有在听吗?”

“也不是完全没听啊……一开始有认真听……后面,后面就打瞌睡了。”

她倒是大言不惭,也好意思说。

看来不严格点要求她,还真是管不住她。

“站着听,站着不容易打瞌睡。”言征沉声说着。

怎么突然这么严肃啊……

阮谊和把椅子往后拖两步,不紧不慢地站起来:“我站好了,老师您继续。”

不过,站着好像确实不太容易犯困。

鬼使神差地,她竟然认认真真听完了一道题的讲解,这还真是头一回。

“听懂了?”

言征随意转着手中的笔,阮谊和看他那双手修长的骨节看得出神。

愣了两秒,赶紧说:“懂了懂了,真听懂了。”

又补充一句:“您讲的真好。”

这夸赞,可真是敷衍得不能再敷衍了吧?

“听懂了就做下一题。”言征翻到讲义下一页,在其中一道题号上用黑笔打圈,然后推给阮谊和。

听懂了也不一定会做啊……阮谊和腹诽,乖乖把讲义捧在手里仔细审题。

她还站着,一边思考题目,一边摇摇晃晃。

“坐着做题。”

言征算是服了这丫头。

“哦。”阮谊和顺从地坐下来,思绪漫无边际地做这道题。

这草稿……思路完全偏了。

草稿纸上龙飞凤舞地画图,一看就没有用心写题。

“你做数学题也这么敷衍?”言征严肃地问。

他早就听言华说过,阮谊和这孩子数学好,也肯用心钻研。

“那肯定不啊,”阮谊和随口答:“我做数学要是这么敷衍,那成绩还不得垫底?”

你还知道自己态度敷衍啊……

言大教授循循善诱:“拿出你做数学题的态度,好好做这道题。”

“那您可别想了。”阮谊和不屑地说:“您又不是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冯月是个快六十岁要退休的女老师,对学生格外慈祥和蔼,在学生心里树立了很高的威信。而她的课,不用管纪律也是全场屏气凝神听讲。

阮谊和在学校几乎让所有教她的老师感到头疼又气愤,唯独对数学老师恭恭敬敬。

做了一会儿,阮谊和在括号里写了一个大大的“C”。

把讲义递给言征:“做完了。”

正确答案就是C,言征问:“猜对的还是做对的?”

阮谊和委屈:“当然是做对的啊……想了这么久……”

“值得表扬,”言征摸了摸她的头:“奖励你什么呢?”

阮谊和背后一寒,感觉这个恶魔老师又要做什么不好的事了………

ps:适当推一下剧情哈哈哈,别急,肉会有的,而且很多。

求评论求珍珠~欢迎催更



塞着跳蛋考试<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07060

shuise



塞着跳蛋考试

“你、你别乱来啊……等会晚自习还有英语考试……”

少女怯懦地往后退,生怕这个老师又做那种羞耻的事……

往后退着,纤腰却磕到了桌子角,痛的她一声低呼。

“撞疼了?”言征把她揽到怀里,缓缓给她揉着被磕碰到的地方,揉着揉着,手却游移到下方,悠悠问:“等会要考试?”

“嗯……”阮谊和点头。

“那正好,”言征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枚银白色跳蛋,不由分说地往她的小,||nei||ku里塞。

“不要……”阮谊和徒劳无益地挣扎着,只换来被男人的手臂箍得更紧的下场。

,||xiao||xue里忽然塞入了异物,她浑身难耐地娇吟着,想把那奇怪的东西拿出来。

“不准拿,”男人低声命令:“当,||xing||nu就要听话。”

“可是……我马上要考试了……”阮谊和哀求:“至少不要现在……”

言征不顾她的哀求,将跳蛋的远程遥控打开,调至最小震频。

塞在,||xiao||xue的东西忽然开始震动,颤动得骚嫩花肉快慰至极,层层紧紧吮吸跳蛋,麻酥的电流传遍全身,花穴忍不住痉挛起来……

“…啊……停下,不要……不要让它震动了………”阮谊和艰难地说:“真的受不住了………”

“这才最低档而已,”言征满意地看着她的反应,接着说:“先去考试,什么时候撑不住了就到办公室来找我。”

“不要……”阮谊和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这样我没办法考试……”

男人言简意赅:“忍着。”

他又拿出手机,打开隐藏相册给阮谊和看昨晚那些照片……竟然全是她的,||luo||zhao……

“不听话就把照片传出去,”言征威胁。

阮谊和快被他气哭了,刚刚正经补习物理的时候还觉得对他印象改观了一点,结果现在……这个人也太,||wu||chi了!

夹着跳蛋走路时,一步比一步困难,几乎要瘫软跪坐到地上,幸好跳蛋是静音的,不然要是被别的同学听到……那她真的没脸见人了。

英语考试开始。

阮谊和握着笔的手颤抖不已,身下袭来的,||kuai||gan让她大脑空白,完全没办法静下心来做试卷。

眼看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流逝,她却迟迟未做几道题……

忽然间,||xiao||xue里那东西的震动频率又提高了,而且是好几倍地增强……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的蜜洞简直快要被撞碎,跳蛋横冲直撞地捣着花心,淫腻的水争先恐后地涌出来,,||nei||ku湿了一大片,泥泞不堪。

“唔……”阮谊和忍不住小声嘤咛,那声音太软太娇,引得前排听到的同学忍不住回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英语老师疑惑地看着面色潮红的小姑娘。

阮谊和急中生智地解释:“我……肚子疼……能不能去趟洗手间……”

“去吧,”英语老师体谅地说。

阮谊和脚下发虚,扶着墙壁才能站稳,偏偏感觉那跳蛋的震频又加剧了,她刚走出教室几步,就直接到了,||gao||chao……

更多,||mi||ye泌出,阮谊和腿软地跪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体还本能地沉浸在,||gao||chao迭起之中。

都怪那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