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7

魔,害她现在这么狼狈……

阮谊和勉强站起来,终于走到了言征的办公室。

言征随意看了眼腕表,轻笑道:“才十分钟而已,这就撑不住了?”

“你快把它关掉……呜呜……”阮谊和才说了几个字就屈辱地哭起来,越哭越伤心。

“好,关掉。”

言征当真关掉了遥控,把阮谊和抱过来:“爽哭了?”

“呜呜呜……才不是……”阮谊和抽抽噎噎地埋怨:“刚刚差点被同学老师发现了……都怪你……”

“嗯,怪我,”言征耐着性子哄她:“怎么这么爱哭,又不是小孩子了。”

边说着,边轻易地扯掉她的裤子。

白色小,||nei||ku早都湿得不忍直视……

言征的手指探入层层紧吸着的小花穴,抠出那枚沾满了,||yin||ye的跳蛋。

“宝贝,怎么水这么多……”言征忍不住低叹,他以前有过不少女伴,但是身体敏感成这样的还是头一回见到。

下身忽然没了刚才的剧烈颤动,空虚感瞬间升腾。

阮谊和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看着言征,美眸里浸满了晶莹的泪水。

“老师……”她软软地拉着言征的手:“好难受……”

言征故意问:“不是已经取出来了么?还会难受?”

“……你…你故意折磨我……”

“是不是想要老师操你?嗯?”言征在她细白的脖颈处留下吻痕,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脖颈敏感处,让她更想被男人狠狠操弄一场。

呜呜……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yin||dang了……

以前从来不会有这些欲望的啊……

阮谊和在言征怀里不安分地蹭动,媚眼如丝地望着他,小声说:“言老师……求你快,||cao||wo吧……真的忍不住了……”

“真是个小浪货,”言征不紧不慢地解开皮带,西裤皮带扣发出的“啪嗒”声在寂静中尤为清脆。

ps:今天收到了小宝贝们的评论和珍珠,开心鸭!感谢各位仙女噢~顺便祝六一快乐!



坐上来自己动<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09419

shuise



坐上来自己动

男人声音微微沙哑,眼眸里尽是欲念:“衣服脱了坐上来。”

然而阮谊和这小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脱衣服,但身下又极度空虚,,||yu||huo焚身般渴望被言征操干。

呜呜……怎么变得这么,||yin||dang、这么不要脸了……

阮谊和咬着嘴唇,泫然欲泣,缓缓解开校服领口的两颗扣子,把校服脱下来,露出雪白的饱乳。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胸罩,黑色蕾丝衬得她肌肤更白皙幼嫩,双乳间的沟壑更是诱人。

明明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身量也是小小的一只,还经常被当成初中生,却有着一对与年龄不符的挺翘的大,||nai||zi,把校服前端撑得鼓鼓满满的,像初绽的花朵。

而她的,||xiao||xue,更是紧致到连一根手指插入也会被吸缠得难以抽动。

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小东西不耐操,随便玩弄两下就,||gao||chao了,一,||gao||chao就哭得可怜兮兮的,让人又想狠狠蹂躏她,又不舍得下重手。

言征命令:“胸罩也脱了。”

“不要……”阮谊和双臂环在胸前,可怜兮兮地哀求:“老师………你快给我吧……”

本来还想刁难她,可言征自己也是,||yu||huo焚身,身下巨物已经高涨,昂首挺立着早就等着欺负那软软的小姑娘了。

他沉声道:“自己坐上来。”

阮谊和面颊羞红,跨坐到言征身上。

她柔软的小手握着那根粗长滚烫的东西,对准了自己湿润温热的小花穴,缓缓坐下去,让那巨物一寸一寸没入体内。

才插到一半,阮谊和就情欲难耐地,||shen||yin起来:

“啊……不行……太大了……”

“继续,”言征面色微冷,这丫头磨磨蹭蹭的,半天还没让他硕大的,||ji||ba整根没入。

阮谊和无助地看着他:“呜呜呜……真的进不去……”

“小骗子,”言征扶着她的纤腰,把她整个人往下又按几分,这次,直接顶到最深处了,“这不是进去了吗?”

小花穴疯狂痉挛,层层都紧紧地咬吸着这滚烫,||yang||ju,,||mi||ye将,||yang||ju淋了个遍,舒服得言征一声低喘。

“啊啊啊啊……不要……”阮谊和的花心深处被那圆硕的,||gui||tou无情碾磨,像是嫩豆腐要被撞碎了一般,她哆嗦着说:“不行……要坏了……”

可怜的小少女双臂环着言征的脖子,无力地伏在他身上,全身心都还在,||gao||chao余韵中一颤一颤的。

言征毫不怜惜地命令:“自己动一下。”

阮谊和糯糯地说:“动不了……太累了……”

“小懒虫,”言征低声笑她这狼狈模样,随即又按着她的腰疯狂耸动,那根大,||ji||ba在,||xiao||xue里一次又一次顶到敏感点,这,||kuai||gan比刚才最强档的跳蛋带来的,||kuai||gan还要猛烈万分。

还嫌不够,||ci||ji,言征干脆解开了她的黑色胸罩,那对雪白的大,||nai||zi随着身体的飞快耸动而上下弹跳,晃的言征口干舌燥。

“呜呜……好疼啊……”阮谊和捧着自己剧烈摇晃的大,||nai||zi,然而手太小,根本就捧不住,小小的乳珠在指缝间露出,粉粉的,硬硬的,待人采撷。

“阮阮可真,||yin||dang,”言征毫不客气地拧住那粉红乳珠,把她越拧越紧,最后往上提。

“疼……”阮谊和疼得嘶嘶抽气,几乎要尖叫出来。

可是不能否认的是,疼的同时还有一种极致的,||kuai||gan,麻酥的疼痛传遍每一处神经。

真是变得越来越不要脸了……

阮谊和默默流着泪,任由小花穴一抽一抽地把那根,||ji||ba越吸越紧。

“放松点,要被你绞断了。”言征眉宇微蹙,可他的警告根本不管用,这小姑娘反而变本加厉吸的更紧。

滚烫浓稠的白色液体不可遏制地喷涌而出,装满了那,||mi||ye横流的小洞,甚至满溢出来,沿着,||xue||kou缓缓滴下来,流到大腿根部,场面无比,||yin||mi。

他直接中出了这个哭的惨兮兮的小丫头。

“啊……不能、不能射进去啊……”阮谊和慌张地说:“会、会怀孕的……”

言征冷冷道:“谁让你不听话,把老师绞得这么紧。”

“呜呜呜……你就是欺负我……”阮谊和抽抽噎噎地说:“我要吃避孕药,现在就要。”

言征冷笑,把身上跨坐着的女孩抱起来一些,俯身含住她的大,||nai||zi用力吮吸,把她吸的魂都要丢掉,爽到咬着嘴唇还是发出了,||yin||mi的,||shen||yin声。

那,||nai||zi的口感着实好,又软又弹又香,一颗小红豆被牙齿磨的肿胀,像QQ糖一样在舌尖战栗不已。

另一只雪乳也被大手覆住狠狠搓揉,很快起了一大片红痕。

太爽了……爽哭了……

阮谊和快要崩溃,她怎么……沦落到这样了……

喵喵喵(^???^)欢迎读者们在书评区留下想说的哦~顺便投点珍珠吧~



“家访”时的暧昧<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10173

shuise



“家访”时的暧昧

被言征折腾了好几天,阮谊和软磨硬泡才获得批准回家一趟。

条件是,言征跟她一起去。美其名曰“家访”。

阮谊和住的地方很小,不过收拾的很干净。

言征随着她走进了屋,阮谊和随口说:“不用换鞋,直接进来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书包大大咧咧丢在玄关处的小桌子上。

“…钥匙还在门上。”言征好意提醒阮谊和。

“诶?我忘了……”阮谊和把钥匙从门锁上抽出来,顺手也放到玄关处的小桌子上。

空间比较小,显得言征一米八几的身高格外高大。

“奶奶,我回来了!”

奶奶推着自动轮椅从房间出来,看到言征有些讶异:“这位是?”

“这是我物理老师,”阮谊和介绍:“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