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10

多五分钟,可这个学弟倒好,十分钟过去了还没有结束他充满了,||ji||qing的发言。

每周一的早会,全体老师也要参加。

教师站在学生们后面。

言征站在教师队伍中,气质非凡,和旁边那几个凸肚谢顶的物理老师简直是天壤之别。

其实言征也觉得早会上的学生代表发言有些无聊,不过他修养好,不像别的老师打着哈欠,三五成群站在后面聊天。

他静静站着,看到前面不远处那个丫头的瘦小背影。

学生队伍都是从矮到高顺次排列的,唯有阮谊和搞特殊,排队也不喜欢站在人群里,每次都是一个人孤独地站在队伍最后面。

站她前面的都是高个子的同学,这条队伍就像抛物线的其中一半,前面一直在上升,到阮谊和这个转折点突然下降。

已经是五月份了,天气有些热。

太阳热辣地照耀着打蔫的学生。

阮谊和被骄阳晒得头顶发热,头发像被烤过似的。

她深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折射着一点淡淡的金光。

肚子在咕咕叫,也不知道站她前面的那个同学有没有听到。今天起晚了,来不及吃早餐就赶到学校来,本来想着等这个学弟演讲结束了跑去食堂买点吃的,没想到这个学弟完全赖上了主席台,大有完全不想下台的阵势。

真饿啊。

阮谊和站得不稳,感觉脚下发虚,稍微晃了晃身子。

眼前主席台上那个学弟的模样越来越模糊,最后直接变成了一道不真切的幻影,眼皮子前面像是有一块血红色的幕布挡住了。

那“血红色幕布”挡住以后,眼前一黑,阮谊和感觉什么都看不见,整个人被抽光了氧气似的,突然仰倒下去。

阮谊和的体重轻,倒下去的时候没有发出太大动静,再加上那学弟的演讲声洪亮,站在队伍前面的学生根本就不知道后面有同学晕倒了。

站在阮谊和正前方的高个子女生听到动静连忙回头,还没反应过来要怎么处理的时候,言征就已经过来了。

那个高个子女生呆呆地看着言征。

言教授今天穿着白衬衫,最上面那颗金丝纽扣没有扣上,隐约能看到他的喉结,带着一种禁欲系的性感。

高个子女孩默默咽了咽口水,呆呆地想,这位言老师可真帅啊。

言征打横抱起晕倒在地的阮谊和,有什么东西勒着他心底最柔软的那片地方似的。

心疼她,那么瘦弱、那么轻,抱在怀里像一只小猫。

阮谊和的头靠在言征胸膛,静默乖巧。

阳光斜斜地投下来,照在阮谊和白皙光滑的皮肤上,光影顺着那,||bei||gan燥的风撩动的发丝而浮动着,一下一下,节奏漫不经心。

言征垂眸看怀里的姑娘,他眉宇微蹙,神色晦暗,微微有几分严肃。

学校医务室离操场不算太远,步速快的情况下,两三分钟就能到。

医务室的医生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姓聂。当聂医生看到是阮谊和的时候,不禁感慨:“怎么又是这丫头?”

言征不解。

聂医生解释说:“这丫头从高一进学校就没少来医务室。”说完还叹气,补充一句:“她这体质就是被自己给折腾差的。”

聂医生这话不假。

她小时候身体素质还挺好的,后来因为高负荷量的打工,长期的熬夜,又长期只吃素菜,身体越来越不经扛。

言征看着她,忽然忍不住伸手给她捋了捋额前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刘海。

医务室在一楼,比较阴凉,还开着26℃的空调。

聂医生把空调温度升高到27℃,继续给阮谊和看病。

边看边对言征说:“她这次是低血糖犯了,估计没吃早餐,再加上外面太热,晒得站不住就晕了。”

………

阮谊和躺在医务室的床上,睡了大概有半小时左右才醒过来。

脑子里懵懵的,都不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莫名其妙地醒来就在医务室了。

阮谊和揉了揉眼睛,看到言征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在白日做梦。

所以,她半梦半醒得定定看了言征足足有一分钟之久。

言征的五官很好看,眉眼在医务室的白色灯光的照映下格外俊朗,鼻梁高挺,好似画中人。

这么盯着他看,少了平时在讲台上的正经严肃,更多了几分温和。这样的他看起来更容易亲近,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淡漠疏离。

言征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衬衫最上面的一颗纽扣没有扣上。

白衬衫的长袖挽在胳膊肘,露出修长匀称的小臂,肌肉线条紧实完美。

阮谊和支着下巴愣愣地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像是以前从没有见过言征似的。

圆而亮的葡萄眼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幼齿,哪里能把她联想到一个令无数老师头疼的“坏学生”。

言征笑起来:“醒了?”

“唔……”阮谊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盯着言征看了好久,呐呐地问:“你把我送到医务室的?”

“嗯。”

“……谢谢老师。”阮谊和垂眸,有几分不自然。

“吃点东西,下次别忘了吃早餐。”言征给她递来刚刚买来的食物。

一盒草莓味的甜牛奶,一块长条巧克力。

聂医生说她低血糖,要赶紧摄入一点糖分来补充。

“……谢谢老师。”阮谊和词穷,一时间好像只会重复这么一句话了。

她接过牛奶和巧克力,还没吃就准备,||hui||jiao室上课。

“吃了再走。”言征说。

阮谊和看了看聂医生桌上的小闹钟,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半了。

“我还是先去上课吧。”阮谊和解释说。

“第一节什么课?”言征问。

“……英语课。”阮谊和乖乖回答。

言征似笑非笑:“那你急什么?”

“哈?”阮谊和现在还有点晕乎乎的,没反应过来。

“你上英语课,反正也是做物理题。”

言征这话有几分调侃意味,不过也没说错,她确实英语课不怎么听讲,最近全部用来刷物理题了。没办法,她英语考试全靠语感也能考好。

阮谊和扶额:“言老师,您这是在怂恿我翘课呢?”

“你说呢?”

他笑起来,竟让阮谊和有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

阮谊和也笑起来。

这一秒,像是电影慢镜头被无限拉长,在她后来的记忆里无限循环播放。

阮谊和从没想过自己枯寂而又丧气的高中生涯会遇到这么一位老师。

她以前很讨厌上学,尤其讨厌高中。高中的时候奶奶病情加重,每天都是没日没夜地想着赚钱,每天都在生活的压迫下苟延残喘过着日子,每天都笼罩在黯淡的阴影之下。

但他却似乎改变了她的生活。

吃完了东西,阮谊和回到高三一班。

虽然平时也没有好好听英语课,不过就这样旷掉一节课,还是会稍微良心不安,毕竟离高考只剩一个月了。

—————————————

阮谊和心不在焉地做着题,偶尔望着窗外发呆。

夏日干燥的风从纱窗的网格里涌入,把桌边的蓝色窗帘吹得轻轻晃。

讲台上老师捏着的粉笔头突然又断了一截,断掉的那一半“啪嗒”一下摔在地上。

从教室窗户能看到操场,有几个班在上体育课。

应该是两个高二的班级在打篮球赛,场面很激烈。

那些男生们穿着短裤和篮球背心,大汗淋漓地在操场上跑着。隔的远,也看不清到底是哪一个班的男生投进了球。只听到女生们排山倒海之势的尖叫,为那全场最耀眼的男生欢呼喝彩。

真热闹。

这种热闹,是不属于高三的。

高三拥有的,是题海,是寂静,是被无数次挑战过的耐性与毅力。

阮谊和忽然轻叹,微乎其微的一声叹,不再有第二人能听到。

她自诩不算什么文艺浪漫的女生。

毕竟生活过早给她压迫,过早让她看清一些现实,所以她无心于文艺浪漫。

但此刻,她却像无数普通的青春期少女一样,带着忧愁胡思乱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