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12

下来,现在却提心吊胆,不知道晚上又要被这个恶魔如何羞辱。

————————————

月色撩人,投过窗帘将银辉洒落一地。

房间里的女孩坐在梳妆台边的软椅上,手被反绑到背后,双腿被迫分开到最大的程度绑在椅腿上。

白皙如雪的肌肤完,||quan||luo露在空气里,没有丝毫遮蔽,唯有乌润的长发垂肩披散下来,堪堪遮住了胸前,||fen||nen处。

“真乖,”言征的大手抚摸着女孩的头顶,随即又给她系紧了黑色眼罩。

眼前一片漆黑,唯有身子暴露在男人面前,阮谊和又惊又怕,完全不知道言征下一步会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双唇触碰,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就松开了她。

言征在这寂静的夜里对她低语:“等会可能有点疼,忍着点。”

阮谊和更是惊吓,拼命摇头,苦苦哀求:“不要……”

哪有她哀求的余地呢?言征已经一个月没碰她,现在她终于高考完了,自然是要狠狠索取。

“啊……”阮谊和发出凄婉的低呼,浑身都轻颤起来。

……竟然用了乳夹来虐待她……最小号的乳夹才堪堪夹住了阮谊和那,||fen||nen的小红豆,夹的很紧,痛感与让人难以启齿的,||kuai||gan夹杂着,从小,||ru||tou传遍全身。

更可耻的是,那乳夹上还挂了小铃铛,阮谊和浑身颤抖时,那小铃铛也跟着乱晃,发出一串清脆的叮,||ling||sheng,让阮谊和羞耻得满脸绯红。

“疼……”阮谊和无助地唤:“快把它松开……好疼……”

言征非但不松开那乳夹,反而用食指在她,||fen||nen的乳晕上漫不经心地画着圈:“疼才好,,||kuai||gan更多,不是么?”

阮谊和咬紧了樱红的唇瓣,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哭出来,眼泪顺着面颊流淌下来,可她抽泣时,那铃铛晃动得更剧烈,,||ling||sheng更响。

言征吻了吻她的脸颊,在她耳畔冷冷说:“不准哭,再哭的话,今晚把你的,||xiao||xue,||cao||lan。”

阮谊和哆哆嗦嗦着想停止抽泣,可眼泪还不自觉地往下淌。

今天的重头戏还没开始,这丫头就哭成这样……

言征揉了揉太阳穴,这可真是个娇气丫头。

不知为什么,阮谊和感觉胸口越来越涨,她疑心是不是言征给她吃的药在起作用………酸胀的同时,,||ru||tou被夹得又痛又爽,只渴望被男人含在嘴里好好吮吸一番……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言征拿了冰块,对着她的乳尖碰了碰,突如其来的冰凉感让阮谊和骤然往后一缩,,||xiao||xue里却忍不住分泌更多,||mi||ye。

言征将冰块按压在她温热的大,||nai||zi上研磨,每按一下都让她浑身痉挛不已。

“不、不要了………太冰了……”阮谊和失声尖叫。

“是么?”言征笑了笑,放下那冰块,用温热的舌尖在她敏感的乳晕上描绘着,“这样呢?”

一冷一热的交织让阮谊和几乎崩溃,下身的春酿早已泛滥成灾。

“老师……求你、求你,||cao||wo吧………”

她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脱口而出这么,||yin||dang的话……

“别急,”言征将刚才那冰块顺势塞入她湿润的,||xiao||xue。

“啊……快拿出来……不行了…啊啊啊………”

温暖的,||xiao||xue含着那块冰,将冰块缓缓融化,花液夹杂着冰水涌流,,||xiao||xue里一颤一颤的,径自到达了,||gao||chao。

可惜她手脚都被绑住不能动弹,否则真想立刻把那块冰取出来。

言征修长的手指探入那泞泥不堪的,||xiao||xue,将融化了一部分的冰块推向更深处,顶在她的敏感点,任由她尖叫战栗,毫不怜惜。

“老师现在来操阮阮,好不好?”

言征松开绑住她的粗绳,她娇嫩的肌肤早已被磨破了皮,粉红成一片。

阮谊和眼前还蒙着眼罩,完全不知言征下一步要做什么,但她身下已被冰块,||ci||ji得双腿无力,根本站不起来,胸前也越来越涨……甚至感觉小,||ru||tou前有些濡湿……有奶水要喷射出来……

“宝贝,趴好了,”言征把她摆弄到梳妆台前,让她双手扶住梳妆台的桌沿。

梳妆台上的大镜子里,映出小少女娇媚诱人的身躯,尤其是那对大,||nai||zi,被乳夹夹住,一晃一晃的,发出铃铛的清脆响声,好不,||yin||mi。

圆润挺翘的小,||pi||gu被迫撅起来,淌着花液的,||xue||kou微微张开,像是饥渴地等待着大,||ji||ba来狠狠操干。

那滚烫的,||yang||ju插入,和,||xiao||xue里尚未融化的冰形成了鲜明对比,冰火两重天带来的极致,||kuai||gan简直难以描述,而后入的姿势更是让,||kuai||gan加倍……

“嗯……啊……嗯……慢点……要操坏了……”

“啊啊啊………轻点呀……”

“不、不要了……”

整间屋子全是她的,||yin||jiao声,偶尔夹杂着男人的低喘。

忽然,言征把她的小乳夹扯下来——

白色奶汁从小小的,||ru||tou里飙射出来,喷的梳妆台那一整面镜子上全是奶水。

阮谊和吓坏了,她……她怎么会……有奶水……

言征故意把她的眼罩扯下来,邪佞地笑着说:“宝贝,好好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镜子里的女孩,||chi||luo着身子被男人后入,大,||ji||ba在,||xiao||xue里越捅越深,,||yin||shui溅出来,流淌在肌肤上。

而她胸前那对饱乳……小,||ru||tou被乳夹弄得红肿不堪,现在还在不停地飙射着奶汁,样子,||yin||dang到不堪入目。

“呜呜呜……”阮谊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飙奶。

言征把她翻过来操干,饥渴难耐地含住飙射奶汁的右乳,先是用舌尖舔了舔,然后是用力地吮吸,甚至故意用牙齿咬了咬,||ru||tou,奶水激射得更加猛烈。

左乳也不被放过,言征狠狠掐着她的左乳,乳汁悉数飞溅到男人的脸上,身上……

微微甘甜的奶汁被男人咕嘟咕嘟喝到肚子里,喝了好久才把奶水喝空。

阮谊和彻底崩溃了,闭上眼羞耻地享受着无穷无尽的,||kuai||gan,任由男人一边操她,一边大口吸她的奶水……

过了好久,阮谊和也不知自己到底,||gao||chao了多少次,只觉得男人滚烫的,||jing||ye好像都装不下了,她的小腹都微微鼓起来……

体力不支的情况下,阮谊和最后直接,||bei||cao晕了,昏睡在床上,可她的,||yin||dang的,||xiao||xue里还在缓缓流出那装不下的,||jing||ye,奶头上还挂着一滴香甜诱人的乳汁……

而把她欺负到昏厥的男人,此刻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

ps:后面开始各种没节操地用道具………哈哈哈哈求珍珠~



不会,||kou||jiao就,||ru||jiao<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14881

shuise



不会,||kou||jiao就,||ru||jiao

“征哥,你把这小丫头折腾太狠了……”徐医生叹气,“她这一身上的伤……”

“还没怎么折腾就被玩晕了。”言征冷冷说。

徐医生语重心长:“她体质不好,你还是收着点,别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她身上用……”

“呵,”言征扫视身旁的徐医生一眼:“你倒是关心她。”

“我……唉,我这不是善意的劝诫嘛,”徐医生委屈道:“这小丫头是你的,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我不插嘴了。”

……

阮谊和从那天晚上昏厥之后,受到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一直在发高烧,连着睡了两整天没能起床,期间做噩梦惊醒了一次,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私人医生给她打了针,处理了手腕上被粗绳磨破的伤口,又开了一些药才离开。

大床上的床单是纯黑色的,和整个房间森冷的气息一样,给人压迫感。而床上睡着的小少女穿着一件薄薄的纯白吊带睡裙,肤白胜雪,和身下的黑色床单形成了鲜明的视觉,||ci||ji,更具诱惑力。

言征把她那两条纤细的腿轻轻分开,褪下白色小,||nei||ku——

小花穴都肿了……

冰凉的药膏被细致地抹匀在,||xiao||xue内,抹着抹着,那,||yin||mi的,||xiao||xue又开始本能地吐出,||mi||ye,沾染在男人修长的手指上,随着他手指的抽出,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