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13

了一条晶莹的细线。

阮谊和被那冰凉的药膏,||ci||ji醒,睡眼朦胧地看到言征又在弄她那里……

她下意识地想要踢开言征,却被抓住了纤细不堪一握的脚腕。

“终于醒了,”言征松开她的脚腕,给她递来一杯温水润喉咙。

阮谊和迟迟不肯接那杯子,眼神里满是恐惧与不信任。

她已经被他两次下药了,其中一次还是催乳的药。每次中了药以后,她都无法控制地变得,||yin||dang……

“这次没有放药,”言征淡淡地说。

阮谊和还是摇头,嘶哑着嗓子说:“我不喝。”

“越来越不听话了,”言征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喝下那杯温水。

“咳、”阮谊和有些呛到,那杯水洒了一半到她的身上,沿着脖颈处滑落,滑到诱人的,||ru||gou之间,不见踪影。

白色吊带睡裙的胸前处早就被濡湿得不堪入目,那催乳的药会产生至少一周的功效,虽然现在没有那晚喷涌得那么剧烈,但,||fen||nen的小,||ru||tou仍然在一点一点地分泌着甘甜的乳汁。由于涨奶,C杯的胸涨成了D杯,看起来更令人血脉喷张——有着可爱童颜的小姑娘,胸却大的与年龄不符,还时不时地涌出奶汁,,||yin||dang至极。

男人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低沉的声音很是悦耳,可说出来的话却是——

“宝贝,是不是又想被吸奶了?嗯?”

阮谊和面色绯红,奶凶奶凶地说:“才没有!”

“哦?是么,”言征将她那白色睡裙的吊带不紧不慢地扯开,吊带裙顺势滑落,而小少女饱涨的双乳也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中。

“这么多奶水,阮阮的小奶头应该很想被吸吧?”言征故意问着,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将那细腻的软肉挤在掌心,奶汁很快就沿着掌心蜿蜒下来。

阮谊和不堪这种羞辱,颤颤地说:“我也是人……你不能这样对我……”

“哪样?”男人像贪婪的小婴儿般凑过去,啧啧吮吸那甘甜的奶水,吮完了,还把小奶头上挂着的那一滴奶珠也舔掉。随即又色情地咬了咬阮谊和的耳垂,在她耳畔低声呢喃:“阮阮的下面,又湿了。”

“你……”阮谊和无力地乞求:“我真的不想再做了,好疼,全身都疼。”

言征轻笑:“可以不做,那今天给老师,||kou||jiao,什么时候爽到射了,什么时候放过你。”

口……,||kou||jiao……

阮谊和下意识抗拒,却无法摆脱被折磨的命运,被男人直接抱起来,放到铺了白绒地毯的地面上,浑身无力地跪着。

“握着,”言征抓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逼着她双手握住那根巨物。

“不行……我不会……”阮谊和怯懦地说着,都不敢正眼看手中握着的那让她羞耻的东西。

“乖,含住,”言征按着她的小脑袋,逼迫她张着小嘴含住那滚烫之物。

她的小舌像是无处安放般乱动,好几次不小心扫到马眼处,似是要主动勾引言征。

言征的大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往下按,,||yang||ju被含的更深更紧,爽的男人一声低吼。

咸腥味弥漫在口腔,阮谊和挣开他的大手,赶紧离开嘴里含吸的滚烫,||rou||bang,呼哧呼哧地跪坐在地上喘气。

言征看她这模样实在可怜,便冷声说:“算了,,||kou||jiao以后再学,今天先学,||ru||jiao。”

男人把小少女溢着乳汁的两只大,||nai||zi捧起来,硬邦邦的,||rou||bang插在,||ru||gou之间,那种柔软的挤压感爽的难以言述。

他坏心地挤着她的,||nai||zi,把奶汁挤到手心,又抹在她的,||ru||gou之间,便于更顺滑地在她,||ru||gou之间,||chou||cha,||rou||bang。

阮谊和被这,||yin||mi的场景弄得抬不起头,手足无措地任由言征用她的大,||nai||zi发泄欲望。

“老师在插阮阮的什么?嗯?”

言征把圆硕的,||gui||tou挺在阮谊和的小,||ru||tou上不紧不慢地磨蹭着,乳肉被压的凹陷下去,温润的奶汁不断溢出,把大,||gui||tou也弄得湿淋淋的。

阮谊和羞得说不出话,紧紧咬着嘴唇,不理言征。

“好好看着老师,||cha||ni的,||nai||zi,”言征重重地用,||rou||bang插她那一对软肉,动作愈加剧烈,最后随着一声低吼,浓稠液体尽数射在了她的饱乳上。

阮谊和娇声,||shen||yin着,身子颤了又颤,看着那根粗大坚挺的,||rou||bang,只觉得口干舌燥,小花穴里的欲望越来越强……

ps:有小仙女留言让作者虐一下男主,不能总是让男主欺负女主。那大家,想怎么虐男主呢?(哈哈哈哈哈)欢迎留言,我会参考意见并且在后期情节里安排的~



高考成绩<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15465

shuise




高考成绩<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高考成绩

大概是被言征欺负得太惨了,阮谊和觉得自己格外想家,连一分钟都不想多呆在这个噩梦般的别墅。

赌气闹绝食一天之后,言征拿她没辙,只能同意让她回家和奶奶住几天。

终于熬到六月二十三号。

据说凌晨三点可以查分。

阮谊和捧着手机坐在床上,房间的灯关着,整个人陷入一片柔和的漆黑里,唯有手机屏幕的最低亮度散发着幽幽的光线。

她正在网上看一本武侠小说,翻着翻着就没了兴趣,大概是太担心成绩了,连平时觉得精彩的小说现在读来也索然无味。

“可以查分了,,||wo||cao!”

“我刚刚查了……”

“快,谁先爆成绩……”

班群里一瞬间炸开了锅,阮谊和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凌晨三点过五分了。

心悬得很高。

上天保佑……

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祈祷着,终于鼓起勇气点开了网上查分数的页面。

总分极高,能稳上Q大。理综成绩尤其耀眼,比平时好太多。

简直不可思议。

她平时理综成绩总是被物理这门课牵连,而这次高考,她甚至是靠物理成绩撑起了理综总分。

多亏了高考前最后一个月言征给她的“魔鬼训练”,每天晚自习时间补习物理,硬生生把她从一个物理及格线徘徊的“差生”转变成了“物理学霸”。

想想那一个月里,面对做了好多次还会犯错的题,面对听了好几遍还听不懂的知识点………她当时都急哭了,幸亏言征耐着性子不嫌她笨,不厌其烦地给她讲解。

看到分数这一刻,阮谊和激动地想,真不枉苦读十余年书。

她打开床边那扇老旧得掉漆的窗,夏夜的微风还带着白日里残留的干燥炎热气息,一股脑地从窗户里钻进来,撩动她披散的青丝。

她看着窗外的天空,仍是黑漆漆的,但却开阔。

班群里好像还在热闹地讨论着高考成绩这个话题。

这种时候,当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阮谊和只想立刻就把这个好成绩告诉奶奶,想了想还是算了,奶奶睡得正熟,明天早晨再说也不迟。

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言征。

算了,言征现在估计睡了。

可是……真的好想告诉他啊。毕竟物理多亏了他,才能考得这么好。

阮谊和捧着手机自顾自纠结了一会儿,忍不住再看一眼查成绩的页面,确定了自己没有看走眼,才把那个成绩单页面截图保存下来。

然后下定决心般打开了微信的页面。

两人其实没有怎么聊过天,只有考理综之前言征给她发的短短一句叮嘱,以及她更短的一句回复。

要怎么开口呢?开头说什么才能显得不那么刻意啊?

这可真是让人烦恼。

阮谊和暗自想了半天,盯着言征的微信头像也看了半天。

言征的微信头像是一张风景图,在一片漆黑的夜幕。

看着有些森冷。

阮谊和曾经暗暗揣测过,言征这“禽兽”是不是心理变态——这个人总是阴晴不定,前一会儿还在无情虐待她,然而后一会儿对她温柔又耐心。而且……他的占有欲和虐待癖也很可怕……每次,||zuo||ai都故意在她身上留下青紫的痕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