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15


男人毫不留情地撕扯开她那件昂贵的裙子,将一对饱乳从可爱的胸罩里释放。

又把红酒淋在她的双乳上,让她诱人的蜜桃般的大,||nai||zi沾染了红酒香。

男人色情地舔着小少女沾染着红酒香的,||nai||zi,却迟迟不肯“宠爱”她的小,||ru||tou。

“嗯……啊……不行的……”

阮谊和想挣扎,无奈手被手铐束缚……

“呜呜呜……求求你了……”

男人咬着她的耳垂,低声循循善诱:“叫爸爸就操你。”

是……言征的声音……

可是,他不是说要抢那个四号么……

阮谊和迷茫地唤了声:“是、是老师吗?”

“叫爸爸,”男人拍了拍她的小,||pi||gu,“乖一点。”

真的是言征的声音……

阮谊和终于放下警惕和恐惧,失声痛哭:“言征……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别的人……”

言征解开她的眼罩,亲了亲她湿漉漉的眼睛:“我哪舍得阮阮小,||sao||huo让别的男人碰。”

“呜呜呜……”阮谊和求他:“把手铐松开,手腕好疼……”

言征忽略她的请求,直接把滚烫的,||rou||bang塞入她湿淋淋的,||xiao||xue,狠狠往内探索。

“不行……啊……轻、轻一点……”

“叫爸爸就轻一点。”

阮谊和咬着嘴唇,半天才小声说:“爸爸……轻一点……”

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ci||ji让言征更难以把持,||yu||huo,把身下娇软的小姑娘操干的上气不接下气……

言征一边狠狠操她,一边诱导:“说,阮阮只能给爸爸操,||xiao||xue。”

“呜呜呜………”阮谊和屈辱地啜泣着,断断续续地说:“阮阮、阮阮只能……给爸爸操…操,||xiao||xue………呜呜呜………快停下呀……又要,||gao||chao了………”

ps:哈哈哈今天码字很勤奋呢!大家要不要投喂一点珍珠给作者君~~

这章黄暴程度咋样,可还行╮( ̄▽ ̄)╭



噩耗<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17349

shuise




噩耗<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噩耗

两天前,医院病房里——

“现在必须做手术了,不能再拖延了。”医生皱着眉说:“但是病人来得太晚了,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手术风险极大……唉,早三年来做手术多好。”

“……手术风险极大,是…多大?”阮谊和问。

“手术成功,或者丧命。几率各占一半。”医生顿了顿,又说:“但是你奶奶必须做手术了,不做手术等于直接丧命,做手术好歹还能赌一把。”

阮谊和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奶奶已经病到这种程度……但是奶奶一直忍着病痛,还跟她说身体没多大事……

望着病床上那个白发苍苍的、她这一生最爱的人……

阮谊和捏紧了衣角,又问:“手术用最贵的药和器械,能提高成功率吗?”

“不能,”医生说:“我们这已经是最好的医院和最先进的设备了,但是你奶奶可以说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手术客观条件能起的作用,其实不大。”

“……那就做手术吧,”阮谊和缓缓说着,“也只能这样了。”

———————————

手术室外,阮谊和坐立不安,一直焦虑地徘徊着,看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黯淡,天空从浅蓝变成了深邃如墨染般的蓝,压抑得让人心慌。

言征今天很忙,说是晚上七点来医院接她……现在眼看七点钟已经过了,言征没有来,奶奶的手术室也仍旧紧紧闭着门……

不断有护士匆匆走出手术室,又匆匆走进去。阮谊和想问问里面的情况,又怕耽误了手术进程,只能一遍遍在心里祈祷手术成功。

终于,晚上八点零七分。

医生低沉地走出来,对着阮谊和轻声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阮谊和以为这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在原地怔了整整一分钟,才定定地问:“什么意思?是………手术成功了吗?”

医生遗憾地摇摇头。

“我不信……”阮谊和喃喃自语:“我要进去看……我不信……”

………

等言征赶到医院的时候,还没走进病房就听到了撕心裂肺般的哭声。

“先生,病人家属现在情绪严重失控了……”护士在门口拦住言征,“您最好现在先别进去……”

那小丫头整个人蜷缩在角落,埋着头呜呜哭,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动物。

言征心底蓦地疼了一下……

不顾及护士的劝阻,他径直走进了病房。

听到脚步声,阮谊和警觉地抬起头,有几分不讲理地说:“不准过来!”

真可怜,一双好看的眼睛都哭的红肿了,小巧的鼻子也红红的。

“你出去……”阮谊和把头埋在环绕的双臂间,重新缩成小小的一团,含糊不清地说:“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她忍受了那么多次的羞辱和委屈,身体被蹂躏糟践无数次………明明才十六岁,却要做这种“,||qing||se交易”,现在终于有了足够多的钱给奶奶治病做手术,一切却都来不及了……

只怪上天不公,这样不平等地安排人的命运……

哭了好久,抽泣声越来越小。

言征走过去,发现这丫头已经哭的睡着了——她太累了,身心俱疲。

她很轻,抱在怀里的时候又乖又安静,歪着小脑袋靠在他胸膛,长而密的睫毛上挂着未干的泪珠,像清晨的露水。

………

言征在医院处理完了后续事宜,烦躁地接连抽了三根烟。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小丫头这么伤心欲绝,他竟然也心里发堵。

明明……明明只把她当玩物而已,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钱就够了。至于她的情绪怎样……他为什么要关心……

—————————————

后来办葬礼时,是言征陪同她一起的。

阮谊和跪在坟前,没有哭闹也没有说话,就沉默着,跪了很久很久。跪到双腿都麻木了,站起来时差点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幸好言征及时扶稳了她。

天空阴沉沉的,雨丝细密地打在地上。

即使言征站在一旁给她撑着伞,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被雨淋到一些。

阮谊和心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奶奶……我要是早些赚到钱给你治病就好了……

我要是小时候没那么娇纵任性就好了……

对不起………

ps:下一章男主又要虐女主了……而且是很黄暴的那种虐身虐心……估计大家看了又要催我虐男主哈哈哈哈哈哈



把捣碎的荔枝吃下去<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17607

shuise



把捣碎的荔枝吃下去

“只花了做手术的钱。”阮谊和把那几张银行卡冷冷地塞到言征手里。

言征有时候把她折腾得太狠了,就随手给她银行卡拿去刷,算是作为补偿。但是阮谊和从不多花这些钱——她嫌脏,这些卡无不提醒着她曾和言征发生过的事。

阮谊和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说:“那些多的钱我一分也不要,从现在开始,我不稀罕你的钱了。”

“想走?”言征语气不善地问。

“嗯。”阮谊和冷漠地说:“我希望从今以后,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

“呵,”言征不怒反笑,就这么打量着阮谊和,打量得她心里发慌。

阮谊和忐忑不安,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拖着行李箱要往门口走。

行李箱突然被拽住,她整个人也跟着往后踉跄了一步。

“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离开?”言征沉声问。

“对,”阮谊和干脆破罐子破摔,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把之前不敢对他说的话一股脑全部说出来——

“你,仗着自己有钱就可以随便羞辱别人吗?每次都不把我当人看,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心里还觉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