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18

上,绝对不欠你一分。”

言征冷笑:“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是因为刚刚那个学生吧?他就是你说的,喜欢的人?”

被戳中心事的人一惊。

言征怎么会看出来?难道是她刚刚跟学长打招呼时表现得太明显?

阮谊和连忙说:“不是他!”

“是他也无所谓,”言征漫不经心地说:“他还不足以构成威胁。”

说罢,将身侧的小少女直接抱到书桌上,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深吻,攻陷她的城池,肆无忌惮索取。

更恶意的是,他分开小少女的双腿,把身下发烫的巨物隔着西裤顶在她腿心,不疾不徐地磨蹭。

阮谊和被吻的喘不上气,微微张着红肿的唇,气鼓鼓地说:“这是在寝室,你别乱来。”

“怕什么?”言征轻笑,“信不信叔叔在这里把你操哭?”

“,||wu||chi,”阮谊和挣扎着,却毫无作用,短袖T恤被推高,男人随手扯开她的胸罩,拨出那对柔软的饱乳。

“唔……不要…嗯啊………”

男人舔弄着那,||fen||nen的小红豆,轻轻含在嘴里吮吸,撩拨得阮谊和全身似有电流窜过,无助地揪着他的袖子求饶:“别……别在这里……”

言征的手指撩拨着另一边的乳尖,又掐又捏,低叹:“宝贝的小奶头,还真是敏感。”

身下已经湿成一片,她敏感度太高,经不起折腾,随便被碰了碰奶头就情欲高涨。

“室友马上要回来了……求你……别在这儿……”

“叫叔叔。”

“……叔叔……”阮谊和屈辱地开口:“求你了……”

“那就依阮阮的意思,”言征玩弄着她敏感的娇躯,说:“去车上操阮阮,好不好?还没试过车震呢。”

“你……你不要脸……”

ps:哈哈哈哈所以下一章就是车震!不过作者君明后天都有考试……不能更新……15号再更新求原谅!



被按在方向盘上吸奶操弄<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1352

shuise



被按在方向盘上吸奶操弄

“阮阮啊,你在寝室吗?我忘带钥匙了……”

宿舍门口传来砰砰的拍门声,把阮谊和吓得浑身一颤,急忙要推开言征。

然而言征偏偏不依她,甚至捏着她的娇躯接着玩弄。

“她在门口啊……你快放开……”阮谊和低声警告压在她身上的某位禽兽教授。

头靠在少女馨香的颈窝,男人的呼吸温热得喷洒在她脖颈间最敏感处,循循善诱道:“那去车上接着做?”

“……好。”

言征终于放开她,她一边整理着凌乱揉皱的上衣,一边跑去给黎苗淼开门。

“谢谢啦,”黎苗淼一边大大咧咧走进来,一边疑惑地问:“诶?你怎么脸这么红啊,天很热吗?”

被这么一问,阮谊和脸更红了……

“嗯……好像是有点热。”

言征看着这个脸红的小少女,笑了笑,说:“阮阮,我们也出去吃饭吧。”

吃什么饭……明明是吃她。

—————————————

地下停车场里光线幽暗,男人有几分急不可耐地把她摆弄到身上跨坐好,迫使她分开了双腿,用腿心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隔着布料磨蹭那昂首挺立的巨兽。

大概谁都没想到,男神言教授的车里竟然有如此,||yin||mi不堪的一幕——

娇软的小少女被,||tuo||guang了衣物,,||chi||luo着纤瘦身躯跨坐在教授身上不安地扭动着,多亏她身娇体柔,才能在驾驶座的闭塞空间里配合这种,||ti||wei的,||zuo||ai。

“有点疼……”

阮谊和被他按在方向盘上,背后硬挺的方向盘硌得她的肩胛骨隐隐作痛。

“娇气包,”言征从车后座勾来一个抱枕,放在方向盘上让她垫着,问:“还疼么?”

用抱枕垫着倒是不疼了,但是却让她更挺起了上半身,这模样倒像是她主动翘着,||bai||nen的,||nai||zi要勾引言征。

白软的饱乳上,||fen||nen的珊瑚珠尤为娇俏可人,最是得男人宠爱。

言征对她这32C的,||nai||zi尤为中意,用尽了办法折腾挑逗,爱不释手,百玩不厌。

“,||nai||zi挺这么高,阮阮还真是,||yin||dang啊,”言征不轻不重地捏着她的小奶头,用食指顶着旋弄一番以后,又故意弹拨,摩擦引起的痒痛让她嘤咛不断。

“啊嗯……疼……不可以……”

“不可以?”言征舔了舔唇角,“老师饿了。该怎么做,阮阮知道吧?”

“……嗯啊……啊……”

阮谊和紧紧捂住嘴,生怕自己在车里,||yin||dang的叫声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言征这个禽兽,竟然把她按在方向盘上吸奶,乳尖传来强烈的吮吸让她肌肤下的每个敏感点都战栗不停,,||xiao||xue里的,||mi||ye淌得欢畅,把那根巨物弄得又湿又黏。

“疼么?”言征从她胸前丰盈间抬首,耐心地给她擦着眼角的泪痕,“怎么每次,||zuo||ai都哭?”

“不疼……”阮谊和委委屈屈地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每次……每次一做这种事就忍不住掉眼泪……”

言征被她逗笑,亲了亲她的额头:“那看来不是疼哭了,是爽哭了。”

爽哭了……好丢脸啊……

阮谊和捂脸,奶凶奶凶地说:“不许你盯着我看……”

言征移开她白皙的小手,故意问:“阮阮这么可爱,为什么不能看?”

情浓缠绵之时,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

来电人是“学生—任明生”。

言征接通电话,顺便按了免提键——

“言教授,您好,我是任明生。我因为一些突,||fa||qing况不能准时………”

听到是任明生的声音,阮谊和浑身一哆嗦,,||xiao||xue把言征的大,||ji||ba吸的更紧,紧到几乎要把它夹断。

言征拍了拍她的小翘臀,示意她放松点,可阮谊和更紧张了,用小,||rou||xue嘬吸得,||rou||bang差点缴械投降。

像是要惩罚她,言征一边按着她的纤腰猛烈耸动,一边面色如常地回复任明生:

“没关系,那就改天有空再找时间讨论。”

话音刚落,阮谊和就抢着挂断了电话。

终于确定了电话挂断,她才松了口气。

“看来,你真的喜欢这小子,”言征声音里透着几分冷意,“喜欢他多久了?”

阮谊和迎着他的目光“回敬”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呵,胆子见长,”言征加快了,||chou||cha的速度,一时间车里只剩下,||zuo||ai时,||rou||bang,||chou||cha发出的,||yin||mi之音。

阮谊和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shen||yin,却因为咬的过于用力,生生咬破了下唇。

她颤着声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告诉你…你越是这样强迫我,我越讨厌你!他比你好多了,就算是卑微地暗恋他,我也不会对你这种禽兽动心。”

言征不怒反笑,反问:“他能满足你这副,||yin||dang的身子么?他懂怎么把你玩到,||chao||chui么?嗯?”

“不要脸……”阮谊和面颊发烫,目光躲闪着男人凌厉的眼光。

………

到最后,等阮谊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宿舍时,天色都很黑暗了。

花洒下的热水却不能把她的身子彻底洗净,已经被言征玩弄糟践脏了……

她无助地蹲下来,任由水流从头顶洒下冲刷,迷蒙模糊了她的视线。

ps:哈哈哈哈今天的考试很顺利,作者君更新了!意不意外?!



幸福来的太突然<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2793

shuise



幸福来的太突然

躺在床上时,阮谊和困的睁不开眼。谁料室友大姨妈突然造访,整夜在床上捂着肚子打滚……

结果第二天清晨——

大一新生军训

黎苗淼与阮谊和双双起晚了床,等她们手忙脚乱整理好床铺奔到操场时,其他同学早就开始站军姿了。

八月末,天气已经足够热了。即使现在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