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0

态!禽兽!”

然而禽兽教授言征不怒反笑,摸了摸阮谊和的头算是安抚她,说:“乖侄女,跟叔叔回家。”

她的一切反抗,归于无效。

—————————————

浴室里满溢着沐浴乳的芳香,暧昧不明。

小少女,||chi||luo着白皙幼嫩的身子站在花洒下,任由男人将花洒的水冲刷在她身上。

温热的水流对准了粉嘟嘟的小奶头,微微的冲击力就让脆弱的小奶头充血硬挺起来,翘着待男人吮吸。

因为膝盖疼,阮谊和几乎站不稳,无力地双手撑着墙,好几次快要瘫软到地上。

“洗干净了,”言征亲了亲她湿润的樱唇,“可以让叔叔操了么?”

“我…我真的好累……”阮谊和乞求:“我今天跑了十几圈……而且膝盖也疼。”

“谁让你不听话,一到大学就勾引学长呢?”言征用白色浴巾给她擦干了身子,把她抱到柔软的大床上,蛊惑她说:“叔叔今天要惩罚阮阮这个坏孩子。”

言征拿出一套情趣制服,是清纯可爱的水手服,但却是透明布料,而且短的可怜,穿在阮谊和身上,上衣堪堪及胸部,而短裙连她的小翘臀都没有完全遮住。

阮谊和本来就是可爱型的长相,现在穿这种又清纯又性感的制服,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太羞耻了……竟然穿这种衣服……

阮谊和羞得不敢正视言征,垂着眸子,盯着床单看。

“既然阮阮这么累,”言征顿了顿,“今天就轻松一点,只要把自己玩到,||gao||chao就可以睡觉了。”

阮谊和困惑地看着言征拿给她的,||zi||wei棒,有几分慌乱。

“放在这儿,”言征把,||zi||wei棒直接插到她刚刚洗完澡还很湿润的,||xiao||xue里,打开了最大档的震动。

这根,||zi||wei棒是,||rou||bang的形状,上面还有粗砺的颗粒,插入,||xiao||xue时立刻引起了快慰感。

阮谊和浑身空虚至极,双腿紧紧纠缠着夹紧了那根,||zi||wei棒,小,||pi||gu在床上不安分地扭动着,,||yin||ye淌在光滑香软的肌肤上,又娇又媚……

ps:这个肉估计要写的比较长,分成上下章发吧~欢迎评论欢迎投珠珠~感谢支持!



穿着情趣制服在他面前,||zi||wei(下)<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5225

shuise



穿着情趣制服在他面前,||zi||wei(下)

粗大的,||zi||wei棒挤进了又紧又窄的水嫩,||xiao||xue,随着剧烈的震动溅起了无数,||mi||ye,碰撞着,||rou||xue里每一处敏感无比的褶皱,而小,||rou||xue越是被猛烈撞击,越是把,||zi||wei棒吸的更紧,任由,||zi||wei棒上的粗砺颗粒狠狠碾磨内壁。

“乖孩子,自己拿着。”

男人循循善诱,牵着阮谊和的小手,让她自己握住那根,||zi||wei棒,往,||yin||shui乱流的小,||mi||xue里送的更深些。

“啊……啊啊啊………不要………受不住了……”

她媚眼如丝地躺在大床上任凭言征摆弄,两次,||gao||chao过后,面色若桃花般,||fen||nen诱人,红唇微微张着,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口水。

“呜呜呜……不要它……”阮谊和意识模糊地把那根沾满了,||mi||ye的,||zi||wei棒抽出来,下身的极度空虚感让她愈发,||yin||dang,竟然主动攀上了言征。

穿着诱人情趣水手服的女孩泪眼朦胧,可怜兮兮地用双手勾住言征的脖颈,整个柔软的娇躯都贴在他身上磨蹭,拖着哭腔撒娇说:“不要这个东西,我要你………”

言征邪肆地勾了勾唇角:“是,||zi||wei棒弄得舒服,还是叔叔弄得舒服?”

“你……”小姑娘被欲望逼迫得不知羞耻,主动亲了亲男人的薄唇,撒娇说:“快点,||cao||wo~,||xiao||xue里好痒………”

她真的是被,||zi||wei棒折磨得意识模糊了,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让言征的大,||ji||ba来填补,||xiao||xue里的空虚感。

言征不紧不慢地问:“还喜欢那个学长吗?”

“呜呜……不喜欢了…”阮谊和哼哼唧唧地啜泣着,讨好般地说:“我只喜欢你……快给我吧………”

“喜欢我什么?嗯?”

“喜欢……喜欢你用大,||ji||ba,||cao||wo………”

清纯可爱的小少女却说着如此,||yin||dang不堪的话语,她还不知道,言征又给她用了催情的媚药,那种媚药能让她变得,||yin||dang,不断地,||fa||qing。

言征却不立即满足她,反而拿出更多道具来挑逗她。

先是把那根湿淋淋不断震颤的,||zi||wei棒重新塞回了她的,||xiao||xue,又是将跳蛋隔着衣服按在她的小奶头上,阵阵,||kuai||gan上下袭击,应接不暇。

又将食指伸入她的小嘴,拖出一条晶莹的细线,用沾湿的食指来回弹拨她的小红豆,整个小红豆都变湿漉漉的,像是花朵被露珠滋润过一般娇艳欲滴。

“嗯……”阮谊和被玩弄得快慰至极,舒服得娇声嘤咛不断,小手却仍然贪心地揪着言征的衣袖,迷蒙着一双亮晶晶的葡萄眼问:“你今天怎么不,||cao||wo啊?是不是……那个出问题了呀?”

……她真的是吃了媚药,才有胆子说这些,||yin||dang话。

男人轻轻舔了舔她的耳垂,在她耳畔问:“就这么想被,||wo||cao?”

“嗯……”

“那就让阮阮看看,它到底有没有出问题。”

睡袍落下,沿着男人的腹肌往下看,那雄伟的巨物早就勃起,硬挺的骇人。

“你…你进来嘛……”阮谊和娇声说:“都这么烫了………”

“那这次挨操,不准哭鼻子,”言征半哄半骗:“能做到么?”

小少女茫然摇头。

言征继续威胁:“不能做到的话,就把你操的下不来床。”

“那…那你就把,||wo||cao的下不来床吧………”阮谊和心急如焚,直接握住了那根粗长滚烫的大,||ji||ba往,||xiao||xue里塞。

,||zi||wei棒虽然爽,但远远不及言征的,||rou||bang……

“嗯啊……嗯……塞满了……呜呜呜……又要,||gao||chao了……”

“啊…啊啊……老师…轻一点呀………撞到顶了……会坏的……”

………

那,||rou||bang被,||xiao||xue包裹得毫无缝隙,层层挤压着、含吮着,滋味简直妙不可言。

而酥麻感直接从G点传向大脑,阮谊和一边痉挛着,一边,||chao||chui喷水,双手紧紧扣着身下的床单,难以抑制得,||shen||yin连连。

“宝贝,叫声叔叔。”

“嗯……叔叔……你操的阮阮好舒服啊………”

言征无声笑了笑,看来还真得对这丫头用点药,果然她在床上这,||yin||dang的一面比平时更可爱。

ps:作者君放假辣,每天满66珠珠加更噢(*/?\*)



加入学长的话剧社团<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6||438

shuise



加入学长的话剧社团

别人军训都晒黑了至少一个色号,而阮谊和只参加了一天军训,肌肤依旧,||bai||nen。

但是她这几天的疲惫程度完全不亚于其他同学———

这小可怜被言征操弄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浑身酸软无力,躺在床上就起不来了。

“宝贝,起床了,”男人搂着熟睡的小姑娘,在她耳畔温柔地呢喃。

“好累啊………起不来……”

她迷迷糊糊地在言征怀里翻了个身,接着昏昏沉沉地睡。

她的脸颊有些微微婴儿肥,言征忍不住轻捏一下这,||bai||nen软肉,又说:“今天要正式上课了,快起床。”

听到“上课”这个词,阮谊和才完全清醒过来,软软糯糯地嗔怪:“都怪你昨天弄那么久……”

“嗯,怪我,”言征轻笑着捏她的小鼻子:“抱你去上课,好不好?”

“不好,”阮谊和不情愿地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床,披上了睡袍去洗漱。

高大的男人从背后抱住她,头埋在她颈间呢喃:“还敢不敢勾引那个学长?嗯?”

阮谊和正在刷牙,满嘴泡沫,根本没法回答,只能乖巧地摇头,表示不敢。

言征摸了摸她的头,宠溺地说:“这才是听话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