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1

————

回到Q大,室友黎苗淼就热情地拉着她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吃饭。

上午满课,到处找教室,忙碌得不可开交。

终于到了午饭时间,两个女生坐在食堂里,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黎苗淼支着下巴问:“诶,现在各个社团都招新了,你想好报名哪个了吗?”

“没有,你呢?”阮谊和问。

“我想进话剧社团,感觉这个很有意思!”黎苗淼兴致勃勃地介绍:“听说这个社团每年都入选Q大的十佳社团呢~”

“嗯嗯,听起来不错,”阮谊和点头。

“下午这个社团招新,你也一起去看看吧~”黎苗淼热情地说:“你去看了肯定也会喜欢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

下午的社团招新,没想到话剧社团的副社长竟然是任明生。

任明生也有些意外阮谊和的到来,因为在他印象中,阮谊和是个从来不参加集体活动的孤僻女生,没想到现在她会陪着朋友一起来社团招新处。

“学长……”阮谊和惊讶了两秒,笑着说:“没想到你是这个社团的副社长。好巧。”

“那咱们俩缘分确实不浅,”任明生也笑起来:“对了,你膝盖的伤好些了么?”

“好了,谢谢关心。”

任明生递来两张表格给她们,说:“那你们填一下报名表格,去F107参加面试吧。”

黎苗淼笑嘻嘻地说道:“学长,既然你和阮阮都是老相识了,那我们面试肯定能过吧?”

“那可说不定,”任明生调侃:“为“官”也得作风清廉啊。”

“有道理。”

黎苗淼和阮谊和走到F107教室进行面试。

却不知任明生其实已经把她们两个的名字留在新社员姓名表上了。

任明生用拇指抚着白纸上那个熟悉的名字,脑海里又浮现了高中时那不可磨灭的回忆——

那是高三的一个燥热的下午,他在操场和几个兄弟打篮球。

而那个女孩正好拿着一瓶矿泉水路过篮球场。阳光照在她深栗色的头发上,折射出淡淡金光。

记不起来是哪个兄弟传球时用力过猛,差点砸到这女孩身上。

任明生想都没想,飞快冲过去拦住那篮球,篮球算是拦下来了,可他却“刹不住车”,把那瘦弱的女生扑倒在地。

他清晰可辨地听到这女孩语气不善地低声骂了一句“靠”。

“抱歉抱歉,”任明生连连道歉:“我只是想挡住篮球。”

女孩利落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漠然说:“没关系。”然后扬长而去。

任明生至今还记得她那双明媚的眸子,还有她那看起来薄凉冷漠的个性。

直到高三毕业,任明生再没和她有过交集,但却一直对这个女孩有某种朦胧的好感,以及好奇感。

ps:后面女主和男二要一起演话剧辣,男主又要吃醋了!吃醋的后果就是……扑倒女主?

另外~作者君今天开了个新坑,决定把以前的脑洞写成肉文。《苍凉歌尽》这本哦!发了一章了,希望各位小仙女能支持一下~加个收藏留个评论啥的?放心,这本还是会稳更的!!!

爱你们!!!



她敢勾引别的男人<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8048

shuise



她敢勾引别的男人

在话剧社团一个月,阮谊和认识了不少新同学,也比以前性格开朗了一些。最关键的是,每周五晚上开完例会,任明生都会送她和黎苗淼回宿舍楼。

她感觉……和学长的关系好像有些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

很快就到了国庆节前夕的艺术汇演。作为校级优秀社团,话剧社团的节目是压轴节目。

这一次出演的话剧是《钗头凤》,任明生饰演的是陆游,而阮谊和饰演的则是唐琬。

角色是抽签安排的,她也不知怎么这么巧,刚好在话剧里和任明生学长演一对“苦命鸳鸯”………

近一个月来,两人排练话剧时,每次对戏总是让阮谊和暗自心跳加速。

—————————————

国庆节前夕

文华馆里人山人海,学生、教师以及一些B市领导都来这儿观看Q大的文艺汇演。

言征和物理系另外一个教授一起来的,有学生给他们递了节目表,热情欢迎他们入座。

“这届学生不错啊,场子布置的挺好看。”程教授说。

“嗯。”言征看了眼节目表,最尾栏的项目是话剧《钗头凤》,主演名字栏赫然印着任明生、阮谊和两个名字。

他面色一沉,引得程教授不禁问:“言教授,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没什么。”言征淡淡地说:“我们看节目吧。”

他倒要看看,那个没良心的丫头背地里是怎样勾引男人的。

前面那些节目,言征压根没心思看,程教授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时而低声点评,时而拍手鼓掌,和言征冷淡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终于,到了阮谊和的话剧节目。

言征似是无意地坐直了身子,不再是刚刚漫不经心的模样。

舞台上——

她今天很漂亮,甚至可以说很惊艳。

穿着一身浅浅的鹅黄色宋式襦裙,衬得她气质温婉,哪还像高中时那个叛逆“女魔头”。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楚楚动人,更是……诱人。

台下的言教授看到这个“古装美人”,有种想扑倒她的冲动。

很快,就到了她和任明生对戏——

“七年以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唐氏安排酒肴,聊表对陆游的抚慰之情。陆游见人感事,心中感触很深,遂乘醉吟赋《钗头凤》,信笔题于园壁之上……”

任明生对着阮谊和情真意切地抒发胸臆,再配上背景音乐那哀婉苍凉的旋律……

阮谊和在舞台上发自肺腑地落泪了,既为了《钗头凤》中陆游和唐琬的凄美爱情,也为了自己已经被言征弄脏了身子,再也不配和任学长在一起……

台下有些观众看节目很认真,受到了气氛的感染,竟然也感动地落泪。

正当程教授一边拍手,一边叫好时,言征却起身离座了。

程教授问:“言教授,你不看节目了吗?”

“嗯。”

言征面色很是冷漠,甚至……带着隐隐的怒意。

他哪是离场,他是要去找那个欠,||diao||jiao的丫头——

敢在大学勾引别的男人,必须好好惩罚她一番才好。

ps:所以下一章男主要,||diao||jiao女主了,而且是在更衣室!大家期待嘛?哈哈哈



把她关在更衣室狠狠操<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8452

shuise



把她关在更衣室狠狠操

演完话剧,阮谊和提着裙子走下舞台,正准备去幕后更衣室换回自己日常装束,却在走到更衣室门口时被人从身后箍住,还捂紧了她的嘴。

“安分点,”身后的男人在她耳畔低声警告。

“……老师?”阮谊和困惑地问:“你今天怎么也来了?”

言征冷笑,把她顺势抱进了更衣室,紧锁住更衣室的门,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丢在一旁,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阮谊和吓呆了,她知道言征,||zuo||ai时有多疯狂,可这是在更衣室啊……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同学要过来……这要是被人撞见了,她还怎么有脸在学校接着上课?

“早知道就不该辅导你的物理,不然你也不会考到Q大勾引男人了。”言征把她推倒在更衣室的高脚板凳上,捏着她的下巴,凌厉地盯着她。

“我……我只是和任学长一起演话剧而已,角色是抽签选到的……”

“是么?”言征修长的手指在她柔嫩的面颊上轻轻抚摸着,“我看你们是假戏真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