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2


“不是,真的不是……”阮谊和连连摇头,哀求道:“回去做好不好?不能在这里……会被人看见的……”

“看见又如何?怎么,你怕任明生那小子,发现你其实就是个碰下,||nai||zi就会,||gao||chao的小,||dang||fu?是个天天含着老师,||ji||ba的小,||sao||huo?”

他低醇悦耳的声音说着这些污言秽语,不但没有下流的感觉,反而多了几分性感。

阮谊和被他说的面红耳赤,却又无从反驳。

长指挑开了襦裙前襟,鲜嫩鹅黄色襦裙下竟然藏着一件粉红的肚兜,上面还绣着荷花样式。

单薄的肚兜被那一对饱乳撑得鼓鼓囊囊,全靠系在颈间那根细细的绸带才撑住了它。

言征看得猩红了眼,故意隔着小肚兜同时捏住她的两个小奶头,骤然提起来,又用拇指狠狠按下去。

“疼……”阮谊和嘶嘶抽气,往后缩了又缩。

“呵,一边喊疼,一边,||liu||yin水,”言征嘲讽地笑着看她:“怎么浪荡成这样?”

“我没有……”

“还说没有?”言征撩起她的襦裙,大手探进小,||nei||ku中,两根长指直接在那湿润娇嫩的小花穴狂捣,激起横飞,||yin||shui。

被他指奸了……

阮谊和紧紧捂着嘴,生怕自己,||shen||yin出声,被别人听到……

“有人吗?”

门口传来拍门声。

“咦,怎么门锁了……”门口的女生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就走开了。

阮谊和担惊受怕地拉住言征的手,泫然欲泣道:“不要在这里……求你……”

“在这里更,||ci||ji,不是么?”言征修长的手指抠弄着她温软的,||xiao||xue,“宝贝,要,||gao||chao了?”

那宋式襦裙太长,晃晃荡荡地阻碍着言征玩弄她的小,||nen||xue,言征直接将她这件襦裙剥光,让她美好的肌肤展露无余。

“阮阮穿肚兜的样子可真诱人,”言征低叹:“任明生也看到过你这副模样么?”

“没有……”阮谊和双手捂在胸前,又被言征移开了她的小手。

男人吻了吻她的嘴唇,又在她脖子上细细地亲吻、含吮,留下暧昧的“小草莓”。

吻到那细绳拧结处,他竟然咬开了松松垮垮的绳,粉色小肚兜缓缓滑下她胸部起伏处……

言征握住其中一只绵软的,||nai||zi揉捏起来,一边把玩着这可爱物件,一边看着阮谊和咬着嘴唇不敢哼唧的可爱表情。

“阮阮的大,||nai||zi好像被老师揉成D杯了,”言征用舌尖轻轻舔了舔她的小奶头,牙齿厮磨着这娇嫩敏感处,待她已经被撩拨得媚眼迷离,又问:“阮阮要怎么报答老师呢?”

“嗯……啊……不知道……嗯嗯……你、你轻点……”

“不如肉偿吧,”言征把她扶起来,又说:“今天站着操阮阮,好不好?”

“嗯啊………顶、顶进去了……好深啊………”

肉冠无情碾磨着最深处,引起,||yin||mi的“滋滋”水声,他大幅度地,||chou||cha着,每一下都把她弄得快慰至极。



跪下求他不要操小,||ju||xue(加更章)<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9169

shuise



跪下求他不要操小,||ju||xue(加更章)

“停下……不能再弄了……”阮谊和无力地靠在言征身上,喘着气说:“我…我们社团等会要聚餐……快到,||ji||he时间了……”

“这么晚了还出去聚餐?”言征语气不善:“你是不是还想让任明生送你回寝室?”

“我没有……是整个社团一起聚餐,又不是只有我和任学长……”阮谊和急急地解释:“这是社团第一次团建,我必须去。”

言征摸了摸她的头:“乖,只要阮阮让老师爽到射了,就可以去。”

“可是……可是时间真的不够了……”阮谊和急得要哭,“能不能让我给学长打个电话,说晚一点到场?”

言征漫不经心道:“你随意。”

结果……

阮谊和刚拨通电话,就被言征把手机拿过去。

“阮阮她今天不太舒服,我先接她回家了。你们社团聚餐可以不用等她。”

任明生在电话那头怔了片刻,又说:“言教授么?好的,那麻烦您替我跟小阮学妹说,晚上早点休息。”

“嗯。”

言征挂断电话,玩味刚刚那句话:“晚上早点休息?呵,那你今晚可以不用睡觉了。”

阮谊和背后一寒,但还是忍不住说出内心那些憋了很久的话:“你怎么又骗我?!明明答应让我去参加社团聚餐的……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厌恶我和任明生在一起?你是喜欢我吗?无缘无故地,为什么要喜欢我?况且——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一点也不喜欢你!而且,很讨厌你!”

一点也不喜欢………

言征沉默片刻。

就在他沉默的那片刻,阮谊和就后悔说这些话了……她今天晚上恐怕要被言征操弄到没命……

“我……我错了……”阮谊和没骨气地认错。

言征冷冷反问:“你有什么错?”

“我……我不该说那些话…不该说不喜欢你……”阮谊和语气软糯地道歉:“你别、别体罚我……”

“你只是说实话而已,没有犯错。”言征悠悠说:“我记得,你后面还没,||kai||bao,是么?”

“不…不可以……”阮谊和惊慌失措,连衣服都没穿就想落荒而逃。

“这可由不得你同意,”言征粗暴地把她拽回怀里,似是惋惜般慨叹:“小矮子,要是再长高些,就可以用更多姿势操你了。”

“呜呜……我害怕……”阮谊和泪眼婆娑地拉着言征的手臂,哀求说:“会很疼的……”

“疼就忍着,”言征漠然:“等你什么时候喜欢我了,就可以轻点操你。”

说罢,把她翻个身压在墙面上,娇嫩的乳肉压在粗糙的墙面上,阮谊和疼得直抽气。

“阮阮的,||ju||xue可真小,”言征的长指在那微微湿润的小,||ju||xue里试探性地碰了碰,窄而紧的甬道瞬间夹紧了他的指尖。

阮谊和吓得哭出声,她身体敏感度太高,本来就怕疼,要是言征的,||ji||ba塞到她的小,||ju||xue里……她恐怕要疼到晕厥。

“不要……”阮谊和挣脱他,直直地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哀求:“我怕疼……不可以操那里……真的不行……呜呜呜……”

她哭的太伤心,豆大的泪珠子止不住地滴在言征的皮鞋上,更衣室里的哭声越来越失控,好在此刻附近没有人。

言征没想到这丫头会被吓坏成这样,一时间也没了刚才的怒意,反而平静下来,把这个哭的抽抽噎噎的小丫头抱起来,轻轻抚着她单薄的背给她顺气。

“别哭,是老师不好,吓到阮阮了……”他耐着性子哄劝她:“乖,我保证以后也不碰那里,好不好?”

“呜呜……”她泣不成声,言征对她态度越是温柔耐心,她越是忍不住想掉眼泪。

就像小宠物被主人踹开,又被主人当宝贝似的抱回怀里……

即使是宠物,也是有感情的,也是会被伤害感情的……

阮谊和哭的累了,任由言征帮她把衣服一件件穿回去,她只是困倦地靠在言征肩膀处,思绪杂乱地想着,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ps:这章男主也好坏啊哈哈哈哈哈欢迎大家投珠珠鸭,也许不久后就能点亮一颗星了



游乐场约会<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29762

shuise




游乐场约会<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游乐场约会

国庆节——

言教授最近忽然醒悟,追妻不能只靠砸钱……还得靠情感攻势。

所以言教授决定,和他家小娇妻来场浪漫的约会,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

游乐园里:

言征牵着低头看攻略的阮谊和,她那专心致志的样子,让言征不禁扬眉浅笑。

他的脸部轮廓像是精雕玉琢过,那一